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戰神進化

點擊:
星河墜落,風星在如潮似海般骷髏怪物大軍中快速崩潰,人類,從曾經的金字塔頂端重重跌落。
十年后,幸存者快速進化,并建立一個個奇特幸存者之城,與骷髏怪物大軍展開漫長的對抗之戰。
葉揚飛,親眼見證過災變發生的十六歲少年,于微末之中,以慧星般速度快速崛起,抖落塵埃,逐漸在各個世界中綻放璀璨光芒……

第1章 覺醒

解開邊緣破爛的獸皮披風,平靜將其塞入身邊一塊巨大巖石縫隙內,葉揚飛揚起年青臉龐,靈動黑眸似黑色寶石般在淡淡星光下熠熠生輝,雙拳握緊,一聲高吼:“纏了我三天,不就是想飲我的血吃我的肉嗎?怪物,來啊!”

嗖!

一只骨架黑影悄然從一側高高巖石上躍起,龐大身影,將夜空皎月徹底掩蓋,陰影把葉揚飛整個籠罩。

被重重撲倒在地。

鋒利爪子深深刺入肉內,疼痛如潮水襲卷。

顆顆如刀尖般鋒利,充滿腐臭味的狗牙在眼中極速放大。

脖子扭動九十度,一揚,砰,腦門重重撞上這只骷髏狗下頜,反手用力抓住兩根森白骨棒前肢,唯一沒被爪子控制的左腳已彎曲到極限,一腳猛力踹出。

噼啪!

骨頭斷裂聲響起。

緊抓住骨棒前肢的兩手,動了,用盡全力向外扭轉一百八十度,硬生生從關節處扭斷這只骷髏狗的兩條前肢。

解脫出來的左手,向上一伸,緊緊扣住其頸骨,腰板一扭,瞬間將這只巨大骷髏狗壓在身下。

雙膝抵住其劇烈扭動的骨盆。

嘭!

右拳揚至最高。

一拳!狠狠擊上森白頭骨。

“等的就是這一撲,否則怎能干掉你?”

兩拳!將滿是利齒的狗嘴打入碎石地面。

“總有一天,我會強得將你們全部干掉!”

三拳!與堅硬頭骨硬碰硬的拳頭,細小血珠四濺。

“不要怕寂寞,我會很快送你更多同伴下去陪你!”

拳頭如雨點般狂砸向同一位置,噼啪,擊打二十多次,一聲脆響從骷髏狗腦袋傳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窟窿出現,與其黑漆漆眼窩一般無二,即便斷了三條腿依舊劇烈掙扎的骷髏狗,徹底消停,一動不動。

吃力站起,右拳血肉模糊,葉揚飛清秀臉龐帶著恨意,靜靜注視倒地不起的獵物,恨意很淺,卻又淡淡刻骨。

六歲時同樣一個夜晚,無數星星從天空掉向風星,伴隨著它們落地,大地裂開張張大嘴,無數房屋瞬間崩塌,如海般不同種類的骷髏怪物鋪天蓋地,以超快速度席卷并侵占了各個城鎮,如天堂般美好詳和的家園。

幸存的人根本敵不過它們堅硬如鐵、鋒利如刀的爪牙,只能選擇結伴逃亡,他的父親,在逃亡過程中為了保護更多幸存者,選擇停下用血肉之軀抵擋緊追不放的骷髏怪物,遠遠地親眼看到,父親的身體被無數只骷髏怪物撕裂,鮮血在月光下紅得刺眼,柔弱而堅強的母親,則一路帶著他繼續逃生,當終于逃到一處較安全的幸存者聚居點后,她將自己交付給一位善良老者,疲憊與悲傷,奪去了她最后一絲生機。

十年,他已十六歲。

五年前那位一直將他帶在身邊的善良老者也離開了這殘酷世界,在他走后第四年,葉揚飛選擇獨自離開生活了九年的幸存者聚居之城,運城。

進入荒野,只為獵殺運城附近最弱的一種骷髏怪物,骷髏狗。

“希望這次運氣不錯。”

用力一腳踩上骷髏狗腦袋,噼啪,其整個腦袋徹底碎裂,骨片飛濺。

一粒漆黑如花生米大小的黝黑金屬,緩緩從碎片中飄浮至半空。

黑眸中閃過一絲激動。

黑金!

沒錯,每獵殺一只骷髏狗都會讓他很愉快,但更重要的一點是,從它們腦袋里浮出的黑金,有少數蘊含奇異星光,可以讓人覺醒,獲得更強大力量,強大,是葉揚飛最迫切需求。

右手緊緊攥住黑金。

三秒,一股溫熱氣流從手掌涌入軀干,并快速向四肢擴散。

只能以野果根莖果腹,導致有幾分虛弱的身體,力量感緩緩提升并快速增漲。

被利爪抓傷的肩膀傷口,以及血肉模糊的右拳,其劇烈疼痛在力量增強的同時,快速如潮水般減弱直至完全消失。

半晌,身體內溫熱氣流一點點消失,葉揚飛睜開眼睛,看了看右手,血肉模糊的傷口已經結疤,原本如竹竿般瘦弱胳膊,握拳彎曲,肌肉突起。

輕快咧嘴無聲大笑。

覺醒成功!

握緊右拳全力向一顆樹干揮出。

樹干顫抖,大片碧綠樹葉從上方如雨般飄下。

一枚深深拳印出現在樹干上,拳印四周裂縫爬滿。

沒錯,覺醒了基礎力量星勁。

異變者!

他現在已是一名貨真價實異變者。

盡管星星墜落給風星帶來無數,具有強大毀滅能力的骷髏怪物,可同時,它也給幸存者帶來一線生機,其骷髏怪物腦袋里有各種奇異金屬,這些金屬不僅可以打造出特殊兵器與防具,徹底擊殺熱武器無法抹殺的骷髏怪物,甚至其中少數還蘊含奇異星光能量,它能改造人類體質,讓獲得者更加強大,成為異變者。

異變者也有等級之分,一至十二級,十級之上的異變者被稱之為耀星。

耀星級異變者,是各個幸存者之城的中流抵柱,擁有極高地位,他們的實力足以輕松擊殺成片低級骷髏怪物。

當然,覺醒并不容易,各個大城附近安全區域出沒的骷髏狗,爆出擁有星光的黑金比例,只有一百比一,就算運氣好獲得擁有星光的黑金,能吸收星光并進一步覺醒成功的比例,僅有二十比一。

“返回運城,幸好,在星云學院公開招收新學員的最后一天前覺醒成功,我要成為耀星!耀星!然后徹底殺盡這些骷髏怪物,想想都覺得爽!”興高采烈,葉揚飛小心翼翼從巖石縫隙中掏出破爛披風,嗯,目前唯一家當,眼角余光瞥了瞥左側,戲謔嘀咕:“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鮮血味道,居然吸引三只骷髏狗聞風而至,不是怕它們,而是現在得趕時間。”

身形一晃,悄無聲息從唯一一條沒有感應到骷髏狗存在的小徑,貓腰快速離開。

沒錯。

這是葉揚飛從未告訴過任何人的特殊能力,從六歲起就存在,并在還無比弱小時,借此保護他險象環生逃入安全聚集區。

第七感!

這是他為其取的名字。

因為與第六感,可以隱約不確定預測到強烈危險不同的是,葉揚飛這種特殊能力,只能感應附近的骷髏怪物,隨著年齡增漲,這種感應力越來越穩定,現在能清晰感應到低級骷髏狗大概位置,更高級更強大的骷髏怪物不在此范圍內。

第2章 揍飛叔叔來了侄子

清晨陽光已有些許灼熱,隨著長長進城人流,葉揚飛等了一個時辰,終于站到高約百米的漆黑厚重金屬城門下。

只開了一個側門。

“交付入城費。”

漫不經心瞟了眼葉揚飛,負責檢查入城者的中年城衛不耐低吼。

葉揚飛拉開腰間小袋,從沉甸甸裝滿小半的袋子里掏出一粒黑金。

中年城衛視線一頓,直勾勾盯著隨即收攏的袋口,貪婪,在眼中浮現。

黑色手臂長金屬棍一揚,擋住葉揚飛準備交付黑金的手腕,中年城衛冰冷高吼:“游民,你搞錯了,不是一粒,入城費是十粒黑金!”

眉毛一挑,葉揚飛似笑非笑淡淡反駁:“城衛大人,是不是你才搞錯了?不管是運城平民,還是逃亡投奔的游民,入城費不是只需要一粒黑金嗎?我看前面所有人進入時,交付的也只是一粒黑金,莫非,你是看我黑金不少,眼紅,準備敲竹杠?”

被一語道破心中齷齪。

面黑口青,中年城衛二話不說揚起手中金屬棍,狠狠抽向葉揚飛脖子。

抽中,普通人不死也得殘。

離脖子還差半寸,葉揚飛緊緊抓住棍尾。

中年城衛用盡全力,抽不出,也無法打下去,努力片刻后臉龐漲得通紅,汗珠大顆滾落,氣急敗壞大聲憤怒威脅:“小子,居然敢襲擊城衛?不想活了,今天你不將身上所有黑金全部交出來,別說進城,老子收了你這條爛命!”

“我交,接好了!”冰冷一笑,葉揚飛低沉輕吼:“小丑!”

嘭!

左手向后一拉,右拳狠狠擊上中年城衛小腹。

龐大身軀應聲倒飛三米,后背重重撞向堅硬墻體,頹然滑落,只是一拳,中年城衛半晌都爬不起來。

收拳,輕輕一吹,葉揚飛淡淡笑道:“交給你一拳頭。”

四周幾百名城衛沒一人吭聲,更別提為其打抱不平,看熱鬧般揶揄笑容剎那凝固,這中年城衛也不是第一次敲入城者竹杠,但這次明顯遇上硬點子,因為他們看清其金屬護甲腹部,有一枚淺淺清晰拳印。

“異變者!”

一個城衛小聲驚詫輕叫。

沒錯,若不是異變者不可能有如此強橫的拳頭。

右手一松,一粒黑金清脆落入桌面收費盒,葉揚飛扭頭看向石化的一群城衛,和善笑問:“入城費交了,現在我可以進城了嗎?”

幾百城衛如小雞啄米般集體用力點頭。

異變者哪怕只有一級,也不是他們這些普通城衛可以招惹。

異變者永遠是身處金字塔頂端的一群人,運城之所以有今天規模,絕大部分是靠異變者保護,城衛不過只是些身體較強壯的普通成年男人而已。

哇!

中年城衛吐出一口鮮血,堵塞胸口的一股悶氣消散,依舊爬不起來,卻死性不改,惡狠狠扭頭看向已走出十余米的葉揚飛顫聲威脅:“小子,有種,你是要去星云學院參與測試,申請入學吧?我侄兒可是星云學院正式學員,等著,他會替我報仇,你死定了!”

“我等著。”葉揚飛不屑看了他一眼,神采飛揚輕松回應:“我叫葉揚飛,樹葉的葉,飛揚的揚,飛揚的飛,隨時恭候來找碴。”

星云學院坐落于運城一座山丘,這一點顯示出它在運城的特殊地位,地面之上,一半劃分給運城強大的正規軍隊,另外四分之一劃分給十年內于運城中崛起的各大世家,剩余區域則全歸星云學院。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