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一拳之最強英雄

點擊:
夏樹穿越到一拳超人世界,獲得進食強化的能力,只要不斷進食,他的身體就可以變得越來越強悍。
靠著這個能力,夏樹能否成為最強英雄?
不能!

第一章:夏樹

“這里是?”
夏樹緩緩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環境。
潔白的墻壁,白色的被子,自己躺在一張床上,床邊有個輸液支架,但上面已經空無一物。
陽光從百葉窗的縫隙中投射進來,在地上形成錯落有致的斑點。
“這是在醫院?”
夏樹立刻反應過來,他回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自己櫻島留學,為了獎金參加大胃王比賽,眼看就要得到冠軍,結果腹痛不已,昏迷了過去。
自己在醫院,那就是被人救下送到了這里。
不知道腹痛的原因是什么,但現在看來除了有些饑餓,沒有什么疼痛。
應該不是什么大事。
但不管輕重,醫藥費都不會少。
對于拮據的自己,任何花費都會讓自己承受不住。
只能期望舉辦方能夠負責醫藥費了。
夏樹想著,躺在床上,等待著醫生到來。
“吱呀。”
過了沒多久,房門忽然拉開,夏樹立刻看向房門,卻不是預料到的醫生或者護士。
站在門口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金色的頭發在腦后束起,有著一張漂亮的面孔。
她的眉毛如同柳葉,一雙明亮的眼睛散發著關切的神采,筆直的鼻梁,性感的嘴唇,一張美麗的面容讓人注目。
她上身穿著白色T恤,豐碩的胸部昂然挺立,兩條手臂如同藕芯,手里提著一個紙袋,還背著雙肩背包。
她下身穿著牛仔褲,將翹挺的臀部包裹在內,兩條筆直的長腿踩在地上,雙腳踏著一雙運動鞋。
“這人是誰?也是病人嗎?”
夏樹看著對方,又看向了另一邊的床鋪,那里空蕩蕩的。
“夏樹,你醒了。”
女人看到夏樹,神色一喜,提著紙袋走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夏樹?認識我嗎?”
夏樹心中有些疑惑,他雖然說的是日語,但是在櫻島確實有夏樹這個名(なつき),因此有人稱呼自己夏,也有人稱呼自己なつき。
“怎么了?”
女人坐在那里,將背包放在一邊,又將紙袋放下,看著夏樹,問道:“感覺怎么樣?”
“感覺還不錯,已經不痛了。”
夏樹看著女人,她詢問自己的狀況,莫非是舉辦商的人?于是夏樹試探著問道:“你是?”
“你不認識我了嗎?”
女人皺起眉頭,看著夏樹,說道:“我是你的姐姐,千秋。”
“嗯?”
夏樹瞪視著女人,問道:“你是我的姐姐?”
“你不記得了嗎?”
女人看著夏秋,皺起眉頭,神色緊張的看著夏樹。
“千秋,千秋?我確實不認識。”
夏樹晃了晃腦袋,不記得自己認識一個叫千秋的人,但是隨著夏樹不斷念叨,對這個名字越來越熟悉。
到底是誰?
夏樹不斷的回想著,千秋兩個字仿佛一把鑰匙,打開了隱藏在記憶深處的一扇門,從門縫里涌現出了無數的記憶,瞬間覆蓋了夏樹的意識。
一幕幕景象在腦海中不斷浮現,不屬于自己的記憶在腦海中出現。
“啊!好痛。”
夏樹只感覺到腦袋傳來劇痛,雙手捂著腦袋躺在那里,神情十分痛苦。
“夏樹,你,你不要動,先躺下。”
千秋大聲的喊道,在墻壁上按了鈴聲呼喊醫生,抓住了夏樹的身體。
但越來越多的記憶出現,讓夏樹腦部劇痛,只支撐了片刻,便昏了過去。
“原來是這樣。”
當夏樹再次醒來,時間已經到了傍晚,而那位叫千秋的女子,還趴在床邊休息。
清原千秋,自己的姐姐。
自己現在的名字叫做清原夏樹,今年十九歲,是z市大學大二的一名學生,和清原千秋是姐弟關系。
兩年前,兩人的父母因為怪人的襲擊而死亡,現在兩人相依為命,過著有些清貧的生活。
怪人,是這個世界威脅人類安全,會造成災害的危險群體,一般指的是變異的生物,但有時候也將人類囊括在其中。
怪人的危害巨大,但并不是無法解決。
因為人類中也誕生出了很多的強者,有的擁有強悍的身體,有的擁有強大的超能力,有的擅長武術,有的研發出了強大武器。
他們時常會站出來對抗怪人,其中一部分人被稱為英雄。
其中最有名氣的,莫過于偶像英雄,也就是日后的甜心假面,以及‘戰栗龍卷’。
沒錯,這是一拳超人的世界。
那個充滿危險,動不動就滅城的世界。
此時英雄協會還未建立,強者沒有組織起來應對災難,日后的著名英雄,現在還只是剛剛嶄露頭角。
竟然穿越了,還穿越到了一拳超人。
自己俯身的這個叫做清原夏樹的家伙,昨日怪人襲擊,因為沒有及時的進入庇護所,被怪人的攻擊波及到,昏迷了過去。
今天再次醒來,靈魂便已經換了一個人。
已經死了。
無論是自己,亦或者是清原夏樹,兩個人在各自的世界里都已經死了。
這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
“唔。”
夏樹想著,過了一會兒,旁邊趴在那里的千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夏樹,神色立刻變得欣喜,“夏樹,你醒了。”
“姐姐。”
夏樹看著千秋,露出一抹微笑。
“你記起我來了?”
千秋聽到這話,臉色更加喜悅。
“沒錯。”
夏樹點點頭說道:“你是我的姐姐千秋,我是你的弟弟夏樹。”
“果然恢復了記憶。”
千秋呼了口氣,說道:“你剛才昏倒,我喊來了醫生為你做檢查。但檢查結果沒事,醫生說你可能是受到了驚嚇,讓繼續觀察。現在看來你沒什么事情,那就太好了。”
“嗯,我沒事了。”
夏樹忍不住舉起手,做了個曲臂的動作,說道:“我現在好的不得了。”
“沒事就好。”
千秋臉上掛著開心的笑容,而后說道:“你現在餓了吧?我買了飯。”
“姐,我現在非常餓。”
夏樹點點頭,他現在十分饑餓,恨不得大吃幾碗飯。
“好。”
千秋立刻將紙袋打開,將里面的飯盒拿出來,放在床頭柜上,說道:“我給你做了最喜歡吃的玉子燒,加了番茄醬,不過好像已經涼了。”
“謝謝姐姐。”
夏樹道謝以后,連忙伸出手去拿玉子燒,但還沒有碰到,就被千秋拿手拍開。
“你沒洗手,先用筷子吃。”千秋將一雙筷子遞過來。
“好。”
夏樹接過筷子,夾了一塊玉子燒放在嘴邊,輕輕咬下。
玉子燒表面的番茄醬混合著淡淡的香味帶來甜膩的味道,隨著牙齒的合攏,溫軟的填充感在口里蔓延。
玉子燒是夏樹最喜歡吃的食物,雖然涼掉的玉子燒口感一般,但是卻依然美味。
夏樹大口咀嚼著,千秋期待的看著夏樹,問道:“怎么樣?”
“味道很好。”
夏樹咽下食物,朝著千秋伸出了大拇指,“不愧是姐姐。”
“你喜歡就好。”
千秋露出一抹笑意,顯得十分開心。
“我再來一塊。”
夏樹腹內空空,餓的不行,再次伸出筷子,夾了一塊玉子燒,放進嘴里,吞進腹中。
一塊接著一塊。
沒多久,一盒玉子燒就被吃了一干二凈,夏樹意猶未盡的咂咂嘴。
“夏樹,吃飽了嗎?這里還有飯團?”千秋將紙袋打開,將壽司拿出來。
“還有嗎?”
夏樹立刻伸手去拿,但想到了千秋說的話,連忙跑向了衛生間,洗了洗手,回到了病床旁,坐在那里,拿起壽司吃了起來。
一塊,兩塊,三塊,四塊。
夏樹止不住進食的欲望,將四塊壽司全部吃進肚子里,才感覺到腹內被填飽。
“看來你真是餓的厲害。”
千秋忍不住笑著說道:“吃了這么多。”
“抱歉,有些太餓了。”
夏樹忍不住說道,而后看著空無一物的盒子,說道:“姐姐,你還沒有吃吧?”
“我又不餓。”
千秋笑著說道,但是話音剛落,肚子就咕的一聲響。
“這……”
夏樹看著臉色漲紅的千秋,后者咳嗽一聲,說道:“我可以去食堂吃,這里有食堂的。”
“好。”
夏樹點點頭,但是卻不確定千秋會不會去,她一份的收入,要擔負兩個人的生活。
所以很多時候,他們都會自己做飯,買些限時食材和特賣,而盡量避免出去吃。
自己剛才吃的太多了些。
夏樹揉了揉頭,靠在床鋪上,神情有些懊惱。
千秋收拾著飯盒,離開了屋子,出去清洗。
以后少吃點。
夏樹想著,但這個時候,他的腹部忽然誕生出一股極其微弱的熱意,向著身體四周流淌而去。


第二章:饑餓

微弱的熱流在腹內升起,朝著身體各處流淌而去,帶來一股暖意。
“這是什么?”
夏樹感覺身體好像浸泡在溫水中,暖洋洋的,還有些發癢。
“從胃部位置出現的。”
夏樹摸著自己胃部的位置,忍不住皺起眉頭,“不會是胃部還有問題?但感覺并不是疼痛。”
熱流大概持續了七八秒,便從胃部開始減弱,直到所有的熱流消失。
“觀察一下再說。”
夏樹沒有過多的擔心,靜靜的躺在那里,神色有些無聊。
沒過多久,姐姐回來,將餐盤放下,從背包里拿出了筆記本電腦,問道:“夏樹,你現在不睡覺吧?”
“不睡覺。”
夏樹搖頭說道,“現在一點也不困。”
“那我寫份稿子。”
千秋將筆記本電腦放在床頭柜上,背部弓起,有些別扭的看著電腦。
千秋現在是新聞日報z市分部的文字編輯,負責新聞日報z市部分的審稿和編寫。
“姐姐,這樣很難受吧?”
夏樹看著千秋的姿勢,說道:“要不你來床上,把餐桌撐起,坐在床上打字。”
說著,夏樹往里挪了挪身體。
“也好。”
千秋點點頭,上了床,坐在夏樹身邊,靠著床背,將餐桌放上去。
夏樹則幫著將床背升起,千秋靠著床被,把筆記本電腦放在餐桌上,打字就輕松了許多。
千秋在那里噼里啪啦的打著字,夏樹躺在旁邊,因為病床狹小,兩人的身體緊緊靠在一起。
夏樹可以感覺到千秋身體傳來的溫熱感,這種溫暖的感覺,讓夏樹心里的惶恐減輕了許多。
來到這個世界,夏樹并不適應,心里一直縈繞著悲傷和畏懼。
悲傷是對前一個世界的留戀,對無法見到親朋好友的悲傷。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