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武俠世界里的超級玩家

點擊:
一方武俠世界,一位穿越少年,神秘游戲系統,攪動江湖風云。
醫,可回生死,肉白骨。
武,可斬萬敵,破虛空。
頂級武學、觸之可學。
當別人還在為領悟一門絕學而努力的時候,楚云已經將其修煉到巔峰。
萬千靈丹、皆可煉制。

第一章 霸王餐

恭州城,白玉酒樓。

一個十五六歲的翩翩少年坐在一個靠窗的桌子旁,身后站著一位如水般純凈的少女,卻是一副丫鬟打扮。

少年看著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目光悠遠、深邃……

“公子,老爺都被官府抓走了,你怎么還有閑心坐在這里喝酒呢?”少女神色焦急的說道,她確實想不明白,這才晌午時分,公子怎么會到這白玉酒樓來喝酒。

少年公子哥自嘲一笑,道:“玉兒,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能怎么辦?”

“可是,公子……”玉兒頓時有些急了。

少年見玉兒這幅表情,無奈的憐惜道:“好了!你別著急,我這不是正在想辦法嗎?那可是我父親,我怎么可能無動于衷。”

“……”玉兒一時無言以對,原本她想反駁說在這酒樓里能想出什么辦法,但總歸是沒有說出來,因為她也不知道現在究竟該怎么辦。

“好了,你也坐下吧!”少年說道,“你這樣站著我可想不出什么辦法。”

玉兒張了張嘴,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最終也沒有坐下來,繼續固執的站在他身后。

少年也沒有再說什么,眼神繼續瞄著外面,但實際上卻在觀察著一個存在于他意識中的虛無列表。

姓名:楚云

根骨:2

悟性:12

境界:無

秘武:無

內功:無

武學:無

裝備:無

副職:醫師(10級)

他叫楚云,嚴格說來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三天前來到這個世界,擁有了現在這具身體,一個名字同樣叫楚云的身體。同時隨著他的靈魂一起穿越而來的,便是那屬性列表。

上一世的他是一個宅男,《大俠傳》游戲的巔峰玩家,全服唯一一個將醫師等級升級到10級的人,風頭無人能比。只可惜宅得太過于深沉,游戲疲勞過度,猝死于家中。

對于這個屬性列表,他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根骨、悟性與生俱來,一個人的練武資質,就取決于這兩項屬性。楚云只要一看到那只有2點的根骨,就覺得是一種無比的諷刺,這還能練武嗎?

當然,他還有12點的悟性,這悟性無比逆天,甚至達到了超神的層次。但沒有一定的根骨資質,悟性再好那也是白搭。而且,楚云估計,這12點的悟性還是因為結合了兩世靈魂才擁有的。

由此可見,這倒霉蛋之前有多么的悲劇。

至于境界,自然就是修煉的境界。感應天地元氣、開啟穴位、打通經脈,分別對應了氣感境、穴竅境、通脈境。其后還有多個境界,那卻已經是非常遙遠的事情了。

屬性列表中的內功、武學、裝備等,都很好理解,這些都有著三六九等之分,不過現在楚云卻是連最垃圾的都沒有。

秘武,楚云就更不敢期待了,沒有一定的武學基礎,想要領悟秘武,想都別想。

在這一世中,原本的楚云也是一個宅男,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讀書也是沒錯的,可錯就錯在這是武俠的世界,一個與《大俠傳》世界有著驚人相似的世界,就如同武俠小說中描述的江湖一般。

在這里,以武為尊,文人的地位不高。

楚云的家里是這恭州城有名的商戶,家財萬貫。

錢多自然是好事,可若是沒有相應的能力守護這份家產,那么錢就會成為災禍之源。

這就好比現在,楚云的父親楚天行,就因為財產受到別人的覬覦,被關進了恭州城縣衙大牢中。

理由很簡單,楚天行指使他人,意圖盜取城內王家的祖傳秘籍雁行劍法,在這個尚武的世界里,這絕對是重罪,弄不好可就要殺頭的。

楚云在這具身體上重生之時,正好是楚天行被關入縣衙大牢那一天。

估計那倒霉蛋楚云便是因為父親突然被抓,加之自己身體本來就不好,氣血攻心之下,直接就掛了。正好便宜了自己這個穿越者。

接收了這個楚云的記憶之后,楚云卻也割舍不掉血濃于水的親情,總得想辦法將父親從大牢里救出來吧。

但以他那五無屬性來說,要從縣衙牢房中將人救出,難如登天。

今天他來到在這酒樓中,便是為了救自己的父親,只是自己這救人之策頗有劍走偏鋒之意,如果先說給了玉兒聽,估計這小丫頭直接就沖回去告訴自己母親,到時候可就玩完了。

就在玉兒在一旁著急的時候,一位十七八歲的白衣少年帶著一個仆人從樓下走了上來。

那白衣少年一臉傲氣,一上樓便掃視了四周,等他看到楚云所在的位置時,眉頭頓時皺起,漫不經心的走過來,扯著嗓子道:“什么時候這白玉酒樓也是隨便一只阿貓阿狗都能進來吃食了?”

他身后的仆人立刻恬著臉說道:“公子所言甚是,有些人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出生于盜賊之家,而且都快要傾家蕩產了,竟然還有錢來白玉酒樓喝酒,簡直就是沒臉沒皮啊!”

這主仆二人所言自然是針對楚云,因為這白衣少年正是王家少爺。據說這王家少爺擁有不錯的習武天賦,現在已經進入氣感境的觀氣階段了,將來有望成為通脈境高手。

楚云的表情并無太大變化,上一世他在《大俠傳》中的成就,可不僅僅是通脈境那么簡單,自然也就不會覺得這人有多么的了不起。

由于這王家便是誣陷自己父親入獄的奸人,楚云心中憎恨是必然的。但在他看來,恨這種東西沒必要擺在臉上,一來這只會增加敵人折磨自己的興奮度,二來更會引起敵人的警惕。

恨,自己知道就好。

了結一種恨,殺人即可。只不過現在他沒有殺人之能,所以只有忍耐。

可玉兒可就沒有楚云這樣的心性了,瞪著一雙杏目,嬌喝道:“你們是誣陷,老爺根本不可能指使別人去偷你家的秘籍。縣令大人一定會查明真相,還老爺一個清白的。”

“哈哈哈……”那白衣少年一陣大笑,看著玉兒,沒有反駁她的話,只是轉頭對那仆人道:“王成,這小丫頭挺水靈的,留在楚家太浪費了。等楚家消失之后,記得將這小丫頭弄來給我當丫鬟。”

“小的明白。”王成一臉奉承的說道。

楚云輕瞄了一眼這白衣少年,眼神深處的殺意更濃了一些。

玉兒瞬間有些急了,一雙美目中淚水滿盈。

“玉兒,坐下吧!”楚云淡定的說道,“難道狗咬了你一口,你還要咬回來不成?”

玉兒冰雪聰明,似乎從楚云那平靜的神情中找到了依靠,噗嗤一笑,也就依從楚云的話坐了下來,同時還不忘傲嬌的瞪了那主仆二人。

“畢竟還是個小孩子。”楚云在心里搖頭。

白衣少年怒道:“小子,你竟敢罵本少爺?若想活著離開,就立刻給我乖乖的磕三個響頭。”

楚云輕蔑的看了對方一眼,道:“我罵你了嗎?”

“你……”白衣少年一時啞口,楚云剛才的話確實沒有確切的指向他。可如果自己現在一口咬定對方罵了自己,不正承認了自己是狗嗎?

氣急之下,只聽“鏗鏘”一聲,白衣少年瞬間拔出了腰間的長劍,直指楚云的咽喉。

楚云可嚇了一跳,這家伙還真是個二愣子啊!劍上的寒光讓楚云心中有些發憷,他不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都是手無縛雞之力之人,何曾見過這場面?

不過楚云面上卻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情緒,只是冷笑一聲,道:“你敢在白玉酒樓動手?”

一聲冷笑驚醒了憤怒的少年。

“口舌之利,也救不了你楚家的命。到時候你就會明白,死亡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白衣少年臉被憋得通紅,一臉陰狠的說完,便帶著王成離開了。至于在白玉酒樓中動手,他還沒那膽子。

“小二,結賬!”在那兩只討厭的蒼蠅離開之后,楚云高喊一聲。

一個帶著小白帽、肩披一塊毛巾的店小二很快就小跑著趕了過來,笑瞇瞇的道:“這位公子,一共二兩銀子。”

二兩銀子可不算少,但楚云喝的可是白玉酒樓的招牌美酒,收這二兩銀子也很正常。

楚云非常淡定的拿起桌子上的折扇,說道:“我沒有銀子。”

那表情,與話里的內容完全不相稱,給人的感覺卻不是他沒有銀子,而是在打賞這店小二一般。

“這位公子,這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那店小二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也都不會高興。這店小二沒有被氣得出手打人,已經是很有修養了。

楚云卻沒有那份自覺,直接手上一晃,打開折扇,輕搖著看向店小二說道:“本公子沒開玩笑,確實沒有銀子。”

店小二眼中快要冒出火來,他可從來沒有見過吃霸王餐吃的如此理直氣壯的,而且還是在白玉酒樓吃霸王餐。

周圍的客人也開始低聲議論,看向楚云的眼神就好像看著一個白癡一般。

“竟敢在杜老爺的地盤上撒野,簡直就是活膩了。”

“天外一劍的名號豈是平白得來的?放在蜀地江湖中那也是一位高手。”

“已經有十多年沒人敢在這白玉酒樓吃白食了吧?”
第二章 救人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后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店小二也聽到了這些噪雜的議論聲,脊梁不自覺的挺得更直,深吸一口氣,道:“公子,這可是白玉酒樓。從白玉酒樓建起以來,還沒有人敢在這里吃霸王餐,便是恭州城縣令也不行。”

“我知道。”楚云一句淡然的話讓店小二有一種一拳打在空氣中的感覺。

玉兒有些急了,整個恭州城,誰不知道白玉酒樓的厲害之處,敢在這里吃白食,完全是找死的行為。

“公子……”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