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圣神傳承

點擊:
遠古一個圣神的門派被強敵滅亡。在當年追隨圣神的幾個門派的輔助下,后世傳承者劉淚努力在修真界、天界、神界、圣界、混沌界重鎮圣神門派的赫赫威名!
關鍵詞:法師 熱血 練功流 魔獸

第一章 遠古圣神

遠古圣界的戰神宗建立在的五座高山上。有一天,山下人山人海,把戰神宗團團包圍。戰神宗的護山大陣全部打開,原來的五座高山變成了一個非常巨大的金甲圣神,手拿巨劍,警惕地看著周圍正對準自己的五大巨劍。

在戰神宗的大殿中,圣神顛峰的宗主雄霸天對身邊的十幾個人說:“幾大門派的成千上萬的弟子組成的陣法變成的巨劍,即將攻擊我戰神宗的護山大陣。一旦護山大陣被攻破,我們這里所有的人都無一生還。敵人已經封鎖了周圍的空間,連一只蚊子都飛不出去。”

一個老道說:“在圣界的圣人、地圣、天圣、圣神、圣尊、天尊、圣祖七大境界中,很多年沒有人能突破圣神進入圣尊或以上境界了。”另一個老道士說:“我們這里的人雖然大部分都是圣神境界,但是在成千上萬的圣人、地圣、天圣組成的陣法的攻擊擊之下,我們必死無疑。”

雄霸天說:“雖然我們大部分人都是頂尖高手,但是我們的弟子太少了,幾個門派總共才十幾個人。我們對敵人的人海戰術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螞蟻太多,也會咬死大象的。”

一個老道說:“雄兄弟,我們都是你當年從仇敵手里救下的。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們的今天。”其他幾個老道說:“雄道兄的救命之恩,我們終生難忘,希望臨死前與你共同殺敵。”

雄霸天說:“各位兄弟,你們不是我戰神宗的人,是我連累了大家,我雄霸天對不起各位。”一個老道士說:“雄道兄一生光明磊落、義薄云天,我們愿意誓死追隨雄道兄。”

雄霸天說:“各位兄弟,你們不是我戰神宗的人,如果現在下山,他們可能會給你們一條活路的。何必跟著我送死呢?”一個老道士說:“雄兄弟一直以見義勇為、替天行道、行俠仗義為門派的宗旨,雖然得罪了很多人,但是雄兄弟的浩然正氣,深深地感動著我們的心靈。我們愿意誓死追隨雄兄弟,也不愿意被那幫小人囚禁起來,或者做他們一輩子的傀儡。”

十幾個人異口同聲地說:“我們愿意誓死追隨雄道兄,與戰神宗共存亡。”其中四個青年跪在地上說:“弟子愿意誓死追隨師尊,與戰神宗共存亡。”雄霸天激動地說:“各位兄弟的大義凜然、視死如歸,我非常感動。但是如果我們都死了,那么我們的門派就沒有后代傳承!”

雄霸天說:“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想出了一個妙計,可以讓我們逃出生天。”一個老道激動地說:“雄道兄有什么妙計?周圍的空間都被各大門派封鎖了,我們插翅難飛啊!”

雄霸天說:“敵人準備攻擊了,等敵人攻擊的時候,你們所有的人都進入防御圣盾內。五大陣法的攻擊太強了,連虛空都可能出現裂縫。你們趁機進入裂縫中,逃入虛空中。”

一個老道士說:“雄道兄的意思是,我們從虛空中進入神界、天界、修真界,從而建立自己的門派。”雄霸天說:“現在只有這外辦法了能夠逃出去。雖然在虛空中非常危險,可能大部分人都會死在虛空亂流中,即使進入了下界,也會被天道降下天遣滅了肉身。但是只要還有一個人還留下魂魄沒有被滅殺,就負責把其他門派的傳承在神界、天界、修真界傳承下去。”

幾只圣獸也激動地說:“我們愿意誓死追隨主人,與戰神宗共存亡!”雄霸天對幾只圣獸說:“你們叫我作‘雄大哥’就行了,而不是‘主人’,當年雖然我救了你們,但是我從來都是把你們當作兄弟姐妹看待。你們也跟著他們走吧!你們強大的肉身防御,即使在下界的天遣的天雷的攻擊之下,肉身有可能不死。”

一個老道說:“雄兄弟,那您呢?不和我們一起進入虛空嗎?”雄霸天說:“在你們剛剛進入虛空的時侯,幾大門派肯定發現有人企圖從空間裂縫逃跑。他們肯定會會力攻擊空間裂縫,你們肯定會被虛空亂流全部吞噬消滅。我必須留下來幫你們抵擋,直到空間裂縫復合。”

戰神宗的四大長老異口同聲地說:“我們愿意留下陪宗主!”雄霸天感動地說:“四大長老你們應該也可以跟著下界的,留在圣界也是白白送死,到下界去還有可能從頭再修煉。”

一個長老說:“宗主,你一個人留下,可能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抵擋不下,如果有我們四人和你一起組成五行圣盾陣,還有可能守護到空間裂縫消失。這樣敵人就無可奈何了。”

四個青年對雄霸天說:“弟子愿意留下,與師尊共同殺敵。”雄霸天說:“你們也一起到下界去吧!記住希望你們把我一手創建立的戰神宗,在下界永遠傳承下去,有朝一日,戰神宗能在圣界、甚至在混沌中重現。”四個青年淚流滿面地說:“弟子絕對不會辜負師尊的期望!”

雄霸天說:“你們做好準備,只要空間裂縫出現就進去。幾個大門派的陣法已經完成了,現在只是在繼續吸收天地靈氣,盡可能多地增強五把巨劍的實力。敵人隨時都可能攻擊。周圍的空間和山門下的靈脈都被敵人封鎖了,護山大陣沒有吸收到天地靈氣,威力比平時大大減弱了。”

除了雄霸天和四位留下的四大長老以外,其他所有的人拿岀了十幾個玉符,在里面刻錄了本門派的功法和傳承,然后每人都送給一個。每個人都知道自己進入虛空九死一生。

一個老道說:“我們所有進入虛空的人,要在虛空中等待,直到有人在修真界、天界、神界之間飛升,才有機會從飛升通道中進入下界。大部分人都有可能死在虛空亂流之中。”

雄霸天說:“圣人私自下界,已經違反了天條。天道的威嚴神圣不可侵犯。即使成功進入了下界,也會被天遣擊殺,去血肉之身。但是我們卻別無選擇,只要魂魄還有就有希望。”

就在這時,原來圍著戰神宗的五座大陣化成的巨劍一起攻向了中心的由戰神宗的護山大陣變成的金甲圣神。“轟”的一聲,巨大的金甲圣神消失,戰神宗的護山大陣被攻破了。

雄霸天著急地說:“你們趕快準備!”早已準備好的所有人都進入了法寶圣盾之中。“轟”的一聲,在護山大陣被敵人攻破之后,圣盾也跟著破碎了,虛空中出現了一個小洞,原來躲在圣盾之中的人趁機化為一道光芒,進入了小洞中。在他們進入后,空間小洞慢慢地恢復。

從空間小洞中傳來了一陣陣哭聲:“師尊保重啊!”“雄兄保重啊!”“主人保重啊!”“四大長老,你們要保護好宗主啊!”他們有千言萬語,但是因為時間緊急,只能說一句話了。

就在空間小洞慢慢地復合縮小的時候,主持五把巨劍陣法的幾個大門派的掌門都著急地大怒道:“快攻擊空間小洞,力爭把他們滅殺在虛空亂流中,再晚一點,空間小洞就復合不見了。”原來的五把巨劍消失了,陣法形成的五條金色巨龍同時向空間小洞閃電般地沖去。

四大長老和雄霸天五個圣神境界的高手馬上就組成了新的五行巨盾陣。一個巨盾擋在空間小洞的前面,把空間小洞牢牢地擋住了。五條金色巨龍以閃電般的速度向巨盾沖去。

當五條金色巨龍沖到巨盾前面幾十米的時候,空間小洞消失了。雄霸天和四大長老終于松了一口氣。主持五大陣法的五大掌門怒吼道:“竟然給他們逃到虛空去了,真是可惡!”

雄霸天看見他們已經進入了虛空中,悲壯地說:“我戰神宗今天雖然滅亡了,但是總有一天,我戰神宗的后代徒子徒孫,一定會把戰神宗一代又一代會傳承下去,在修真界、天界的仙魔妖佛冥五個小界、神界、圣界、甚至飛升混沌界,都建立起新的戰神宗,把我一手創建的戰神宗的光明正義的浩然正氣世代相傳。”“轟”的一聲巨響,巨盾被沖擊波震散了。

雖然五條金色巨龍還沒有沖撞到巨盾上,但是五條巨龍都向中間的巨盾沖擊,產生了強烈的狂風。成千上萬的幾大門派的弟子組成的陣法巨龍,威力強大無比。即使還沒有攻擊到巨盾上,但僅僅是五龍沖擊產生的沖擊波,就把巨盾給震散了。雄霸天和四大長老身受重傷,重重地倒在地上。

眼看五條金色巨龍就要沖擊到了雄霸天五人,眼看五人就要粉身碎骨。就在這時,每一條金色巨龍突然變成了四條巨大的金色鎖鏈,以閃電般的速度,在雄霸天五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就把他們的手和腳全部都給鎖住。主持陣法的五大門派的掌門哈哈大笑。

這時,從五個方向飛來了五個小平臺,每個平臺上都有兩根五米高的金屬長桿。所有的鎖鏈鎖住五人后,就把他們拉向五個平臺上。每個平臺四根鎖鏈,兩根鎖住手往上拉,鎖在金屬長桿的頂上,另外兩根鎖住腳往下拉,鎖在長桿的下端。五人成大字形被鎖鏈拉著。

從平臺的兩個碗口大小的洞中,一會兒噴出熱火,燒五人的肉身,一會兒又噴出綠色的冷火,燒五人的魂魄。雖然不能燒死魂魄,但是比燒在血肉之身上更痛疼,五人無可奈何。

一個主持陣法的掌門冷笑著說:“我要讓你們四男一女每天都被肉身和魂魄上的雙重燃燒折磨得死去活來。”另一個掌門說:“直接滅殺你們,太便宜你們了。讓你們每天生不如死,直到壽命終結!”五個平臺飛入突然出現的一個牢籠中,牢籠飛入地底。所有人都離開了。

當十幾個地圣、天圣、圣神從空間裂縫進入虛空之后,才真正體會到虛空亂流的可怕。因為圣界在神界、天界、修真界之上,所以在虛空中,越是靠近圣界,虛空流亂就越利害,越是接近修真界,虛空亂流就越弱。在虛空中,時刻都吹著無比猛烈的狂風,只是有時很弱,有時很強,還到處都飛著無數的石頭。

這可不是普通的狂風和石頭,強如圣界的地圣、天圣、圣神,如果被擊中,都會粉身碎骨。這些狂風,就算是強大的圣神,如果不防御,都會被吹得粉身碎骨。十幾人施展法寶護身之后,就在狂風中艱難地一邊躲避巨石,一邊前進。

眾人艱難地向下面,也就是神界、天界、修真界的方向前進。可是才前進了幾個小時,狂風突然增大了,無數的巨石正好向十幾人吹來。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其中竟然有一只圣尊中期的虛空圣獸。

周圍還有十幾個域外天魔,都是天圣和圣神的修為。域外天魔沒有血肉之身,無影無形,虛空中的巨石和狂風對它們沒有任何影響,它們會進入人的靈識海中,引發心魔,也就是一個人黑暗的另一面,如果圣神被自己的心魔擊敗,它就會吞噬圣神的意識。如果圣神的境界低一點的話,它還可以直接吞噬圣神的意識。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