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封神獵艷后宮記

點擊:
蕭遙,大二三好青年,好吸煙,好喝酒,好美女。經常因為口袋里沒錢開房,而和女友露宿公園打野戰!那知一覺醒來的蕭遙忽然發現自己穿越了,而且還成為三宵圣母的唯一傳人——紂王!   頭可斷,血可流,男人不可不風流。女媧,三宵,西王母,瑤池金母,蘇妲己,月姬,嫦娥,鄧嬋玉等諸多仙子美女一個都不可放過。

正文 【001】蕭遙說謊

徐徐清風拂過耳畔,一陣優雅纏綿的簫音似在九天之外翩然而起,就像遙掛云端的明月,仿似流水淙淙的幽泉,眼前孤寂凄迷的黑衣瞬間變得光輝燦爛,充滿生機。

蕭遙尋著聲音追尋而去,但見路邊盡是奇花異草,幽矮叢林,散發著沁人心脾的清香。

蕭遙明明記得自己昨夜與第九十九任女友金子在情人湖邊翻云覆雨、顛鸞倒鳳、激情纏綿,那知一覺醒來,蕭遙竟然發現自己身處荒山之中。

就算自己深處荒山也就罷了,令蕭遙苦惱萬分的是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個孩童,而且全身是傷。

在荒山里奔波里一天,滴水未進的蕭遙,本來心中已經充滿憤怒的絕望,準備等著天黑被以后慈悲為懷,舍身喂狼。

那知,遠方突然傳來一曲天籟般的美妙簫聲,精神大震的蕭遙,連滾帶爬的尋著簫聲飛奔而去。

“站住,你是誰?為何大膽擅闖三宵圣地。”

就在蕭遙心脾力盡的時候,一個帶著怒意的童音傳入蕭遙耳中,蕭遙抬頭一看,只見一個身著白衣的童子,手持藥鏟滿臉怒氣的出現在蕭遙前方三丈之處。

“小弟弟,你好啊!”

蕭遙一見是七八歲的童子,心中不由一松,滿臉堆起虛偽的笑容,向那白衣童子關切道:“你怎么一個人出現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要知道這黑夜里山上經常會有吃小孩子的兇狼出沒,小弟弟,你快點回家吧。別等兇狼來了,我一個人可護不了你啊。”

“哼,這附近沒有狼,就是有狼,我也不怕。”

白衣童子聞言,秀眉一皺,一雙靈動的眼睛左右轉了兩圈,然后右手揚起手中的藥鏟,滿臉不屑的冷哼道。

“這附近沒有狼啊。”

蕭遙聞言心中不由一喜,然后上下仔細打量一番那白衣童子,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痛聲道:“小弟弟,我今天上山采藥,不知道怎么迷了路。小弟弟,我一天都沒有吃東西了,肚子好餓,你身上帶什么吃的東西了嗎?能不能借給我一點,等我明天找到回家了路,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誰是小弟弟!你才是小弟弟呢?我已經兩千多歲了,是個大人了!”

白衣童子見到蕭遙一口一個‘小弟弟’的叫著,滿臉惱怒的說道。

“什么?”

蕭遙聞言,滿臉震驚的大聲驚呼道。

“白芍弟弟,你怎么在這里,我都找你好半天了。”

就在蕭遙心中震驚無比的時候,又一個銀鈴的清脆聲音響起。

“靈芝姐姐,你怎么來了。我剛剛逮住一個卑鄙的人類。”

那白衣童子一見來人,頓時滿臉垮了,成苦瓜之色,接著白衣童子眼睛一轉,小手一指蕭遙,滿臉得意的大聲說道。

“人類?在那里?白芍弟弟,你說的該不會是這個小乞丐吧。”

靈芝聞言頓時大喜,接著順著白芍的手指向蕭遙望去,小柳眉微微蹙,狡黠的美目盯著蕭遙上下看了一會兒,嬌說道。

“就是他!”

白芍聞言,滿目堅定,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邊蕭遙已經被兩個童子玉女的對話給嚇個半死,牙齒上下只打顫。尤其蕭遙看到那女童充滿危險信息的狡黠眼神時候,心中不由自主的一緊。

“小乞丐,你是不是迷路了呀。現在還沒吃東西吧,我這里有顆朱果,你快吃吧。”

靈芝滿臉掛著純真的微笑,腳踩小蓮步,來到蕭遙面前,白皙的小手上托著一顆火紅的果子,向蕭遙微笑道。

“我,我不。對了,小妹妹,這里是什么地方啊。”

蕭遙用眼角掃到白芍童子滿臉幸災樂禍的向自己望來,全身在一瞬間繃緊,滿臉緊張,口齒結巴顫聲道。

“這里是三宵圣山。”

靈芝女童還沒有答話,那邊白芍童子已經口快的出聲說道。

“白芍,你皮又癢癢的是不是?”

靈芝女童滿臉不悅的轉過頭去,狠狠瞪了那白芍童子一眼,然后轉過來,瓷玉般的小臉上頓起人畜無害的甜甜微笑,向蕭嬌聲關心道:“小乞丐,這里是峨眉山三宵圣地。這可是百年朱果,快吃吧。”

“峨眉山?三宵圣地?”

蕭遙聞言,雙眉扭成一團,低下頭去假裝思考東西,兩手不停的在腰間抓啊抓的,就是不伸手去接那靈芝女童手中的什么百年“朱果”“啊!”

忽然,蕭遙大叫一聲,滿臉驚疑的痛聲說道:“峨眉山三仙姑!”

“是三圣娘娘。”

白芍童子滿臉怒意的糾正道。

“哼,你就那三仙——三宵娘娘座下的采藥童子吧。你們可知道我是誰?”

得到白芍話語肯定的蕭遙,已經知道自己來到了封神時代,蕭遙眼睛一轉,心中暗想這個白芍童子應該就是被哪吒用震天弓射死的那個倒霉蛋了。蕭遙膽氣一壯,抬頭挺胸,向那白芍靈芝二童冷哼道。

“你是誰?”

白芍聞言傻傻的問道。

“你不就是一個迷路的倒霉小乞丐嗎?”

靈芝女童睜大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惡意接聲道。

“錯,我是三宵娘娘唯一親傳的關門弟子。你們怕了吧!”

蕭遙眼睛一番,大聲冷喝道,滿臉得意洋洋之色。

白芍靈芝聞言頓時臉現驚慌之色。

正文 【002】馬屁如潮

“胡說,你騙誰?白芍,給我打死這個大騙子。”

靈芝美目一轉頓時有了注意,左手往腰間一插,右手指著蕭遙,對旁邊的白芍大聲怒喝道。

“我,我去叫娘娘去。”

白芍聞言,心中猛得一顫,額頭上漸漸冒出冷汗,見到靈芝美目中迸射出兇惡毒芒,白芍臉色一片慘白,幾乎帶著哭腔的快速轉身向山上飛奔而去。

“靈芝小童,現在你怕了吧。等我的三位師尊來了,哼哼。”

蕭遙心中打鼓,臉色裝出一副老子很拽的模樣向靈芝冷聲哼道。

“我,我才不相信你是‘少主’呢?”

靈芝滿臉通紅,美目噴火的顫聲說道,說完,靈芝瞬間消失不見。

“我靠,鬼啊。”

蕭遙臉色煞白,大呼一聲,轉身就跑。沒跑兩步,蕭遙又連忙轉過身來,向山上狂奔而去,口中還不時的大呼小叫道:“師父,師父,你跑到那里去啦。”

“咯咯。”

忽然一個天籟般輕笑聲傳入蕭遙耳中,正在胡言亂語,不住惡搞的蕭遙猛的停住腳步,抬起頭來,向前尋聲望去。只見一個身著青衣的絕美女子,面帶微笑,美目中閃爍出一絲驚奇、疑惑的看向蕭遙。

就在那一瞬間,蕭遙決定施展出自己最大演技,蕭遙先是在心中醞釀一下情緒,接著兩眼直勾勾盯著那白衣女子,不一會兒,蕭遙兩眼就開始紅了起來,蕭遙先是兩肩微微一顫,接著全身都開始顫抖起來,宛如羊癲瘋發作一般,向那青衣女子慢步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等到第七步的時候,蕭遙用眼角暗算一下自己和那青衣女子兩人之間是距離。猛得大呼一聲:“師父,我可找到你了。”

說完,身如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向那白衣女子腳下狂撲而去。

“師父,嗚——我終于找到你了,嗚——”

左小飛一邊捶胸頓足、嚎啕大哭,一邊眼淚鼻涕一大把,滿臉委屈的用手趁機揩油摸向眼前的美足。

“喂,你哭好沒有啊。”

白芍心中一陣惡寒的看著蕭遙,秀眉緊皺,終于受不了蕭遙那令自己全身發麻、心中作嘔的揩油動作,強忍心中的怒火,沒好氣的大聲吼道。

“啊,怎么是你?”

蕭遙聞聲,快速帶起頭來,只見白芍居高臨下,一副怒火沖天的模樣盯著自己,心中一陣翻江倒海,作嘔不已。左小飛猛得從地上爬起來,怒視著白芍,大聲怒吼道。

“你,你想干什么?”

白芍見到面目幾近扭曲,兇神惡煞的蕭遙,心中不由一陣發毛,有些害怕的向后退去,顫聲問道。

“媽的,我說怎么是你!剛才那個美麗仙子那里去了。”

蕭遙雙目噴火,沒好氣的狂吼道。

“你是說三娘娘啊。”

白芍被蕭遙兇惡的樣子嚇壞了,聞言傻傻的問道。

“廢話,難道我是在說你嗎?”

蕭遙幾乎要抓狂了,連連怒吼道。

“三娘娘已經回去了。哦,我想起來了,三娘娘叫我帶你上山。”

白芍說完,連忙抬手打出一道仙訣,蕭遙只覺眼前一道銀光閃過,接著就發現自己坐在一個銀白色大鏟子上,向山上疾飛而去。

“小弟弟,你可不可以飛慢點,我有恐高癥。哇——”

蕭遙臉色慘白的顫聲說道,說完,蕭遙再也忍不住的在白芍的仙鏟上狂吐起來。

“白芍,你回來了。這不是剛才那個小乞丐嗎?”

靈芝笑嘻嘻的走上前來,看著白芍腳下渾身虛脫,兩眼翻白的蕭遙,再也忍不住的仰天狂笑不止。

“靈芝師姐,你快去找幾個師妹去給他清洗一下身子,三娘娘明天要件他。”

白芍不傻,看云霄臨走前滿臉笑意的樣子,蕭遙八成要鴻運當頭了。白芍連忙給靈芝使著眼色,急聲說道。

等蕭遙再次清醒過來時候,已經是三天過后。蕭遙宛如置身在一個夢幻般的仙境里,吃得是傳說中仙果,穿得是金甲寶衣。

“少主,你終于醒了。”

還沒等蕭遙回過神來,白芍那一張帶著虛偽笑容的俊俏小臉已經湊了上來。

“我打。”

蕭遙聞聲心中一顫,右拳狂轟而去,白芍頓時慘嚎一聲,仰面倒在地上。

“白芍,你怎么叫我少主,那個美麗仙子,啊,就是三娘娘呢?”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