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妹妹來自日本

點擊:
什么!老爸要再婚了!
什么!后媽居然是個日本女人!
什么!后媽還帶了兩個拖油瓶女兒!
當老爸告訴我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斯巴達了,但我不知道,這只是我悲劇的開始而已。
……
本書秉持輕小說路線,無節操,惡搞,亂入層出不窮,誓師將吐槽進行到底!

第一卷

第1章 房間里的妹妹

俗話說,人生就像一盒沒有開封的巧克力糖,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顆到底有多特么的粘牙。我們幾乎敢肯定,這一刻是我有史以來最坑爹的瞬間,沒有之一。

我漫不經心的打開屬于自己的房門,卻看到一個陌生的人站在我的房間里,而最重要的對方竟然還是個半裸的美女!

我此時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眼前這個美女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留著過肩的烏黑長發,頭上扎了兩個可愛的羊角辮,額頭上留海有些散亂。標準的瓜子臉帶著一絲稚氣,皮膚如羊脂般白皙。彎彎的柳葉眉,靈動的杏核眼,鼻子小巧玲瓏,粉色的嘴唇像未凋零的櫻花,顯得無比嬌艷欲滴。

此時女孩的眼睛也瞪得跟銅鈴一樣大,手上還抓著剛剛脫下來的T恤,時間放佛在這一刻靜止了,我們兩個呆呆的對視了好幾秒,然后……

“啊……”頓時房間里發出震人心魄的海豚音,那威力足夠把那張靚穎,維塔斯完爆十次的音量。

對方的音波功簡直快化成了傳中的斗氣,直接把我震出房門,耳邊傳來劇烈的疼痛,我連忙捂住耳朵。

“喀嚓……喀嚓……嘩啦……”接著整個房子都如同陷入地震,茶幾上的玻璃杯直接碎裂,跟著我的節操一樣碎成了玻璃碴子。

至于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就要從今天早上開始說起了。

“兒子,快起床,跟我去接人了。”當我還躺在床上睡了迷迷糊糊的時候,老爸走到我房間里,大聲喊道。

房間里的空調開著最低溫度呼哧的吹著,即使在大熱天我也裹著被子,很是享受。

我有些不耐煩的翻了個身,好不容易過個暑假,還不讓人睡個懶覺,換誰都不是很舒服。

對了,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霍天麟,十四歲,目前高一剛剛讀完,由于還沒讀到初三,所以這個難得的暑假時間還算充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再過幾天暑假就要過完了,我也體會到什么叫稍縱即逝。

我的老爸呢叫霍元甲,也不知道我那爺爺當初以什么心情給老爸取的這名字。雖然老爸叫霍元甲,卻跟那一代宗師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是個斯斯文文的人,也就是網絡中形容的戰五渣。

“你忘了,我昨天不是說今天要去接你小澤阿姨,正好也讓你們正式見見面,畢竟以后也是一家人了嘛。”老爸扶了扶那副足有八百度的眼睛,搖了搖還在被窩里的我。

我還是沒有理老爸,也對那個我那個未來的后媽沒有一絲期待。我大約五歲的時候親媽就離開了這個家,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老爸也不愿意多說,或許嫌棄老爸當時太窮吧。

老媽走了之后,老爸消沉了一段時間,最終還是振作起來。憑著努力終于打拼了一份事業,現在在一家大型公司當個高管,起碼不用為正常生活發愁。這不,前不久就在市中心買了一套四室一廳的房子,不過買房子的真正目的是再婚。對于老爸再婚我也沒理會反對,只得默認了。只是覺得家里以后會多出一個人總會十分不習慣,就像對一種未知生活趕到莫名的恐懼。

至于那個后媽也是老爸暑假剛開始給我提起的,好像是個從日本來的。因為老爸所在的公司是中日合資創立的,有些日本員工也不稀奇。那個女人與老爸屬于一個部門,也是離異,兩人一來二去的就產生了感情,就這樣獨身多年的老爸就淪陷了。

“額,爸,我有點頭暈,你自己去吧。”我睜了睜惺忪的雙眼,有氣無力的回答到。

我倒不是真的頭暈,只是不想去接我那個未來的后媽,畢竟我的觀念里她屬于打亂我生活的人。

“這樣啊,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啊?”老爸沒看出我在裝病,連忙問到。

“不用,我休息一會就好了。”我趕緊擺擺手,要是真的去醫院肯定露餡了。

老爸嘆了口氣,沒有勉強我,“好吧,你先休息吧,飯菜放在廚房里,起來就熱了吃點。”

我點點頭,揮了揮手,繼續蒙著腦袋假寐。

然后大門發出一聲響動,老爸已經出去了。我本想再睡個回籠覺,但一想到那個連樣子都沒見的后媽,心里就亂的不行,反而睡不著了。

最后我把被子一扔,打著哈欠走出房門。吃了點早餐,然后開始每天必做的鍛煉。三百個俯臥撐,兩百個仰臥起坐,外加每天五公里的跑步是雷打不動的。

“呵,呵,呵,呵”過了一會后,我完成了前兩項運動,有些氣喘的去洗漱一番。

洗漱臺對面的鏡子照在我的身上,映照出一副堪比斯巴達的肌肉,我滿意的笑了笑。在我這個年齡本該是天天對著日本的動作片自擼的生活,但因為老媽不再身邊,老爸又是個戰五渣,所以從小我就抱著一切都靠自己的信念活著。要想不被欺負,你就要比別人強,讓別人怕你,這一直是我的信念!

洗漱完了之后,隨口吃了老爸留下的飯菜,沒辦吧,老爸那廚藝簡直沒辦法恭維。之后我也跟著出門,完成五公里的長跑。

因為還沒有去見那日本后媽的準備,我足足跑了七八公里才停下來。然后到處逛了逛,像是陪老大爺打打太極,陪大媽跳會廣場舞,一直折騰到正午,在肚子的抗議下我回到家里。

第2章 老子不是癡漢

回到家后,果然看到客廳堆了好多個行李箱,廚房里滋滋的響著,應該正在做飯。我悄悄的看過去,果然是兩個身影,一個是老爸的,另一個背影應該就是老爸說的小澤阿姨了。

她此時背對著我,看不到長相,只知道她留著很長的頭發,如瀑布一般順滑,隨意的散開著。穿著也很普通,是一件白色的OL襯衫跟短裙,雙腿很修長,手臂和雙腿都很白皙,反正從背影來看確實有些吸引力,難怪老爸會放棄自擼的生涯跟這個女人雙宿雙棲。

廚房的聲音很吵,他們并沒有發現我回來。看著自己被汗水打濕的衣服,我準備先去換一件衣服再去打招呼,雖然不歡迎,但禮節還是要注意,我也不想在日本人面前拉低天朝人的形象。雖然,天朝人也沒啥形象了……

就這樣,我直接打開房門準備去換衣服,就看到了之前這一幕。

五分鐘后……

我帶著囧字臉端坐在沙發上,之前準備見到后媽的一堆措辭也不知道這么說了,只能保持著一副天然呆的表情。

老爸和我一起端坐在沙發上,黑著臉看著我,嘆了口氣。那個小美女則倒在后媽的懷里哭訴著,羊角辮在她肩膀上掃著,眼淚汪汪的說著日語,她們兩個離我有些距離,也沒聽出什么。好吧,就算當面我也聽不懂。

趁著這個空隙我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后媽,長相確實很漂亮,輪廓也那個小美女很像,屬于成熟版。年齡看起來大約在二十四五歲左右,之前老爸告訴我后媽有三十五歲,可見這個后媽保養的有多好,再次我不得不再次佩服老爸的眼光毒辣。

“唉,小麟啊,她可是你未來的妹妹,你怎么……”老爸嘆了口氣,帶著責怪的語氣小聲的給我說到。

我也是極其無語,誰知道她會在我房間里換衣服啊。而且門鎖在幾天前壞掉了,反鎖不了,我當時確實沒注意。

“等等等等……!”我剛想解釋,突然反應過來,還是壓低聲音問:“老爸,你開什么玩笑,不是說就娶了個老婆,怎么還帶了一個小孩過來啊!”

“呵呵,是嗎,你小澤阿姨有女兒,我不是說過會跟我一起生活的啊。”老爸扶了扶眼睛,笑了笑,裝起了無辜。

“我靠,你什么時候給我說過啊。”我忍不住罵道,隨后回過味,“老爸,你是想來個先斬后奏吧。”

我這才明白,老爸肯定怕我不同意,所以謊稱就帶了個后媽,然后順便把她女兒一起帶來,到時候我想反對也來不及了。我勒個去,你這個坑娃神爹!

我拍了拍額頭,確實來不及了。我說當初你怎么會買四室一廳的房子,還謊稱是用來做客房,到現在我才明白過來。而且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會以怎么特別的方式……

過了一會后,后媽把小美女安慰好了。小美女沒有哭了,但卻怒視著我,露出兩顆潔白的虎牙,上面還隱隱發出寒光,很像吸血鬼少女的動作。

“小麟,趕快給你妹妹道個歉!”老爸開始打圓場,對我招招手。

我搭聳著腦袋站起來,帶著不情愿的心情準備道歉,唉,誰叫咱理虧呢。

“哼,我才不要接受這個差勁的癡漢道歉呢!”小美女倒是先發話,把腦袋別過一邊。

我眼睛一瞪,你妹的,你丫才是癡漢呢。別把你們小日本的猥瑣詞用在我身上,我們這邊最多叫個流氓,色狼什么的。啊,不對,老子不是色狼!

“琉璃,不要這樣跟哥哥說話。哥哥不是故意的,不要鬧脾氣。”后媽看到小美女的態度,看了我一眼,也跟著勸到,畢竟不想第一天就鬧得不愉快。

看到后媽替我說話,我心頭一暖,對這個女人有了一絲好感。

“打滅,打滅!”小美女還是不依不饒,把頭搖著跟撥浪鼓似的。

我冷笑一聲,沒想到還是個傲嬌系的。你不接受,我還不想道歉呢,索性也把頭撇在一邊,跟她對峙起來。

老爸跟后媽都苦笑起來,沒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是這樣的結局,還真是頭疼啊。接著我們四人就這樣沉默著,氣氛極其尷尬。

“叮咚!”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門鈴。

我也感覺氣氛不舒服,索性起來去開門,看看是誰來了。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