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品工程師

點擊:
一支國際性科學家團隊宣布將成立首個太空國家,這是一個自由獨立國度,不由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國家管制。我們之前常說,你能的咋不上天呢?看來今天,還真有大批能人上天了!
張毅是掙扎在溫飽線上的小小電子工程師,奮斗半生也沒過上了小康生活,結果好人不長命,在工廠修風扇的時候沒注意安全,居然被風扇削到頭部,眼前一片紅色,然后一睜眼,發現自己居然重生了,這里面有什么陰謀,傳奇從此開始。

第1章 大難不死

2016年10月15日,“老公賺錢給老婆花、、、”床頭手機鬧鈴不停的響著,張毅知道該起床了,每天都是上班、下班,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機器人,不停的重復著這些動作。

不過沒辦法,誰讓你不是老板呢?張毅自嘲的笑笑,隨手關掉了鬧鐘,迷迷糊糊刷牙洗臉,新的一天開始了,看了看宿舍里其他人,惡作劇般突然大喊一聲:“上班了、、、”

張毅趕緊走出了宿舍,隨后宿舍里雞飛狗跳的,響起了一片片驚呼聲和爭搶洗手間的笑罵聲,幸虧跑的快,張毅拍了拍小胸脯。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走出了宿舍,在外面的包子鋪買了兩個包子.

張毅是北方人,平時吃的以面食為主,吃這個可是百吃不膩,不自覺的揉了揉感覺還沒睡醒的眼睛,今天早上怎么右眼老是跳個不停,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俗話說:右眼跳災、左眼跳財!張毅心里不住的祈禱,默默的念叨各路神仙保佑自己和家人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千萬不要開玩笑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可經不起折騰呀!

進了這個不大的工廠,先打完上班卡,張毅出生在80年代的西北農村,在這里不分男女老少,都必須參加生產勞動。天不亮到地里,天黑了直到看不見才回家。

真正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園生活!就是付出多了一點、收獲少了一點,但是大家都還是很高興的,沒有貧富差距、沒有高低貴賤、沒有勾心斗角一片祥和的氣氛籠罩著這個世外桃源、、、

張毅的童年還是挺快樂的,和一群小伙伴在上山坐土飛機、玩泥巴、下河捉魚、、、中長大,當然還要做點事,像放牛、挖藥材、、、那真的算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童年!

雖然整天搞的衣服臟的可以和乞丐一拼、或者摔得鼻青臉紫還在那里沒心沒肺的傻笑,回到家就是被父親一頓教育,這可真的是屁股開花。

在農村講究棍棒下面出孝子,根本沒理可講,到了第二天張毅還是偷偷跑出去繼續玩,從來沒有為什么事情發愁過,除了玩還是玩!

慢慢的張毅到了上學的年紀了,看到學習好的同學有發獎品,心里也很向往,開始用功讀書了,在不懈的努力下,小學一年級到小學畢業居然考試都是全班前三。

不過班里就二十個人,現在感覺一點成就感沒有,不過那時候可是感覺自我良好,初中一次飛來橫禍家庭劇變,從此學習成績一落千丈,中學畢業后在一個職業學校混了兩年。

就出現在了深圳打工的人潮中,就像那首“笨小孩”十幾年混的不好不壞,現在已經成家、有美滿的家庭和一個可愛的女兒,在一個小電子廠做工程師。

一個月5000元工資,不靠政府救助也能勉強養活一家老小,張毅在回憶這些年的點點滴滴,不知道怎么搞的,年齡不大,感慨卻不少,越來越懷念以前無憂無慮的日子。

還有那群穿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小伙伴們了。可能就像那首“男人就是累”,現在張毅就感覺身心疲憊,不是工作太累,就是好想休息。

小軍打亂了我的思緒,“怎么了,早上起來就沉默,遇到啥事了?”

我看了看他一眼說:“趕快把你的口水擦干凈,吃東西都堵不住你的嘴,看美女來了。”這個家伙還沒有女朋友,一直都在暗戀我們廠的美女譚麗萍,就是有色心沒色膽,只敢在人家屁股后面默默的看看、、、

我們廠一共就只有七、八十人,女孩子少的可憐,大多都是孩子他媽了,好不容易來了個美女。都被這些豬哥相、荷爾蒙過剩的少男們那發綠光的眼神給嚇的不敢來上班了。

譚麗萍是個例外,他阿姨在這里上班,有一層保護,所以才在這里來學東西,今天她把短發緊緊地攏在耳朵后面,顯出一張光滑白凈的臉龐。

她的眼睛不大雙眼皮,細細長長的很有神采,一笑就變成了兩條月牙狀。鼻子微微上翹,給人一種俏皮可愛的感覺,剛從學校出來的她,沒有一絲心機和市儈,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干凈、清爽。

經常帶著笑臉叫大哥長大哥短的,讓我仿佛看到了鄰家的小妹妹,我整理著臺面,想起了剛進廠的時候,她阿姨還開玩笑說要把她侄女介紹給我做我女朋友。

想想我就露出了一絲微笑,可惜我結婚了,女兒都已經六歲了,看了看手機里老婆孩子的照片,感嘆一聲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打開電腦看一看今天的新聞,一則新聞吸引了張毅的目光:“由國際航天研究中心的團隊正在籌建“太空國家---阿斯伽迪亞”。2017年秋季,首枚阿斯伽迪亞衛星將發射。

阿斯伽迪亞的首個項目之一是開發“保護罩”,保護地球上人類不受太空垃圾和小行星的威脅。阿斯伽迪亞網站將允許最初10萬人注冊成為這一新太空國家的公民,真正實現你的航天夢!”

張毅知道地球科技文明現在看起來已經很先進了,但是茫茫宇宙中,人類開始創造文明才不過幾萬年,發展科學技術不過幾百年,探索航天技術不過幾十年。

這和地球年齡的46億年、銀河系年齡100億至150億年相比,何異于滄海一粟不值一提,誰能保證沒有外星科技出現,宇宙可是有著不少孕育生命形式的行星。

世界大戰已經讓地球千瘡百孔、無數人死于非命,如果在出現一個太空大戰,地球會不會直接被抹去張毅都不敢往下去想了、、、

還是趕緊工作吧,想這些有點感覺太無聊,這些大事都不是我一個小小的打工者能參與的,還是讓那些大人物去頭疼吧!

張毅打開工作記錄查看了一下今天需要做的事,再看了看生產指令單,把料單打印好檢查一遍,剛要畫機器貼紙,經理就急匆匆的進來了。

梁經理今年四十多歲了,為人客氣總是一副笑臉,雪白的襯衣領子非常耀眼,頭發光潤沒有一絲的白頭發。而那神采飛揚的眼神里不時閃過一道精光,似乎能看透一個人的心,背后大家都叫他“老狐貍!”

張毅進廠的時候是梁經理面試的,所以笑著問道:“經理有什么事這么急?”

梁經理不好意思的笑笑:“張工幫個忙,車間有個風扇壞了,電工請假了,你去看看給換一下。”

其實張毅心里是有點不太情愿,跟電打交道太危險了,看看那么多重生穿越的小說主角都是被電給打沒的。雖然最后都是武力值爆表、或者王侯將相都是左擁右抱的。

但是誰愿意誰干,我肯定是不去的,張毅現在是沒有的選擇了,上司讓你做什么你不給面子,等著以后給你穿小鞋吧,別人加工資你只能干瞪眼。

別人上班喝茶聊天你只能繼續工作,有一點工作失誤就抓住不放,領導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除非你不想干了,不然還是老老實實的去吧。

“好的,等等我拿些工具。”張毅沒有一絲猶豫,急急忙忙拿了剪鉗、螺絲刀、電工膠布跟了上去,現在可不是墨跡的時候。

到了生產線看到了那個不轉的吊扇,現在天氣還很熱,看到風扇下面的員工衣服都濕透了。張毅二話不說馬上跳上了生產線,站在拉線中間的高臺。

試了試還能承受的住自己的重量,這里離風扇最近,看得見夠得著。熟練的分別剪掉了電源線,拿著風扇正準備遞給下面的同事,人和風扇一下子重量加重。

就好像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老板偷工減料的拉線中間的木板直接斷了,張毅措不及防之下馬上兩手撐起支架,移動到了完好無損的另一邊,正在張毅驚慌失措的時候。

沒想到悲劇發生了。剛才忘了別的風扇還是在轉的,而且轉的很快,這個平臺還離風扇比較近,風扇直接在張毅的頭上撞了幾下,張毅最后看到的是混亂的員工和眼前的鮮血、、、

張毅張了張嘴想說什么,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別人都說人死了會看到自己的尸體,可是張毅什么也沒有看到就失去了知覺。

在張毅失去知覺的一瞬間,有一個透明圓形珠子在天空盤旋,最后出現一股吸力直接消失在了宇宙空間,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張毅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第2章 回到過去

頭好痛!醒來的時候,張毅只覺得一陣頭暈眼花,看了看自己躺在一個感覺熟悉又陌生的房間里。房間放著一臺縫紉機、一個衣柜、一個寫字臺、還有一臺嶄新的十七寸黑白電視機,簡單而整潔。

“這是哪兒?對了,我不是在修風扇嗎,”好像是砸在他的腦袋上,只覺得頭頂一片金星環繞,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張毅下意識的摸了摸腦袋,真的有紗布還有點痛,不爽的嘀嘀咕咕一陣子,突然看到衣柜的鏡子里,出現了一個小男孩的頭像,濃眉大眼眼眸清澈。

向毛主席他老人家發誓,照了三十五年鏡子里,真好像在那里見過這個人,看了看對面的相框和墻上那一排排的獎狀。慢慢的張毅發現,“難道我重生了?穿越了?可是我怎么感覺這個面孔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

張毅仰頭看看紙糊的天花板、又看看自己的小身體,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摸著陌生又熟悉的臉頰,突然腦袋一陣劇痛,一連串混亂的記憶浮現。

張毅:出生于隴州現在十三歲,準備上初中一年級,有一個下崗的父親,母親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還有一個上小學的弟弟、、、

“貌似真的是變小了啊,竟然有這么狗血的事情,以前看小說的時候總以為就杜撰的,沒想到真的有人能夠實現這些網絡傳奇。”

張毅腦袋有點發蒙,不管怎么樣,這件事對于自己確實是好事,有多少人后悔干了傻事,有了重新來一次的機會,是誰都會高興的發瘋的。

一遍又一遍的梳理著記憶,張毅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這里還是原來的那個地球,而且就是他小時候的記憶,現在是1995年張毅剛好小學畢業,這里的天空很藍,太陽很曬。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