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今晚無眠

點擊:
一覺醒來,結了婚,有位漂亮的妻子,還有兩個女兒,妻子卻跟我提出這樣的要求……

第1章 前妻

“爸爸,我去上學了。”

迷迷糊糊中,我聽到這個聲音。

爸爸?

我才高三,剛剛高考完,和班上的同學聚餐,放縱之下喝了不少的酒,不過十八歲而已,怎么一下就成了爸爸?

是在做夢?

“老師說要收十塊錢的捐款費。”耳邊,聲音又響了起來。

女孩的聲音,聽聲音就知道年紀不會很大,很清脆,很好聽,可語氣中卻帶著一絲擔憂和無奈。

聲音如此的清晰,我猛然一下就驚醒了,睜開眼就看到跟前站著一個小女孩。

女孩很清秀,年紀不大卻有了美人胚子的模樣,扎著馬尾辮,頭發烏黑亮麗,七八歲的年紀,背著一個粉色的書包,正看著我。

眉眼間的確與我有幾分相像。

“你是在跟我說話?”我問道,眼角的余光發現周圍的環境,有些懵,還有些慌。

這里不是酒店,而是家。

窗戶上的防盜網上,掛著幾件衣服,底下擱著幾盆花草,有一盆已經焉了,一邊的墻角擺著一面柜子。

柜子上凌亂的放著梳子,衛生紙,鏡子,還有幾件脫下來,沒來得及換洗的衣服,衣服上似乎還擱著幾片紙尿布。

門口的地方則有一個鞋柜,上面有些灰塵,似乎很久沒擦拭了,在鞋柜一旁,則是一個四方桌,桌上有一個紅色的塑料菜罩,下面有兩盤菜,遮擋著,看不真切。

“爸爸,我不跟你說話,難道是在跟妹妹說話嗎?”女孩道,“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老師說必須要帶十塊錢,否則會被批評的。”

還有一個妹妹?

我心又驚了一下,終于注意到床腳的位置,還擺著一張嬰孩床,木頭的,里面墊著些被子,我坐了起來,往里瞄了一眼。

嬰孩床中果然躺著一個小孩,正熟睡著,看起來只有一歲左右。

我摸了下嘴唇,有點扎手。

我有些驚慌,下了床,跑到柜前拿起小圓鏡,迫不及待的看鏡子中的自己。

這一看,便愣住了。

鏡子中的自己,雖然依稀能看到十八歲時的模樣,可整個人年紀長了八九歲,稚氣完全消失不見,成熟了不少,整個人完全沒了十八歲時的精氣神,顯得有些頹廢,胡渣子長出一大截,頭發還有些油膩。

這個時候,我不再懷疑了,我很有可能因為高考過后的那一場放縱,莫名其妙的來到了八九年之后。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是八九年之后的我,但這幾年之中的記憶,我一點都想不起來,像是得了失憶癥般。

“是不是沒錢?”小女孩又說道,聲音中有些委屈,還有些害怕。

大概是擔心被老師責罰批判吧。

“有錢,怎么能沒錢呢,不就是十塊錢嗎,你等會。”我忙說道,然后四處翻找起來。

衣兜里都是空的,除了一包煙,一分錢都沒有。

“那個……你知道我錢放在哪里了嗎?”我有些尷尬,轉頭對小女孩道,“我睡的有些懵,腦袋現在還是暈乎的,記性不是太好。”

“你錢一直就放在口袋里。”小女孩道。

“可口袋里沒有啊,一毛錢都沒有。”我道,“就連銀行卡都沒有。”

忽然,我想到一個可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想起來了,是不是錢和銀行卡都在你媽媽那,被她藏了起來?”

我暫時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內里的原因等以后再深究。

既然有兩個女兒,說明我已經結婚了,還啪啪啪了。只是,我有些遺憾,還沒感覺到啪啪啪的快感,卻忽然有了兩個女兒。

這事給人的感覺怪怪的。

“爸爸,你沒事吧?”小女孩有些擔憂的看著我,“媽媽半年前就離開我們了,她怎么可能會藏著你的錢?”

媳婦跑了?

“她為什么要走?”我有些生氣。

“媽媽說你不上進,結婚這么多年了,好吃懶做,不肯出去上班,只想著寫小說,一個月才賺幾百塊錢,連妹妹的奶粉錢都不夠,受夠你了,就走了。”小女孩道。

好吧。

我嘆了口氣,完全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你別急,我再找找,這么大一個家,我就不信一點錢都找不出來。”我安慰了小女孩,也就是我女兒一句,然后不死心的又四處翻找起來。

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撅著屁股從床底下摸出一塊錢的硬幣。

“爸有錢,看見沒?拿去交給你老師。”我拂去硬幣上黏著的灰塵,在身上又擦了兩下,遞給女兒。

“就一塊錢?”女兒接過硬幣,情緒不怎么高。

“你這就錯了,怎么能有這種思想呢?”我有些不高興了,教育批評道,“捐款不能強制性,得是自愿才對,你們老師這種強制性要求每個人捐款十元的做法就不對。”

“再說,只要有愛心,哪怕是一毛錢,也是善舉,一塊錢與十元并沒有什么不同。行了,快些去上學吧,不要遲到了。”

“哦。”女兒似乎有些懂了,情緒好了些,匆匆的出了門。

家里除了一個還在熟睡的嬰孩,已經沒旁人了,我這個時候才松了口氣,在屋子里走動著,試圖尋找一些有用的線索,以應對我現在面臨的處境。

這個家不大,不到五十平,廚衛都有,但就只有一間房,臥室,餐廳,客廳全都擠在一起,在抽屜中,我發現了一張被壓在衣服底的照片。

照片中有四個人。

一個是剛才的小女孩,一個是襁褓中的嬰孩,還有兩人,一個是我,另外一個女人,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很漂亮,抱著襁褓站在我身邊,應該是我媳婦。

這個女人一米七的身高,比我只矮了七八公分而已,在女人中算是非常高挑的了,一身打扮非常的干練,面容姣好,非常的漂亮。

只是照這張照片的時候,女人似乎是有心事一樣,情緒不怎么搞,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完全沒印象啊。”我嘀咕了聲,照片中的這個女人,我根本不認識。

應該是高中之后認識的。

“我與唐婉最終沒能走到一起嗎?”我高中的時候,是有喜歡的人的,原本以為今后非她不娶,沒想到,卻和別的女人結婚生子。

在照片背面,有幾個人名,中間還用心型的圖案連接在了一起。

“陳進,嗯,是我的名字。”我輕聲嘀咕道,“童望君,應該是這個女人的名字,望君,這個名字有意思,她父母生了個女兒肯定很失望吧。”

“果然是不認識的,童望君這個名字從來沒聽說過。陳珂,陳樂,這應該是兩個女兒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誰起的,完全一點印象都沒有。”

中間的七八年,完全沒有絲毫的記憶,一片空白,我怎么想都想不起來。

在凌亂的床上,我又找到了一個作業本,上面的姓名一欄寫著陳珂兩個字,班級是三年級三班。

睡在嬰孩床中的肯定不會寫字,那陳珂就只能是大女兒的名字了,嬰孩床中的女兒則是陳樂。

掀開桌上的塑料菜罩,看到兩盤還沒吃完的菜,我有點發愣。

一盤白菜,剩下一小半,還有一盤剩下大半的白蘿卜。

“這個家看來很窮啊。”我喃喃道。

兩盤菜,一點肉都不見,就這兩個菜,還是常見的青菜,便宜的很,以前都是學校食堂的場面菜。

沒想到無肉不歡,家境還算不錯的我,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剛剛陳珂出去的時候,似乎沒有吃早飯。”看著桌上的飯菜,我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十塊錢都找不出來,陳珂身上自然沒有錢去外面過早,我去廚房找了一會,米缸已經空了,垃圾簍中塞滿了面條包裝袋,還是最便宜的那種面條。

想我以前高中的時候,家境殷實,一個星期的生活費有三百多塊,普通學生才一百塊而已,我什么時候混的這么慘了?

想到陳珂在教室中餓著肚子聽課的情景,忽然間,我有些心酸。

有人敲門,我走了過去,打開門,門外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正是剛剛我看過的照片中的那個叫童望君的女人。

我的媳婦。
------------

第2章 你是個廢物

“你是我媳婦?”我開口問道。

童望君鼻梁很挺,一頭披肩的頭發,發梢的地方有些微卷,穿著白領正裝,提著一個皮包,渾身透著一股都市成功女白領的范。

相較照片之中有些迷茫的神情,此時的童望君很自信。

從外表上看,完全看不出童望君已經生過兩個孩子,其中一個更是有八歲。

“陳進,你耍這點小聰明有意思嗎?”童望君瞥了我一眼,“我們已經離婚了,你和我之間沒什么關系了,我不是你媳婦,你也不是我老公,你能不能長進些?不要總是耍這些小把戲?”

被一個女人說不長進,我臉皮有些掛不住,臉一下就冷了。

“既然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還來干什么?”我道。

“你是不是喝酒將腦子喝懵了?”童望君看了我一眼,“我倆簽訂離婚協議的時候,就已經說明了,我有權隨時探望阿珂和小樂,你管不著。”

還有這個協議?

我見童望君說的正式,不像是假的,再說,她雖然看不慣我,覺得我不上進,但至少兩個女兒也是她的骨肉,會有這個協議并不奇怪。

“那你也該提前打個電話才對,畢竟我們現在不是夫妻,你未經過我的允許就跑到我家里來,算什么事?”在女人面前,我不能認慫,更何況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我一定要壓著她。

童望君打量了幾眼,表情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怎么,我說錯了嗎?到別人家中,不應該提前打招呼嗎?”記憶完全空白,我有些心虛,聲音大了幾分。

“你沒說錯,到別人家中的確要提前打招呼。”童望君直接推開了我,走到嬰孩床邊,抱起了被驚醒的陳樂,“不過,你可能忘記了,這個房子的房租是我付的,你現在住的地方,是我租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