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余楚

点击:
这个江湖,有白衣剑仙一剑?#20185;?#27515;。
有个老和尚低头是菩萨,抬头便成佛。
更有白发男子沙场秋点兵,踏着尸山血海看白骨!
关于叶如晦,世间所有史书所记载的开头都只有一句话:这个少年在某一天走出了洛城。
世人说大楚将灭,叶如晦不同意!
世间万物皆可亡,唯我大楚存世间!
作品标签: 热血、感情

第1章 小城

大楚王朝地域辽阔,下辖十数州,然各州风情又有不同。

东边临近东越国的吴州盛产兵器,十大名剑之一的“吴勾”便产自此处。

北方与北匈国接壤的燕州因所产良马极多,所以燕州又有马州的称号。

而在王朝西南的梧州,虽以野茶“春尾”而驰名大楚。但比起中原各州,仍然算是“偏安一隅”。

洛城县,隶属于梧州青山郡,?#36234;?#22495;广阔的大楚来看,小小的洛城在梧州都不显其名,更枉论囊括十数州的大楚了。

……

……

酒在洛城的地位是要胜过茶的。

或许洛城就应该是平凡的,劳作一天的人们更?#19981;?#22312;小酒肆里喝两口带些酒糟不算清冽的劣酒,而不是一口喝下满嘴苦涩的野茶。

除了上了年纪的老人会在与故人相会的时候喝上一壶春尾,其他时候,都几乎是不喝茶的。这就导致了晚春时,洛城背后的小溪山上为数不多的几株“春尾”也无人采摘。

反倒是高粱年年无余。

洛城爱酒之深,可由此观之。

而在洛城,最出名的酒肆不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醉君楼,而在离醉君楼数百?#30342;?#30340;青石巷。

青石巷因满地青石而得名,这里并非洛城最繁华的地?#21073;?#20294;却是最有味道的地方。

这个味道,自然指的是酒味。

这里只有一家酒肆,因为再无酒肆敢开在此处与其抢生意。

酒肆的老板加上伙计也只有一个人。

每天这里只有一缸酒,因为酒肆人少,又怎么酿的出多余的酒来。

酒肆的名字也很简单,?#22303;?#23383;“劣酒”。

……

……

正值清晨,其实细细算来应该还没有到辰时。

门外已经有了些许响动,是卖早点的小贩摆摊的声音。

酒肆里,少年听到声响,他睁开眼睛,就这样坐起来。

片刻后,他揉了揉眼睛,穿上了放在床边的棉衣。

这个时节是晚?#28023;?#22825;气已经渐暖,不过清晨还是有些凉意。

穿上鞋子的少年?#28909;?#27700;井打水,?#35328;?#25151;的水缸盛满。然后才往锅里倒了一瓢水。

一?#21335;?#30340;功夫。换来此刻眼前这碗?#30333;?#28909;气的面条。

少年轻轻的拿过旁边的盐罐,用勺子舀了半勺盐,再?#27599;?#23376;从旁边的罐子里撮了一小块猪油。搅拌均匀,然后是安静的吃面声。

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必要的响动外,没有其他任何一点声音。

接下来,在小院的那根梨树下。少年用青盐漱口,恰好一朵梨花落在盐水里。少年楞?#27515;恪?#25260;头看了看不时落下梨花的梨树,透过梨花,可以看到少年那张干净清秀的脸,怕是任何人看到这张脸之后,除了清秀安静之外,再找不到形容?#19990;?#24418;容。他洗干净碗,放回原处。外面?#30007;?#38393;声渐起。

他没准备开门迎客,酒肆早上的生意总不会太好,这自然不能把他的酒?#20102;?#36827;去。

他不开门,便没有人能在早上喝到他的酒,所以现在门前就肯定没有?#35828;?#38376;开。

少年从酒窖里拿了一瓶梨花酿,从小院后门离开,出门的时候,看到他的小贩都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

不多时,少年便来到城东的一处小?#28023;?#36825;里位置偏僻,周围也没有什么店铺,所以行人相对而言要少很多。

推开木门,端坐在小院大槐树下看书的是一个满头白的老人。

“如晦,你来了。”

看到少年的老人放下书,看了看身旁的空着的小木凳,示意少年坐下。

坐在老人身旁的叶如晦把梨花酿放在石桌上。抽出怀中的儒家经典《夫子?#38750;?#36731;问道:“先生,夫子圣人无名。可否就是讲读书?#35828;?#26368;高境界?”

一辈子与儒家经典打交道的老人摇了摇头,“确实如此,春秋周夫子言圣人境界最高,是天下读书人?#20185;非?#20043;典范,可细细数来,从春秋到大楚数百载,除周夫子以外,又哪里出过第二个圣人?”

“那?#32769;?#29983;之言,读书人要想读出个圣人岂不是?#25307;?#22916;想?”

“如晦,你为?#25105;?#20026;天下读书人都是为圣人而读?”

老人看着叶如晦的眼睛,微笑道:“老夫以为,读书人虽更应有成圣的气魄,但更多的是该有兼济天下?#30007;男亍?#24403;世稷下学院的夫子就认为一人成圣远不如世间为圣世。”

半响,叶如晦点头?#25226;?#29983;受教了。”

老人看着自己的学生,心中也是万千感慨。

老人一生所教学生不下千人,聪慧者不知凡几。却从来没遇到过和这个学生一样天资的。

初时教他《周易》,这孩子三天便便烂熟于心。

再教《春秋》,七日便理解其中真义,后来的《礼》《乐》等不一而是。

除了这本儒家最晦涩难懂的《夫子》之外,再无东西能?#33618;?#20303;他,可见其天资高绝至此。

看着身穿棉衣的少年,老人又是一阵?#23601;錚?#33509;是这孩子身体无恙,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果真是天妒英才,只有我等庸碌之辈才会一生无?#24688;?br />
老人微微自嘲,自己一生所学终究是?#33618;?#20256;承下去。

本以为找到个好苗子,却不成想那个孩子又有如此隐疾,竟是早夭之相。

一时间,老人看向少年的目光中不由露出遗憾之色。

“先生可知我这梨花酿与劣酒有何不同。”叶如晦仿佛知道恩师心中所想,轻轻开口道。

老人想了想,“如晦,你这梨花酿不及劣酒?#22303;遥?#21364;比劣酒悠长。想来是因为加?#27515;?#33457;的缘故。”

叶如晦淡淡一笑,“劣酒酒?#36965;?#36866;合血气正盛的汉子饮用,而这梨花酿却是我专门为先生所酿。先生不喜饮茶,劣酒又酒劲又太过于大,我以梨花所酿此酒,不仅?#26029;?#37202;淳,而且梨花也有滋养?#23614;?#30340;功效,正适合先生这般年龄的人饮用。”

“你这是说为师老迈,不胜酒力?”

老人大笑,听出叶如晦言下之意。

叶如晦微微一笑,?#25226;?#29983;不敢。”

“可先生可否知道这小小梨花为何有如此作用?”

“早春梨树开花,晚春便落下。期间不过月半,世人都觉得短暂,而学生却以为,有过绚烂,衰败的梨花,已然是活的完美了。”

“况且梨花最后还被我入了酒,学生窃以为梨花一生决无遗憾,周夫子不是也有诗句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么。”

老人不是没有见到过那些看淡生命的人,反而他这一生见过的绝不在少数。

不过,像叶如晦这样年龄不大却有如此看法的,真是第一个。

生子当如叶如晦。

有徒如此,夫?#26149;?#27714;?

老人颤颤巍巍起身,微微一笑“如晦,是为师偏执了,你且等一下,为师有东西给你。”

老人慢慢走回屋子里,在枕头下拿出那本陪伴他一生的书来。

“如晦,这本书是为师一辈子的读书感悟,今天?#36879;?#20320;,权算无聊之时的闲读之物。”

“不必推脱,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天色不早了,不知道你那酒肆门口有多少人正眼巴巴等着你开门呢,快回去。”

老人看着叶如晦,轻轻招了招手。

叶如晦神色复杂,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起身告?#24688;?br />
看着叶如晦离去的背影,老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是老师在此,是不是?#19981;?#32673;慕我收了个好徒弟?

一想到此处,不由老怀大慰,也不去找杯子,拿起石桌上那瓶梨花酿一口饮尽,颇有豪迈之气。

最后醉倒在石桌上,?#38405;?#21891;道:“我欲助他上青天。”

新书开始上传,收藏的,点击的,都快来。

(本章完)

.

第2章 他说,?#21494;?br />
待叶如晦回到酒肆的时候,还是晌午,叶如晦把午饭做好,吃了后才慢慢的打开酒肆的门。

因为门板?#29616;兀?#32780;叶如晦?#21246;?#30528;棉衣,本来现在天气就不是很冷,稍微一劳作,叶如晦额头上便有了一层?#35813;?#30340;汗珠。

等到把所有门板都取下?#26149;螅?#26089;已是满头大汗。

微微歇了歇,拿毛巾擦了擦汗,叶如晦坐在酒肆里,静静等着客人上门。

这期间,他拿出那本儒家经典《夫子》默读着。

半柱香过后,第一个客人上门了。

是城东醉君楼的李掌柜。

李掌柜轻车熟路的找到位置坐下,很明显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喝酒了。

感觉很荒诞,醉君楼和这劣酒铺子应该是生意上的竞争者,此时对方却坐在对头店里等着喝酒。

“多少?”

叶如晦?#20185;?#20070;,抬起头看着对方。

“四?#21073;?#32769;了,喝不了多少了。”李掌柜微微一笑。

叶如晦起身,从酒缸里打了酒,不用量分毫不差。

拿到酒的李掌柜喝了一口后微笑道:“你这打酒的手艺快?#20185;?#37247;酒的手艺了。”

“要是我酒楼里那些兔崽子有这份手艺,我倒是省心了。”

“小叶老板,不如……”

李掌柜话还没说完,叶如晦便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在说下去。

“唉。”

李掌柜叹了口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叶如晦拒绝了。只得坐下继续默默喝酒。

叶如晦不同意,他也是无计可施,在洛城可没有什么以权压人。

一旁的叶如晦也是思绪万千,李掌柜想要他去醉君楼酿酒,以醉酒楼的?#33258;?#21152;上他这独步洛城的酒技,进而展醉君楼垄断全洛城的酒业。

不过叶如晦倒没有什么想法,当初他酿酒只是觉得这青石巷的街坊去远处喝酒不方便,再加上自己也需要一份工作来维持生计。
黑龙江22选5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带连线 二肖中特035 数码麻将机调节 上海快3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最新河北11选5走势图 体育彩票15175 新快3怎么玩 体彩7星彩几个数能兑奖 甘肃十一选五几号开始 北京赛车倍投方案 雪园nba比分直播 22选5每日开奖时间 新疆11选5一定牛官网 大乐透走势图待坐标 时时彩组六全包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