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保安會武術

點擊:
雇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里,陳揚如魚得水,調戲女白領,欺負美女……逍遙自在。然而,是龍終歸要翱翔于天,陳揚為了保護美女總裁妹妹,無意中得罪了少林俗家弟子這個恐怖的集團。..

第1章 偷看晴姐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系,一塊碎磚頭有些松動。陳揚這個家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后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發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里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晚上,陳揚看著蘇晴穿著黑色的小西服,黑色套裙,黑色絲襪回來的時候,陳揚就覺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這女人,實在是太動人了。天生的一股子媚意,臉蛋跟水蜜桃似的,一捏能捏出水來。
   
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水聲嘩嘩。
   
陳揚心里也是算計著時間,他興奮的從床上跳了起來。這蘇晴,每天洗澡的時間真是準時啊!
   
他快速來到了那碎磚前,抽開了碎石。
   
這大夏天的,出租房里燒熱水也麻煩。所以蘇晴用的是冷水洗澡,這樣便也沒有什么霧氣。很好的方便了陳揚這色胚子。
   
他馬上從小洞里看見蘇晴脫光了衣服,就在衛生間里抹了沐浴露。
   
那豐盈的嬌軀完美無瑕的在陳楊眼前呈現。陳楊激動到爆,不由自主的伸手到了褲子里面,然后便是……幻想著蘇晴在身下,如此自我解決。
   
發泄完畢后,陳揚才滿足的將碎磚堵了上去。他覺得這樣的日子真是美妙到了極點啊。
   
夜色已深,陳揚躺在床上抽起煙來。
   
別人都是事后一根煙,他想自己這也算是事后一根煙吧。
   
這天晚上,陳揚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他又回到了非洲叢林里。
   
那叢林茂密交錯,周遭還有硝煙彌漫。
   
“大哥,我錯了,你殺了我吧。”老二林南跪在陳揚的面前,痛哭流涕。
   
陳揚的眼中閃過痛苦的神色,他與林南是過命的交情,生死與共。
   
當初是他和林南一起創立了血狼雇傭兵。
   
狼王陳揚之名在整個雇傭世界里都是神一樣的傳說。
   
可林南因為一夜風流,將重要的信息泄露給了敵人。導致血狼雇傭團死的死,傷的傷。若不是陳揚力挽狂瀾,血狼雇傭團便要全軍覆沒。
   
“你走吧。從此以后,你不再是血狼的人。”陳揚沉默半晌后,說道。林南的身子劇烈顫抖起來,他嘶聲說道:“大哥,我生是血狼的人,死是血狼的鬼。咱們來世再做兄弟!”
   
砰!
   
林南倒在了血泊里,他自殺了。
   
殘狼林南的開槍速度,沒幾個人比得上的。所以就算是陳揚也來不及阻止。
   
“林南!”陳揚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的雙眼發紅。想起林南的死,他還是痛苦萬分。
   
這時候的陳揚,再不是猥瑣偷窺的混蛋,而是受傷的孤狼。
   
他喃喃說道:“林南,你放心吧,我知道你這輩子,最在乎的就是你的妹妹。我會一直保護你的妹妹,不讓她受到任何欺負。”
   
早上七點,陳揚準時起床。他拿了洗漱的缸子到公用衛生間的時候,正看見蘇晴穿著黑色套裙,微微翹著臀在洗臉。
   
那裙子格外的緊繃。
   
陳揚在后面看的眼睛發光,大早上的,姐姐你這么玩,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啊!
   
陳揚的腦海里不禁想起晚上偷看蘇晴時,那春光美妙的一幕。
   
這么一想,他的生理特征就有了強烈的反應。
   
剛好這時候,蘇晴洗臉完畢,轉身便看見了陳揚。
   
陳揚不由大窘,如果讓蘇晴看見自己的小帳篷,那她還能不明白自己的齷齪心思。
   
陳揚靈機一動,迅速彎下身子,捂住腹部,苦著臉道:“不好意思,肚子疼,著急。”
   
蘇晴本來還想跟陳揚打招呼呢,見狀連忙讓了出來,說道:“我剛好完了,你快進去吧。”
   
陳揚關上衛生間的大門之后,這才長松一口氣。暗忖,這蘇晴可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啊!
   
想自己在國外的時候,也是見識了不少美女的。俄羅斯的妖精,美國的奔放妞,法國的浪漫妞等等。但是這么多美女,都沒一個有蘇晴這么有味道啊!
   
洗漱完畢后,陳揚整理內務后,就要出門。
   
巧的是,蘇晴也帶了女兒小雪要出門。
   
小雪長的很漂亮,穿著白色的小裙子,黑色皮鞋,跟個小公主似的。這小丫頭,見了陳揚,馬上乖巧的喊道:“叔叔早上好。”
   
陳揚頓時大樂,說道:“小雪好。”他說著就上前,一把將小雪抱起,說道:“來,香叔叔一個。”
   
小雪馬上涎噠噠的在陳楊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蘇晴在一邊看著,也不阻止。她對陳揚還是有些好感的,因為陳揚很陽光,每次對自己的女兒也好。
   
當然,如果她要是知道陳揚這家伙每天晚上偷看她洗澡,還將她當做幻想對象。那她估計要恨死陳揚了。
   
兩人正要一起出門,便在這時,外面一輛面包車轟然停下。
   
接著下來四個人。其中一個人正是蘇晴的前夫徐志!
   
蘇晴立刻臉色發白。
   
小雪更是害怕,將頭埋在了陳揚的懷里。
   
陳揚抱緊小雪,輕聲安慰道:“乖,有叔叔在,叔叔保護你。”
   
“你來這里干什么?”蘇晴冷聲沖徐志斥責。
   
徐志掃視了蘇晴和陳揚一眼,隨后冷笑說道:“喲呵,蘇晴,你個騷狐貍,這么快就找了個姘頭啊!不過你這眼光不怎么樣啊,這家伙這么窮,估計也就床上能滿足你吧。”
   
他說話當真是下流無恥。
   
蘇晴立刻被氣得七竅生煙,小西服里包裹的大白兔劇烈起伏起來。“你嘴巴里最好放干凈點。”蘇晴警告徐志。
   
徐志冷笑連連,說道:“我呸,你在老子面前就裝的跟個圣女似的。背后指不定是什么樣呢。算了,懶得跟你啰嗦,給老子拿三萬塊錢來。”

第2章 套近乎

蘇晴一聽徐志這么理直氣壯的話,不由怒極反笑。“我憑什么要給你三萬?咱們早已經離婚了,女兒的生活費你從來沒給過。別說我沒有三萬塊,就算我有,我就算扔給狗也不會給你。”
   
徐志說道:“靠,一夜夫妻百夜恩,你這娘們還真夠狠心的。你那些金銀首飾是我給你買的,現在拿來賣了不正好?我告訴你,你今天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他們說了,要是你不拿出來錢,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
   
蘇晴一聽徐志這話,簡直要氣瘋了。她厲聲道:“滾,你給我滾。”
   
徐志臉色不好看了,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他轉頭對后面的三人說道:“虎哥,你都看見了,這娘們不聽話。反正她是我老婆,我現在拿不出錢來,你們就拉她去抵債吧。“
   
那三人都是彪形大漢,顯然是專業的打手。其中一個叫做虎子的大漢冷淡的看了徐志一眼,說道:“我要去請示一下孫少。”說完就回身到了面包車前。
   
敢情面包車里還坐了一位。
   
蘇晴見到這一切,她的臉色發白,嬌軀劇烈顫抖。她將求助的目光看到了陳揚的身上,但又想到,自己跟這個大男孩無親無故,他會幫自己嗎?
   
再則,他一個人又敢得罪這些兇神惡煞嗎?
   
便也在這時,虎子回到了徐志面前。他說道:“你老婆長的很不錯,孫少說了,陪孫少一個月,這錢就算了。你沒意見吧?”
   
徐志連忙說道:“當然沒意見,當然沒意見。”
   
虎子當下一揮手就讓手下去抓蘇晴。
   
蘇晴害怕極了,便也在這時,陳揚就是抱著小雪,如一座淵岳大山擋在了蘇晴面前。陳揚冷笑一聲,說道:“無恥的人我見多了,像你們這么無恥的人真是第一次見。”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