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天后宮

點擊:
讓劉亦菲做自己小老婆,讓楊冪做自己的貼身丫頭,讓少女時代做自己的后宮美女。末世中,這些都是可以實現的。組建一個后宮,把自己喜歡的美女明星,養在里面,樂享其中。做一個真正的男人。

第一章 黃圣衣

公元2015年12月20日,清晨,黃姑鎮的街頭,在薄霧的籠罩下,顯得冷清。幾只寒鴉,落在枯萎的樹干上,用著黑亮的鳥喙,梳理著身上的羽毛,遠處腐爛尸體,傳出來的惡臭,聞在它們的鼻子中,讓它們嘴里的叫聲顯得興奮。

“老吳!怎么樣?三百斤大米準備好了沒有?”在干枯樹干下不遠處,一個人的聲音,發出來后,嚇得樹上的寒鴉,呼啦一聲,全部飛走了。那個人,小個子,大概三十歲的年紀,一臉饑色,身上隨便裹著一些破布衣服。這人名叫衛中!他正對著說話的人,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那少年右手拿著一根長矛,左手拿著一面鏟鍋做成盾牌,一副末世戰士標準的配置。

少年名叫吳京,一身比起衛中來,更破落的衣服穿在身上。冬季的寒風,時不時的尋找著他身上衣服的縫隙,鉆了進去,使得少年還算強壯的身體,不得不微微顫抖著。

“老衛!你也知道,末世已經三年了,能在外面搶來的糧食,都已經差不多了,你讓我從那里給你弄來這么多糧食啊!要不,我弄一些別的東西來充當一下。”吳京一副討好的臉色。

“呵呵!老吳!你要明白,這屋子里的女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格,那是大當家定下的,你想要求情,跟我說是沒用的。”衛中說著話,伸手撩開了身后,厚厚的布簾。

布簾后面,是一個小小的房間,里面收拾的還算干凈,橫對著房門的位置,一些干凈的稻草鋪在地上,在稻草上面,卷曲著十幾個年輕的女孩,這些女孩聚在一起,冷漠的眼神看著屋外的衛中還有吳京,三條單薄的被子,相連著裹在他們的身上。其中好幾個女孩的,因為被子實在太小,無法裹住的原因,就露在了外面。看著這個情況,讓人明白,這十幾個女孩,此時都是裸著身體的。

“老吳!你不是在聚集地里,有一個好兄弟叫林峰的嘛?”

“怎么了?”吳京的目光,朝著那十幾個女孩中,一個相對長得不錯的女孩看著,同時那女孩也對視著吳京。

“我聽說三當家的弟弟云天,看上了林峰的妹妹,說是愿意花八百斤大米來買,可這小子不答應。”

“哼!這事我當然知道,老衛!你在聚集地的時間,也不短了。你應該也知道云天是個什么貨色,他就愛玩、虐女人,仗著他大哥是我們聚集地三當家的關系,這三年來,至少有五個女人被他弄死了,外人也不敢對他怎樣。林峰的妹妹要是跟了他,估計也好不到哪去!”說起那云天,吳京臉上一怒。顯然對這家伙沒有什么好印象。

“這個事情,我自然知道,只是這云天,好像對你相中的女人,也來了興趣,上次到我這里來,特地問了一下她的價格。而且,最近我聽人說,這家伙正在湊集大米,準備買你喜歡的那個女人,你也知道,以他大哥是我們山頭三當家的關系,這區區三百斤大米,估計用不了幾天,他就能湊集到了。”衛中說完話,伸手拍了拍吳京的肩膀,嘴里小聲說道——好好想想。

“這……”吳京手中的長矛,一時間被抓得嘎嘎響著。心道著——云天想買小玉!

衛中衡京嘴里說得地方,只不過是,一個末世中,小小人類的聚集地,人數大概在一千多點。這個聚集地,有一個力2型人類帶領。

因為三年前,一種名為H的病毒橫行人間,短短一周不到的時間,讓地球上五成以上的人類,變成喪尸,幸存下來的人類,在病毒開始的一年時間里,也死了大半,能活下來的人類,除了運氣好以外,大部分都是因為H病毒刺激的關系,身體產生了進化。

人類在病毒的影響下,進化的比例不是很大,接近千分之二的水平。進化的種類,也有不同,分為四種,一為力量型,二為敏捷型,三為變異型,四為腦控型。

其中力量型和敏捷型自然很好明白,就是力量大的人類和速度快的人類,至于變異型,指的是身體的形狀發生變化的人類,有的可能長著十幾條腿,有的可能長著翅膀能飛,有的甚至能像爬行動物一般,在水中一呆就是好幾個小時。剩下的腦控型人類,指的是能用精神力控制喪尸的人類,這一種進化型人類的比例,在所有進化型人類中,占得比例是最小的,大概是所有進化型人類的百分之二左右。

這個聚集地的帶頭大哥,名叫黃建榮,屬于力量進化到2級的進化人類,這樣的進化水平,在黃姑鎮周圍的幾個鄉鎮幸存者集聚地中,也屬于不多見的。

帶頭大哥所選的居住地,是一間廢棄的中學教學樓,這個教學樓一共四層。其中第四層是帶頭大哥和他身邊的女人居住的地方,這些女人一共有二十幾個,都是年輕漂亮的姑娘,其中有五六個,算是一等一的美女,放在末世前,那都是百里挑一的,在這些美女中,最要說得,是一個末世前就挺有名氣的女明星——黃圣衣。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這個美女明星,在末世中,成為了帶頭大哥身邊的第一號女人。

清晨十點左右,聚集地帶頭大哥黃建榮所住的房間門,打開了,身前身后圍繞著四個美女的他,朝著身后看了一眼。只見在他手中,最得寵的那個女人黃圣衣,此時正裊裊走來,對方身上披著一件黑色的毛皮大衣,里面青綠色的睡衣隱約可見。胸前的位置,不知是黃圣衣故意,還是黃建榮特別要求,打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口子,嫩白色的乳肉,晃在空氣中。黃圣衣走路的步態,顯得夸張,肥跨左右大幅度擺動著。

第二章 弱女子

看著黃建榮的眼神召喚,黃圣衣臉上有了幾分笑容,低身來到了他的身邊,感受著黃建榮粗糙的手,繞過身后毛皮大衣的下沿,直接按在了自己里面白色真絲內、褲中心位置,黃圣衣臉上露出了幾分難受的神情。

看著黃圣衣臉上的神色,黃建榮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伸在對方內、褲上的一個手指,狠狠的擠了進去。幾乎半個手指,完全進入了里面。

“爺……”

“怎么?呵呵……”黃建榮笑著,同時伸在黃圣衣上的手指,肆意捏弄著,當他看到黃圣衣因為自己的玩弄,而臉上露出來的痛苦神色的時候,他臉上的笑容,顯得異常燦爛。

“爺!今天有行動。”黃圣衣不敢違抗黃建榮在她身上,所做的一切。因為她知道,她是黃建榮的。

末世中,有實力的男人,玩弄女人,那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末世社會中,被認可的事情。因為作為弱女子的黃圣衣,想要在末世中活下去,必須依靠這樣的男人,作為代價,她的身體,則完全屬于對方。

“怎么!怕自己的丑態被別的男人看到。嘿嘿……”笑著,黃建榮的目光,看著旁邊房間中,已經等在那里的一干手下。

在這些人中,就有先前在樓下房間中,打算湊集大米買女人的吳京,此時的吳京,臉色顯得不對,愁容密布在上面。站在吳京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少年個子不高不低,大概在170左右,體形顯得一般,算不上胖,也算不上瘦,那少年平淡的臉上,顯得安靜,少年右手中握著一把用10公分粗細鋼筋磨成的長矛,長矛那尖銳的頂點,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寒光陣陣。

少年的左手,是一面用高壓鍋連著兩個吊耳掛在手臂上的盾牌,鍋底漆黑的表面,說明上面經過高溫長時間的燒烤。少年名叫林峰。正是那吳京在聚集地最好的朋友。

“老吳!還在為小玉的事發愁呢?”林峰發現了身邊好朋友吳京臉上的愁容,心里明白對方在愁什么?

“哎……”心中想到了什么對不起自己兄弟的事情,所以看著林峰的眼神,吳京臉上尷尬了一下。

“沒什么好擔心的,你想我因為自己妹妹的事情,連云天都敢得罪,你那區區三百斤大米的事情,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小林!其實云天出價八百斤大米買你妹妹,也算是挺公道的事情,你干嘛不考慮一下呢?”吳京的話,顯得很小聲。似乎說話的底氣不足。

“要是換了別的什么人,只要有能力養活我妹妹,我白給也愿意,但是云天這種畜生,卻不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玩、虐女人的手段,簡直是不如。仗著他哥哥是我們這幫人的三當家,這幾年,被他收在房里的女人,少說有十來個,其中有五個被他活活玩弄死了,剩下的幾個,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傷口。每天晚上,從他房間里,傳出來的叫喊聲,就連聚集地的狗聽見了,都要退避三舍。就這么一號人,我能把我妹妹交給他嘛?”

“說不定他會變好呢?”知道自己說得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幾乎微乎其微,所以說出這種可能的吳京,臉色顯得異常羞愧。

“老吳!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林峰還想追問什么的時候,單手揉著黃圣衣,身后跟著兩個美、艷、婦的黃建榮走了進來。

“別吵了!大當家要講話了。”聚集地的三當家,就是那云天的哥哥——云長路站出來講話了。那云長路長得跟個瘦猴一般,身上臉上,沒有掛幾兩肉的樣子。作為一個敏1型進化人類,云長路看著講臺下面三十幾個普通人類戰士,眼色顯得輕蔑。就像是看著一群螻蟻一般。

推開了身邊的黃圣衣,黃建榮目光掃了一下講臺下的那些手下。嘴里說道——兄弟們!今天把你們召集起來,是因為有任務要做。本來這樣的事情,不需要我出面,大家直接出去做就是了,但是因為這次出任務,有一些新入伙的兄弟要參加,所以一些規矩我要來說一下。免得到時候發生了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傷害了兄弟間的感情。

黃建榮嘴里說得,所謂不必要的事情,指的是什么,林峰心中明白,那就是到外面搶奪東西時,隊員之間會產生相互爭奪的現象。

而黃建榮嘴里說得——出任務,指的就是出去搶東西。

末世中,能活下來的人類,大部分都在城市的郊區,或者山村郊野,組建起了適合人類居住的聚集地,但是人類生存需要的糧食,大部分在各種城市建筑物中,需要幸存下來的人類去發現,去搶奪。

這些搶奪的物品中,最有價值的是糧食,其次是能源,槍械和刀具,年輕漂亮的女人,也是不錯的搶奪資源。

黃建榮手下這個聚集地,出任務的規矩是這樣的,從外面搶奪過來的物品,其中七成有參加任務的人平分,剩下的一成,有黃建榮所有,還有一成,有帶隊出任務的一位當家獲得。最后一成交公,這需要交公的一成東西,是用來養活因為出任務,而受傷致殘無法再出任務的聚集地人員。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