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網游之逍遙派大弟子

點擊:
作為一個封測玩家,李察以為自己就好像重生回來打游戲的那些掛逼一樣料盡先機。
誰知道.........
封測時候還活得好好的無崖子到了公測時期就快掛了!快掛了!
李察看著躺在床上隨時都有可能嗝屁的無崖子,回頭再看看自己的師兄蘇星河,欲哭無淚,師兄我能退出嗎?
蘇星河搖了搖頭,師弟說什么胡話,咱們逍遙派可就只剩下你了,來,師兄教你怎么擺珍瓏棋局。

第1章 兄妹的日常

清晨六點。

李琯琯看著打開的房門以及從房間里走出來的那個男人,腦子稍微那么恍惚了下,心里有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夢里。

如果記憶沒出問題的話,這個男人上次十點鐘之前起床,應該是在四個月前,而那次的原因,是因為頭天晚上手機忘關靜音。本以為今天要跟他做番斗爭才能起來,沒想到,這家伙自己居然起來了。

李琯琯不確定的叫了聲,“李……察?”

“叫哥。”

頂著個雞窩頭的男人轉過頭來看了眼李琯琯,沒好氣道。

哥?

李琯琯撇撇嘴,裝作沒聽見這句話。

對別人來說,哥哥是種溫柔善良,溫暖了整個童年青春期的存在,是找男朋友的模板和標準。而對于李琯琯來說,哥哥就是種在過去的二十年里無數次想要掐死的生物。

因為別人家的哥哥放學了帶妹妹去抓蜻蜓蝴蝶,而這個家伙只會動不動往她衣服里扔毛毛蟲。

因為別人家的哥哥周末帶妹妹不是去吃好吃的就是去逛街,而這家伙只會帶著自己去黑網吧和街機廳,并且沒錢了之后還會把她的那份零花錢也拿去打游戲。

更重要的是,以上都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別人家的哥哥知道妹妹交男朋友了都會拍拍自己未來妹夫的肩膀臉不舍地說我的妹妹從此以后就交給你了,請你務必要照顧好她。而這家伙,在自己上高中把男朋友帶給他看的時候,二話不說照著未來妹夫的臉就是板磚!弄得自己到現在都沒有個男朋友!

綜上所述,哥哥這兩個字對于李琯琯來說,就和廣大父母眼中的乖小孩樣,永遠是種別人家的生物。

李察走到了李琯琯身前,看著咬牙切齒面目猙獰的李琯琯,瞇了瞇眼睛,“你的眼神和表情告訴我,你在想些很不好的東西。而且是關于我的。”

李琯琯頓時大亂,“才沒沒沒有!”

李察露出了個陽光燦爛的笑容,柔聲道:“你啊,說謊就結巴,這毛病到現在還改不了。說吧,你在想什么,我不怪你。”

看著李察的樣子李琯琯心中頓時漏跳了個節拍,試探問道:“真真真的?”

“當哥哥的還會騙你嗎?”

面對李察陽光燦爛的笑容,李琯琯默默咽了口口水,心中有些猶豫要不要再相信他次。

五分鐘后,李琯琯頂著腦袋被揉的跟雞窩差不多的頭,捂著被某人捏的通紅的右邊臉頰委屈的看著廁所,欲哭無淚。

“你不講信用!說好的不怪我呢!”

李察滿臉剃須泡沫的從廁所里探出頭來,看著這個明明已經二十歲了但是還是跟小時候樣好騙,不對,應該說是天真的姑娘,笑著道:“我我沒有怪你啊,這只是哥哥與妹妹之間正常的親近而已。”

李琯琯:“我呸!”

等李察洗漱完從廁所里出來的時候,李琯琯已經坐在沙上看起了早間新聞。李察知道,這是自己妹妹跟著老爸學的習慣,以前在家里的時候,老頭子沒少拿這個事情數落他。

看著李琯琯全神貫注的樣子,李察沒有去打擾她。而是默默走到了廚房里,片刻后,廚房里傳來道悲憤至極的聲音,

“李琯琯,我的早飯呢!你丫全給我倒了是什么意思!

…………………………………

十幾分鐘后,李察端著碗熱氣騰騰的泡面坐到了李琯琯身旁,滿臉憂愁的看著碗里的面,“你說,這面能吃嗎?”

李琯琯把視線從早間新聞的帥哥主持人身上挪到了身旁這個把自己買給他的白色跨欄背心硬生生穿出了去鳥市遛鳥的感覺的家伙眼,然后看向茶幾上的那碗方便面。

“先看賣相,金黃色的面條看起來爽滑而又有嚼勁,紅色的湯汁上飄著點點綠色的蔥花,色彩搭配的熱情而又俏皮。再說香氣,濃郁的辛辣氣息中帶著點蔥花的清新,牛肉的厚重與面條的麥香。不錯,應該會是碗很好吃的香辣牛肉面。”

說著,李琯琯下意識的拿起筷子夾起根面條送入口中,然后點點頭,“嗯,味道也不錯。”

“可是……”李察看著面條臉色仍舊有些憂愁,“可是它已經過期了兩個禮拜了啊。我比較擔心的是它還能不能吃。”

“………”

這!個!王!!蛋!

李琯琯強忍著把整碗方便面扣在李察這個王蛋臉上的沖動端起那碗面直接走進廁所連面帶湯都喂給了馬桶,隨后走進廚房打開柜子把藏起來的那碗粥和那碟榨菜端了出來。

李察對李琯琯以德報怨的舉動很感動,站起身來就要去擁抱李琯琯,“琯琯,我就知道你是愛我這個哥哥的。”

李琯琯沒有說話,直接躲過了李察,端著粥和榨菜走進了廁所。看著李琯琯的背影,李察心里突然升起股不好的預感。

片刻后,廁所里再次傳來抽水馬桶吸水的聲音。

“你今天,沒有飯吃!”

端著空碗走出廁所的李琯琯惱怒的看了李察眼,惡狠狠道。

“叮咚。”

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起來,李察連忙說了句我去開門然后轉身跑向門口,他怕再在李琯琯身前站會兒,李琯琯把他活剮了做盤紅燒肉再喂他吃下去。

打開門,是個穿著紅色背心的年輕人,抱著個箱子朝李察露出了個燦爛的笑容,“您好,快遞請簽收。”

在簽收人后面龍飛鳳舞的簽下自己的名字之后接過箱子,李察看了眼貨人那欄——江湖公司。

李察立馬知道箱子里裝的是什么了,《江湖》這款游戲的虛擬頭盔。

打開箱子,里面是籃粉兩個流線型的頭盔。

把頭盔拿出來,頭盔下方的堆線讓李察犯了愁,“娘的,當初我玩的時候明明只有三根線啊,現在,他娘的少說也有十三根啊。”

李琯琯在旁聽見了李察的小聲嘀咕,又好氣又好笑,“當初當初你玩江湖的時候只是初級的虛擬現實,雖然有頭盔,虛擬程度也達到了百分之五十,但是真正操作靠的還是鍵盤鼠標,說白了就是另類的帶著3d眼鏡打連連看樣。但是現在,虛擬現實技術實行了變革,切操作依靠腦電波接入,當然會不樣。”

“這樣嗎?”

李察默默放下了頭盔站起身來,猛地長嘆聲,“沒想到只是兩年沒玩這個游戲,這游戲就已經進化到了這種地步了嗎?看來我的時代,真的已經過去了啊。”

李琯琯愣,看著李察雕塑般的側臉心里突然抽搐,有些后悔自己剛剛說出的話。

“李察其實你沒必要這么灰心的,我相信……”

李察揮揮手打斷了李琯琯的話,“不要說了,我要回房間去看看他們是如何適應這轉變的。我,可是不會這么輕易就認輸的啊。”

李琯琯有些動容,“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接下來組裝游戲頭盔的事情就交給你啦哈哈哈哈哈!”

說著,李察溜煙跑回了房間里。

第2章 創建角色,西門瓜!

晚上點,《江湖》正式開啟的時候。 く

李察戴上頭盔,眼前暗,隨即又明亮起來。李察已經進入了游戲的世界,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現自己正站在處高山之巔,四周群山圍繞,波瀾壯闊。

李察觀察了會,越看越覺得這環境很熟悉,片刻之后拍大腿,娘的這不就是舉辦武林大會的華山之巔嗎!

“尊敬的玩家您好,請稍等,現在正在掃描您的虹膜dna指紋等信息。”道甜美悅耳的聲音在李察耳邊響起。李察眉毛挑,心中知道這是進入了引導過程了。

幾分鐘后,甜美的女聲再次響起:“尊敬的玩家,現在您的身份已經被綁定,現在可以進行人物的創建,請問是現在創建嗎?”

“是。”李察朗聲回答道。

“先請為您的角色命名。”

李察毫不猶豫的報出了自己提前想好了的名字,“我愛條柴!”

“該姓名不符合般取名規則,請更換為由姓氏與名字構成,由漢字組成的長度不過六個字的名字。”

李察也不驚訝,笑著搖搖頭,“這規矩果然還是沒變嗎。”

除了與以往般網游樣的不得重復與不得帶有特殊字符之外,《江湖》這款游戲對玩家的起名還有個規則限制,那就是必須得由正規的能在百家姓里找得到的姓氏和由漢字組成。

舉個例子,西門我愛柴,這名字就可以,但是我愛條柴,這名字就不行。雖然說兩者都不太像個正常的名字,但是前者好歹能尊稱聲西門大俠,后者……

試想下,個滿臉褶子的np臉恭敬跟真摯的對你說,我愛大俠,久仰久仰。那情形估計能讓大部分人渾身哆嗦菊花緊。

“西門瓜。”

李察直接報出了自己想好的第二個備用名。

“姓名確認,無重復名字,可以使用。現在進行屬性設定,請您選擇職業方向,系統將為根據職業方向為您隨機生成屬性,職業方向有俠客,醫師,甲士三種,請玩家選擇。”

在江湖中,初始屬性分配并不是指全部屬性點都隨機分配,而是基于個人物初始模板來的,初始人物模板的屬性是氣血:1武力:5防御:5內力:5身法:5以及十點自由屬性。而系統隨機分配的屬性,指的就是這十點屬性點。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