皮膚
字號

巡狩萬界

點擊:
我是圣騎士,六扇門的捕頭,狩魔人,神之右手,異族的劊子手,吸血鬼獵人,東京的野生拔魔師,阿賴耶識的執行官.......我叫楚烈,一個獵人。在諸天萬界的獵場里完成我的狩獵。今晚,獵個痛快!

第一章 教廷直屬狩魔人——楚烈(上)

轟隆隆……

天空當中烏云壓得很低,道道紫藍色的電流在云層當中閃過,帶來更為沉悶的轟響,極為令人壓抑,但是這樣壓抑的氣氛卻對于下方教堂當中傳來的歡愉氣息沒有半點的打擾。

高高聳立的教堂頂上,一名穿著黑色風衣的年輕男人半蹲在弧形的玻璃上,透過哥特式彩繪的玻璃,與描繪著的天父一起,注視著下方堆滿了教堂……如同肉蟲一般交纏在一起的軀體。

腰間,一柄單手騎士劍微微釋放著淡淡的銀光。

“任務目標——墮落的牧師已經出現。”

機械的低語在耳邊響起,楚烈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波動,在這個擁有種種傳說的世界當中已經經歷了十年的歲月。

教廷圣騎士?工科大學生?

早已經滿手血腥。

透過玻璃掃視這下方逐漸混輪的場景,楚烈的右手緩緩撫在了長劍劍柄之上。

教堂內部。

淫亂,強烈的惡意與污濁的氣息在這本應當是神圣的地方不住升騰著,那是足以令一般人感到暈眩的程度,但在其中,一名穿戴著牧師袍的老年男人卻極為享受地張開了雙臂,如同在擁抱著主的光輝一般,干橘皮一般的臉龐之上更滿是沉醉。

“啊……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污濁,邪惡,啊,贊美你!我贊美你,多一些,再多一些……”

混亂而不成邏輯的語調。

站立在布道的高臺之上,看著前面木臺上逐漸被黑色充盈著的法陣,牧師臉上泛起了一陣病態的殷紅之色。

“對,就這樣……”

咔嚓……

就在這時,清脆的響聲從穹頂之上傳來,老年牧師怔了一下,還是本能地抬頭望去,在他上方,原本教堂的彩繪玻璃已然破碎,大大小小的碎片如同蝴蝶一般飛舞著,天父慈和的微笑在窗外驟然閃過的雷霆映照之下顯得有些晦澀陰暗。

轟啦!

還沒有等牧師真正反映過來,一道黑影以更迅速的速度從天而降,頭下腳上,手持著一柄泛著淡淡熒光的長劍,劍鋒旋轉,裹挾著鋒利的勁風與玻璃碎片,朝著牧師刺去,氣勢森然。

轟!

劍鋒筆直地撞在了一層從牧師身上泛起的黑紅色光芒之上,下一刻,那污濁的黑紅色光盾便在劍鋒之下支離破碎,破碎的黑紅色魔力元素在楚烈的眼前閃爍,順勢蹲立在如同講臺一般的布道臺,手腕一抖,騎士劍便如同毒蛇一般,精準地刺入了牧師的喉嚨之上,一層厚重的銀光從劍身上泛起。

劍身上的符文緩緩亮起。

‘拔除邪惡’

(reove evil)

凄厲的慘叫聲在牧師嘴中響起,楚烈左腳隨即猛然發力一蹬,木質的布道臺受力,朝后轟然倒下,將牧師徑直地壓在了下方,男子的身形也順勢朝著后面的“肉蟲”墜下,右手順勢松開了劍柄,而左手則輕柔地將一枚手榴彈送出。

砰!

清脆的槍鳴聲,一枚子彈精準的擊中了手榴彈,這危險的‘玩具’在空中轉了兩圈,轟然炸開,排空的氣浪當中,銀色的液體如同雨點一般四下散落,驚起了連綿不絕的慘叫哀嚎聲音。

教廷特產,銀色17號圣水炸彈。

哀嚎聲中,借助著氣浪的翻滾,楚烈在空中輕易地調整了身形,五指微曲,左手護腕上錚然彈出了一柄森寒的利刃,絲絲縷縷的斗氣在劍刃上面升騰而起。

身形一頓,隨即便如同鷂鷹搬直墜而下。

噗呲~

燃燒著斗氣光焰的劍刃借著重力和慣性輕易的刺入了一名剛剛抬起頭的女子額頭,隨即便爆發出更為猛烈的光輝,將那黯淡的猩紅色眸子映襯得有幾分亮銀色澤。灼目的光輝中,年輕的獵魔人左手五指微張,猛然將那美艷的頭顱擒拿在掌心。

雙腿下沉如同坐馬,全身肌肉賁起,擰腰發力,如同握著一根狼牙棒一般猛地橫掃,斗氣的光輝爆發出一陣勁氣,將腳下的地面掃除了一大片空地,而更遠一些的周圍在周圍,超過二十條‘肉蟲’已經掙扎著爬了起來,一個個都是面容俊美,只是眼瞳泛著妖異的血光。

“高位血奴?”

微微偏了下頭,楚烈低沉地開口,雙手同時在腰間閃電般地甩過,五道寒芒向著四面八方向他逼近的血奴射去,帶起了凌厲的風聲,但是,卻連一個敵人都沒有命中,伴隨著一陣咄咄咄的聲響,五柄飛刀狠狠的釘入了教堂的五個方向墻面之上,也帶來了一陣肆意的嘲弄聲。

“這種速度和身體素質也敢向我們出聲,獵魔人現在這么天真了嗎?小弟弟”

一名金發的性感尤物赤裸著身體,尖利的十指輕微律動著,勾勒出猩紅的色澤,一邊讓身體從那極樂的余韻當中恢復過來,一邊緩緩向著被圍起來的獵魔人逼近,而在周圍,更多體質稍弱的血奴一個個站起,很快便已經超過了五十名,密密麻麻的猩紅色瞳孔令人心中發寒,但是楚烈卻連臉色都沒有變一下,只是探手從懷中取出了一枚項鏈。

一抹銀光,帶著溫暖的正能量將男子護佑其中。

“嗤……區區十字……”

“金者為刃,橫貫八方,水以養善,烈焰明德,厚德載物,生生不息,五行具法,以符感召……”

急促的語言配合著手中的印記,將嘲諷壓了下去,而在原本釘在墻上的飛刀之下,五張黃色的符紙,無風自燃。

伴隨著最后的手印。

“五行聚靈陣,起!”

轟!

厚重的天地靈氣朝著楚烈的方位洶涌而來,隨即,便涌入了散發熒光的十字架當中,在男子很有經驗地閉上了雙目之后,原本只是能夠勉強自保一小會兒的銀色光輝瞬間暴漲,以五張符紙為連接,充滿了整個教堂。

凄厲無比的慘叫聲在瞬間便充滿了整個教堂。

三十秒之后,楚烈緩緩睜開了雙眼,手中的十字架承受了過多的元氣,緩緩化作了粉末從指間流瀉,而同時化作灰燼的,還有整個教堂的血奴,與那不詳的法陣。

破敗的教堂,死寂無比。

收好了自己拋出的長劍,獵魔人緩緩朝著教堂后方前進著,死寂的教堂中只有獵魔人穩健的腳步聲響起,踏,踏,踏,如同是催命的死亡奏樂。

吱呀——

有些年份的木門緩緩推開,一道光沿著縫隙流淌進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根金屬柱子,一名穿著白衣的少女被繩索捆綁,面容清澈細嫩,看起來就像是落難的天使一般,單薄的軀體上滿是傷痕。

“受害者嗎?”

低語了一聲,腰間的長劍霎時間出鞘,將繩索斬斷,同時一手接住了墜下的少女,順勢將其放在地上,獵魔人的目光隨即凝聚在了柱子之前那帶著誘惑色彩的寶石之上。

“色欲……這次的任務目標就是這個了吧。”

“確實有些門道。”

皺著眉頭,認真地看著那猩紅色的寶石,而在楚烈仔細觀察的同時,身后那面容清澈,如同天使一般的少女緩緩靠近著,腳步輕盈,似乎還帶了一絲怯懦,如同急于尋求保護的幼獸,伸出的右手卻帶著點點如同那色欲寶石一般的猩紅,朝著獵魔人寬厚的脊背輕輕拂去。

一點點靠近,直到……

寒冷的金屬觸覺出現在了額頭,一把黝黑的手槍槍口抵在了她光潔的額上,穿著風衣的獵魔人頭也不回,只是自顧自地抬手將任務物品放入懷中。

“我……”

“做個好夢。”

砰!

片刻后,教堂的大門被推開,穿著風衣的楚烈緩步走出,順勢還將大門小心地合上,如同是一個前來禮拜的虔誠教徒,或是離開客人家的和善朋友一般,在那倒在地上的少女猩紅的眼瞳中,倒映著一張平靜的年輕臉龐。

吱呀——

大門關閉,教堂內部重歸于死寂和黑暗。

第二章 教廷直屬狩魔人——楚烈(下)

姓名:楚烈

職業:圣騎士

評級:a級狩魔師

評級戰績:單人只劍,于月夜林地地理環境,正面拼殺男爵級血族(三百年),勝!

“謝謝。”

銘刻著戰績與身份的身份銘牌被接過,系在腰間,在任務點服務少女帶著敬畏的目光中,楚烈緩步離開了教堂,眼前唯有他自己看得到的字符如同瀑布般散落下來,構筑成了一道光幕。

任務:墮落的牧師——完成!

是否及時:是

邪物是否全滅:是

評價:a

必然獎勵:壽命增加30天,剩余壽命,300天。

一道熱流從每一個細胞當中涌出,已經變得有些冰冷的身軀逐漸回暖——地球時候的身體已經自然死亡,現在的他,只不過是某種存活的死物。

通過狩獵那些被系統標記的對象,汲取壽命,支撐著這一具殘破的軀體行走在大地之上。

代表壽命的光芒猛然一斂,隨即化作了淺藍色的字幕灑下。

可選擇獎勵如下:

a:華山劍法殺招——無邊落木

b:法術符文:火舌

c:基礎五行符咒五份。

d:教堂十字架三枚

e:斗氣修煉時間——十天

目光掃視過四個選項,最后一項被直接排除,作為被教堂神父收養,后來更是直接成為一名狩魔圣騎士的他而言,每次出任務,都不會缺乏圣水,十字架這樣的補給品,即便是有損毀,教堂也會給他補上,這個選項根本沒有意義。

五行符咒的話……還有幾份,也不急……

火舌?和我現在的戰斗風格不太搭

‘選擇a,無邊落木。’

選擇剛剛做出,淺藍色的字母便驟然一斂,屬于無邊落木的劍術精要如同洪流一般,涌入了他的腦海,隨即眼前的數據一變,他自己的數據狀態直觀地顯露在前。

姓名:楚烈

功法:耀光斗氣—裁決(主世界教廷)——修習十年,小成,附帶效果:灼燒,治愈。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