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至尊仙修

點擊:
從平凡走向輝煌,從輝煌歸于平凡,奇跡與使命交錯,步步演繹傳奇。
平凡才是大道,平凡才是無極,傳說中的天行者,終于被我摘取!

第一卷 百靈老仙

第一章 罡符滅敵將,叛逃尋兄妹

咧咧的狂風吹過城樓。

俯視著城樓下方如海一般的敵兵,方雷俊俏的臉上寫滿了冷酷。緩緩地他從懷中抽出一桿筆。

潔白如玉的筆桿宛若冷月下的螢石散發著淡淡的白光,丹紅的筆頭卻如一簇燃燒跳動著的火焰,“尖、齊、圓、健”四德兼備,卻是好精美的一桿毛筆!

緩緩揮動著手中的羽扇,方雷此時的心卻并不沉穩,眼前的情景讓他想起了一年前,同樣的城樓,同樣的陣勢,那一場戰斗讓他失去了他這輩子最好的兄弟!那是他最后一次和他的大哥蘭德喝酒……

“軍師!你在干什么?!”冷冷的聲音打斷了方雷的思緒。

雙眉一皺,方雷冷冷地哼了一聲,筆桿繞手一周,橫握著毛筆,方雷向城樓下方望去。

而這一看,方雷埋藏心底一年多的怒火卻是再也抑制不住,熊熊的烈焰頓時灼熱了他的雙眼。那對眼瞳變得通紅,狠厲的雙眼瞬間鎖定了城樓下的那名將領。那身盔甲,那副嘴臉,那把血紅的長弓,就是他在一年前殺死了他的大哥——蘭德。就是這廝化成灰,方雷也可認得!

臉龐瞬間變得莊重而肅穆!不待那黑武士下令,方雷便猛地擎起了手中的筆,“撇,折,捺,橫,豎……”,筆鋒頓挫,方雷將心中那無盡的怒火盡數傾注筆端,收筆之際一道青色的符箓迅速向那將領射去!

眼看符箓飛來,敵方壓陣的魔法師當即發出道道火球與冰箭欲要擋下那詭異的符咒。可是!他們的努力似乎注定是徒勞的!魔法與符箓相遇,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些魔法竟然好似打中了空氣,一顆顆火球和冰箭透過符箓直接轟在高大的城墻上,反觀那到符箓卻如同柳絮一般,緩緩地,輕飄飄地印在了將領的盔甲上。

幾乎是瞬間!

“噼啪”一聲,突然的寂靜讓這道聲音如此突兀,所有士兵都看向隊伍前方,一團青色的電光貼著那名將領的盔甲爆了開來,勢頭之強,只是片刻,那名將領連同胯下的戰馬便化作了一堆焦炭。

“惹毛了老子,你就該死!”冷酷的撂下這么一句話,方雷轉身走了開去。黑武士默不作聲地看著離開的方雷,眼中募得閃過一道厲芒。

戰爭剛一開始,就死了將領,對方頓如潰堤大壩,士氣急轉直下,原本整齊的軍隊變成了一盤散沙,大勢已然盡去,戰斗結果自然不得而知,單方面的屠殺。

獨自回到房中,方雷坐在床上,雙手抱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來到凱旋城只有兩年,對這個世界的記憶也只有兩年。這是他時常在腦海中閃過的東西。

兩年前,方雷在戰場上醒來,睜開眼睛便是戰場,到處充滿著鮮血,殘肢與斷臂,宛如地域般的戰場!身上除了一本書和一桿筆之外再沒有任何東西,衣服沾滿了血污,破爛不堪,清理戰場的民夫只當自己是普通的士兵,便將自己抬回城內。從此之后,他便陰差陽錯的成為了凱旋城的一名雜兵。

然而只有方雷自己知道,他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因為他失去了所有的記憶,除了自己的姓名。

戰爭注定是殘酷的,好在戰爭并不是天天有。

閑暇里,方雷便跟戰友去酒肆茶館喝酒飲茶,肆意的聊天,放聲的大笑,借此抒發他們的“豪情”。

時間一長,方雷結實了蘭德。那是一個耿直熱情的漢子。兩人似乎天生注定就是一對死黨,很快他們便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一起喝酒,一起賭博,一起找女人。雖然方雷每次都開溜,每次都被蘭德追著罵童子雞,但是那些日子是他最開心的日子。

“蘭德!”方雷低聲呼喚著,霍的握緊了拳頭,“蘭德,我給你報仇了,沒有你,我也不在這里待下去了。我會前往艾倫帝國尋找你妹妹的,你就放心吧。”

說罷,方雷握緊了胸前的那個掛墜,那是半塊粗制的玉佩,是蘭德留下的唯一信物。從懷中拿出一本老舊的書籍,他那一手畫符的本領正是來自這里,這也是他升官的秘訣。

看著周圍的一切,這是他兩年來努力的成果。厭惡,心里只剩下了厭惡,對這里他再沒有半分的留戀,如果不是戰爭,蘭德也不會死去!

方雷不再猶豫,拿了幾件衣物迅速的打了包裹,肩上一搭,便沖出了房間。憑他軍師的身份,一般的士兵不敢詢問,只當他是有急事。而且他們也都知道方雷的脾氣,一但惹毛了他,自己等人只怕真的會死。

沖倒城門前,方雷停了下來,城門兩邊的護衛都是下級將領。雖然只是下級將領,卻也少不了一番的盤問。大戰告捷,全城上下都會舉辦大型的慶祝,又怎么會有人出城,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不過,擺平他們對方雷來說并不是難事,高貴的魔法師他見過,戰場上魔法的威力他也見過,但是相比起來,方雷還是感覺自己這一手“鬼畫符”的功夫要厲害得多,至少各種禁制和負面打擊,魔法是不及自己符咒的。遠遠的,方雷悄悄的掏出了毛筆,速度飛快的在手掌上畫了兩道符咒,遙遙打出。

符箓并不像魔法一般光芒四射而是悄然無聲。符箓來到那兩名將領的跟前,他們才發現,然而已經為時過晚,光芒一閃,兩名小將的神情便恍惚起來,身體一軟齊齊癱倒在地。

收拾了守門的小將,方雷從驛站的馬廄里牽出一匹棗紅色的快馬。

拉動城門一旁的把手,轟隆轟隆的機括聲音卻讓方雷狠狠地吃一驚。他漏算了機括的聲音,如此巨大的聲音任是誰都能夠聽到。當下方雷持筆狂書,轉瞬之間,三道金光燦燦的符咒躍然身前!

不出所料,城門剛放到一半,便從兩旁沖出了許多的兵將。只是這些兵將手中都是空空如也,顯然他們并沒有想到會有什么危險,完全是來看熱鬧的。然而方雷已經做好了準備,揮筆一點,空中的三道符咒迅速變化,一道符生萬般符,眨眼之間,數千道敕令定身咒激射而出!!

眾人都知道方雷符法的厲害,見符咒飛來,紛紛慌張地躲避,可是那些符咒卻像長了眼睛一般,一一尾追著打在了他們的身上。

別看符咒小巧,威力卻是不凡,一道符咒符斃倒一人,身旁的三道大符剛射出去兩道,那些兵將便都被定住了。此時城門已經四敞大亮,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揮動左手,方雷將第三道符咒打出,右手同時拉動韁繩暴喝一聲:“駕!”胯下棗紅寶馬一聲嘶鳴,一人一馬閃電般的沖了出去,不消片刻便消失在遠方。

方雷離去不多久,其他的將領也趕了過來。黑武士看到貼在眾人身上的符箓,心中一驚,伸手抓過一名將領在他的身上一震,一道白光閃過,符咒應著白光碎裂開來,而那名將領也隨之恢復了行動的能力。一番詢問,黑武士轉身將事情的經過報告給他身后的一名中年人。

那人身穿一襲華麗的長袍,袖口,褲線,胸前都鑲著美麗的紋飾和道道金邊,看那黑武士恭敬的表情,此人的身份不得而知,他正是凱旋城的城主。

“萊卡,你覺得該怎么辦呢?!”城主面色有些陰沉,大戰告捷本該高興,可是卻冒出了一個逃兵,而且還是一名軍師,這如何不讓他惱火。

“這個,城主大人,屬下以為勢必要迅速將方雷緝拿回來,畢竟他的法術很是奇特,如果讓他投奔到其他的勢力下的話,勢必會對我們將造成巨大的危機,因此,屬下認為必須……”

黑武士的話還沒有說完,城主便笑道:“哦?他的法術很特別?很奇特?那我來問你,你們兩人如若對敵,誰會獲勝?!”

“這個……”黑武士頓時支吾起來。

“哼哼,怎么?難以開口還是自愧不如?真是笑話了,想我們凱龍帝國建國一千年來,能人異士無數,光這凱旋城軍師何止上千?難道那臭小子就那么厲害?連你這七階的黑武士也要自愧不如?!”城主冷冷地質問道。

“不,不,不,城主大人,屬下并不是這個意思。”黑武士聞言頓時焦急的辯解道,“大人,不錯,我們凱龍帝國能人無數,但是也不過是,武士,魔法師,教士這三種形式而已啊。武士與魔法師能夠被帝國所利用,但是教廷的力量呢?先不說我們凱龍帝國是一個政教并存的國家,艾倫帝國,馬歇爾王朝等等西部的幾大強國,他們國家內部宗教的力量甚至已經達到能夠干涉朝政的程度,教廷的力量顯然不是我們能夠利用的。而且,即使將教廷加進來,武,教,法可有一種能夠與方雷的法術匹配?伊夫斯大人,難道您就不覺得奇怪嗎?”

“哼哼,萊卡,我想還用不到你來教育我吧?!”城主伊夫斯的面色有些冰冷。

黑武士急忙連道不敢,城主卻旋即又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城主緩緩地問道:“不過,照你這么說來,這方雷的確是有些蹊蹺……”

看著城主的笑容,黑武士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寒勁隨后小心翼翼的說道:“稟大人,以屬下看來,方雷所用的法術威力當真不凡,在戰場上竟然能夠直取敵方將領的生命,而且魔法竟然不能夠阻止他的法術!不過在下發現方雷身上沒有一點的能量,似乎僅僅依靠的是他手上的那支筆,所以……”

黑武士的話沒有說完,伊夫斯卻已經奸笑起來,“那你還不去辦?”撂下這句話之后,城主轉身便要離開,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轉身厲聲地說道:“務必將他殺咯!提著他的人頭回來見我!背叛凱龍帝國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黑武士渾身一陣顫抖,摸了一把冷汗,牽了一匹馬也跟著出了城門。

第二章 老林索命夜,得遇不老仙

方雷,他現在已經有點后悔方才的冒失了,至少他認為自己應該準備一張地圖。

凱旋城是凱龍帝國的是一座要塞,是整個帝國西方的壁壘。也正是這個原因,凱旋城的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凱旋城外乃是一片崇山與峻嶺,這是一片巨大的緩沖帶,戰爭的緩沖帶。眼前這片森林名叫慕斯森林,南北各有兩條山脈,正好將這一片森林夾在中間。

出了城門飛馳了半個多小時,大路早已消失,方雷早就已經陷入慕斯森林中了。

眼看著天色就要黑下來,四下卻都是一個模樣,方雷心里不由一陣著急。

森林雖然茂密,但是樹卻不是很高,樹影斑駁間,方雷竟然能夠看到漸漸西下的太陽,這無疑是一個天然的路標!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