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仙域科技霸主

點擊:
以天下為身軀,以城池為穴位,以綜合國力為真元,以發展為修行。
集團交鋒,諸天爭霸。
且看一個不一樣的修行新紀元。

第一卷:仙域

第1章 仙域

李賢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著眼前水杯大小的玉石圓柱,不錯,就是普通的玉石而已,只不過上面畫滿了鬼畫符的紋路,讓玉石有了新的功能——照明。

只要將玉石翻轉,就會發出瑩瑩的光芒,讓室內纖毫畢現;再次倒轉,就又變回普通的玉石。

“喲,還帶重力感應呀。”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前后后再瞧瞧,可怎么就看不明白。雖然結構很簡單,可也太簡單了吧:沒有導線,沒有能量來源,連儲能的位置也沒有,這是怎么做到的?”

李賢看了許久不得要領,再看看四周絕對陌生風格的房間、還有墻上貼著的無數鬼畫符物品、以及地面上怪模怪樣的物品、香爐,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到底是咋回事?我記得躺在學校宿舍睡懶覺,忽然聽到一聲巨響,自己就被一片白光包裹、漸漸失去意識。再次醒來就到這里了。”

再看了看自己明顯嫩白不少的雙手,一種恐懼襲上心頭——穿越?那地球上的我呢?不就是睡了一個懶覺嗎,至于么!

“嘶……頭好痛。”

李賢摸了摸腦袋,發現腦袋被包成了粽子。同時,一點點記憶慢慢浮上心頭。

好像自己……不對,是之前的那個意識當街調戲一個少女,不想少女竟是筑基期的小高手,這身體就被打破了腦袋,連意識也被打散了。

等等,筑基期?修仙的世界嗎?

漸漸地,更多的記憶浮上心頭。

這里,竟然……真的是一個的修仙的世界,確切的名字叫“仙域”;只是這仙域和小說里的修行世界,卻是截然不同了。

這個仙域,已經存在不知多少萬年,經過了千百萬年的醞釀,如今很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

比如,各大門派的修行功法等,早已經泄露的滿大街都是;連三清道法的精裝刻印本,全卷也只需五百兩銀子;如果單獨購買,一兩銀子一卷。如果批量購買功法秘籍,還可以打折。

總之吧,這功法廉價的能讓那些創派祖師從九幽地府中爬出來。當年為了搶一卷功法,血流成河;如今幾兩銀子就足夠了,還挑挑揀揀。誰家不放個百八十本功法秘籍都不好意思說“博學”。

也是因為修行功法滿大街都是,導致現在的仙域群雄并起。而群雄并起的結果就是——中央集權的國家出現了。每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都是一方霸主、至少也是當地的霸主。

過去的仙域,是以門派為主干、以家族等為枝葉,形成了門派‘林立’的修行體系。

中央集權國家的出現,是對傳統門派修行體系最嚴重的挑戰;比如、群毆;比如,圈占資源。

而除了國家之外,還有很多新思想、新修行、新事物,如雨后春筍般冒出。各種學說可謂是百家爭鳴、萬花齊放。總之一句話,現在的修行世界很精彩,也亂的一塌糊涂。

哦,對了,還有一點變化也很重要,千百萬年過去了,這仙域中各種天材地寶幾乎被搜刮一空,九成九的寶物早已成為傳說。功法倒是滿大街都是,低級修行者也滿大街都是,可寶物卻奇缺無比。

隨后,關于這身份的記憶也開始浮現。這身體的名字,還是李賢,16歲;但身份可不簡單,大夏國的二品大員、御史大夫李玉龍的小兒子。

李玉龍李大人可是大夏國首屈一指的“能臣”呢。這能臣有多“能”呢?

有一些人說,大夏國現在的衰敗,李玉龍有三成功勞。“賣官”這個偉大的構想,就是李玉龍大人提出來的;并得到了大夏國當今帝王高度的贊揚。當然,也得到了很多有錢人的支持與贊美。

而作為李大人小兒子的李賢、過去的李賢,當然是標準的貴公子楷模。這不,當街調戲美女,被打的魂飛魄散。

要說這李賢的資質也不差,奈何就是不好好修煉,每天和幾個鐵桿的狐朋狗友橫行霸道,比太子還要牛掰;除了好事、和喪心病狂的事情外,什么都愿意嘗試。

正翻看記憶,就聽見熟悉的叫喊聲:“賢弟賢弟,聽說你調戲女人被打破了腦袋?哈哈,哥哥我來看你了。”

李賢腦海中的相關記憶浮上心頭,霎時一頭黑線。這個家伙叫“上官勇”,是大將軍‘上官廣’之子。而這個“賢弟”的賢,不是賢良的‘賢’,是李賢的‘賢’。不過“賢弟”這倆字真的很順口。

上官勇不愧是大將軍之子,就算進李賢的房門,都是那么的有將軍氣勢——直接大腳丫子應付;可憐的房門直接被一腳踹飛。一個魁梧的少年在漫天的碎片中,大踏步走了進來。

李賢看著那支離破碎的房門大怒:“上官勇!你敢踹我的房門!”

“噫?”上官勇迷糊的看了看李賢,“賢弟,你腦子被打壞了嗎?你竟然不叫我勇哥了?”

李賢一愣,知道露餡了,趕緊說道:“我都死過一回了,你上門也不帶點禮物來!”

上官勇那直叫率啊,“我就先來看看賢弟你是否有救,再去準備禮物。要是你沒救了,哥哥我就去準備白事。但看你活蹦亂跳的樣子,我還是去準備補品吧。”

話沒說完,上官勇捏起一張風遁術的符篆,一閃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賢氣得臉色發青,指著上官勇的背影渾身發抖。果然是狐朋狗友啊!還要先來看人死活、再去準備禮物的,你真有能耐啊!

這里的動靜驚動了照顧李賢的管家,見到李賢活蹦亂跳,已過中年的管家抱住李賢嚎啕大哭,“少爺,你總算蘇醒了,老爺為你操碎了心。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嗎?一定不要隱瞞,可千萬別落下病根啊。”

看到這管家,李賢內心深處出現一絲溫暖。李玉龍忙著朝政,閑暇也要修行;因此照顧李賢的任務就落到了管家楊忠身上。

對于楊忠,過去的李賢頗有幾分父親的情懷,連帶著也影響了現在的李賢。語氣柔軟幾分:“楊叔,我很好。”

“別硬撐著。來,先躺下,讓我給你檢查下。”楊忠溫聲說著,待李賢躺下,就探出真元和神識檢查起來。許久,楊忠終于松了一口氣,“還好,看樣子那些招魂的巫師還真的是有本事。不愧是最近聲名鵲起的新流派。”

招魂?李賢眼神亂閃、心臟狂跳。

“少爺你怎么了?”

“沒事楊叔,只是想到了失魂游歷時候的一些經歷。”這一瞬間,李賢就想到了如何解釋自己的變化——如果別人懷疑的話。

楊忠又檢查一次,終于笑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失魂時候的經歷就忘了吧。”

楊忠見李賢如此“恐懼”,想來是靈魂遭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吧,這很正常。

應了一聲,李賢轉向自己最關注的目標了:“楊叔,這碧玉燈是從哪里買來的?”

碧玉燈就是李賢先前見到的發光玉石。

楊忠微微皺眉,“那碧玉燈啊,只是家中的工匠做的。一些賤業而已,少爺問這做什么?”

見楊忠皺眉,李賢知道自己露了馬腳;但心中有底,反而大方起來。“楊叔,魂游時,我見到不少有趣的事物,我想試試能否復制過來,或許對父親有很大的幫助。”

楊忠看了李賢好一會,終于應道,“少爺稍等,我這就去向老爺回報你的情況。”

等楊忠出門后,李賢眼睛亮的像燈泡:“噢耶,原來大家不怎么重視工匠啊,這就是所謂的‘遍地都是機會’吧。嗯,科技要有,改變世界從科技開始。導彈打飛劍,核彈對天劫,嘖嘖……對了,傳說仙人與天地同壽。別的先不說,就為了壽命,也要弄個仙人做做。還有,這仙域有七仙女嗎?”

穿越的后遺癥出現了,紛雜的思想、難言的心情好像一團洗衣機中的亂麻。

第2章 賤業?

卻說楊忠出了門,讓守在門外的丫鬟等幫李賢整理儀容,又讓工匠修復房門,這才來到老爺李玉龍的房間。

楊忠在房門口站定,才躬身開口:“老爺。”

“如何?”李玉龍看上去三十多歲樣子,氣度沉穩。

“回老爺,少爺已經完全恢復。經過檢查,靈魂和身體完美融合,不存在任何奪舍的情況。可以確定,少爺真的恢復了。只是少爺離魂期間,似乎有別的經歷。”

隨后,楊忠將看到的、聽到的、包括李賢的要求等等,都詳細的說了出來。

李玉龍靜靜的聽完,終于笑了,難得開了一個玩笑:“離魂期間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很正常,據說還有人見到過黑白無常、甚至是黃泉呢。既然他要工匠,就直接讓他去作坊里吧,總比出去惹事好。”

“是。”楊忠退出去后,李玉龍終于松了一口氣,揉了揉眉頭,繼續埋頭文書之中。作為大夏國的御史大夫,李玉龍也是壓力山大滴。

當管家楊忠再次回來時,李賢正愁眉苦臉呢。這李玉龍老爺也真絕,給李賢分配的丫鬟,不是年老的就是長得比較粗糙的——好吧,這是文雅的說法,直接的說法就是長得對不起觀眾。

見楊忠回來,李賢立即跳了開來,“楊叔,我爹同意了嗎?”

楊忠微微一笑,“少爺,老爺已經同意了。我們直接去工坊吧。”

李賢大喜。“真的?太好了!呀,楊叔,我爹就在書房嗎?我先去給爹請安。”

看著李賢的背影,楊忠愣了好一會,終于嘆息一聲,“請安?也許,真的是浪子回頭了。”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