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醫科男護士

點擊:
護士,雖不如醫生救死扶傷,卻是最接近病人的職業。
作為護理學院中罕見的男學員之一,蕭征的目標就是將男護士發揚光大。
在學校,賽過校花成學霸;
在醫院,強于護師保患者。
偶爾利用孫思邈真傳制點藥方,專治疑難雜癥,藥到病除!

第一章 學弟,我要

蕭征微低著頭盯著跟前不停左右搖擺的翹屁,目光落在兩只被半透明黑絲襪纏得緊緊的美腿之間,恨不得把那片幽暗看個明白。

尤其是上樓梯的時候,每上一個階梯蕭征都想著伸手去扯開只有巴掌大的純棉小短褲,把絲襪的盡頭給探個究竟。

前邊,楊晴突然停了下來,讓蕭征差點沒撞上去。

頗為尷尬的抬起頭來,蕭征干笑道:“學姐,你到底要帶我到哪去?”

楊晴聽著媚然一笑,迷人的身姿讓蕭征暗自打了個機靈,“咯咯,蕭征學弟你放心,我的好學弟,學姐怎么會害你。只是有點事想讓你幫忙,跟上就知道咯。”

看著楊晴一扭一扭的背影,蕭征不由抽了抽嘴角,頗為無奈的跟了上去。

本來打算提前來到學校為明天的開學做點準備,沒想到剛到宿舍就被叫出來了。

真是奇怪,楊晴學姐應該出去實習了,怎么還回學校?

說起實習,蕭征不由想到自己的處境,心頭別不是滋味。

他現在完全是處在一個女人窩中,別的不說,班上的男女比例說出去鐵定讓一大群狼友流口水,5:95——僅有五個男生!

這還不算最離譜,更可怕的是,周圍的老師和學校員工全都是雌性,就連大門的保安都不例外。

也難怪,這里是護理學院,而且是個專科學院,是個男人都不太可能選這里。當初他都不知道發了什么瘋,非得覺得以后的男護士好混,竟然以有史以來最高分的成績進入這個鬼地方。

當然,他也只是第二屆學生,上一屆就是楊晴這屆。

身處護理學院,男生永遠是國寶,尤其是有點陽剛之氣的男性,處境十分的危險,蕭征就是其中一個。

宿舍五人,除了蕭征,其他四個都變得有點娘娘腔,完全是被同化的節奏。而蕭征之所以能保持這樣,也只是因為他的家境比不上別人,一下課就跑出去找兼職,不然的話這會兒他都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會對女人敏感。

前邊的楊晴有意無意的回頭瞄了一眼低頭愣神的蕭征,俊俏的笑容愈來愈濃厚,無形中散發出了一股邪惡之氣……

尋思間,楊晴已經帶著蕭征來到一家旅社門口。

蕭征依然沒弄明白怎么回事,有些錯愣的四處張望,對于旅社的偏僻趕到有些不滿。“學姐,你帶我來這,不會是……”

說著猛然想到了什么,情不自禁的緊了緊身子往后退了半步。

這邊頭,女漢子強推男妹子的事可沒少發生,可他不是男妹子啊!

楊晴見狀笑得更是花枝招展,天生就是一副勾去男人心魂的模樣。“咯咯,蕭征,你想哪里去,我只是想讓你幫我搬些東西而已。走啦,好不容易抓到個免費苦力,趕緊的,咯咯……”

話雖如此,但楊晴的目光之中明顯閃過幾分不懷好意的皎潔,讓蕭征更覺得暗自發顫。

他可是護理學院里唯一的處男,這份榮耀一定要保住啊!

沒辦法,美女相邀,蕭征自然不能拒絕,只得跟著楊晴邁步走進陰森幽暗的旅社。

房間是在四樓,是一間標準間。

一邊開門,楊晴一邊回頭沖著四處張望的蕭征輕笑:“怎么,你不會還是個處的吧?好啦好啦,不開你的玩笑了,快點進來吧。”

說話間,楊晴的左手有意無意的撩動柔軟的短褲,即便光線不太好,蕭征也能看得到絲襪盡頭那若隱若現的暗紅色小內衣。

這一幕看得蕭征情不自禁的咽了口沫子,而楊晴并沒有再多說,只是帶著迷人淺笑的推門進去。

沒進門便看到放在對面的大皮箱,蕭征懸著的心也算放下了一半。看來真是自己想多了,楊晴怎么也是個赫赫有名的美女啊。

“進來啊,先進來坐一會,等會你幫我把這個箱子搬下去,我要去上班了。”楊晴依然掛著迷人的笑容,如果不是蕭征定力不錯,早就撲上去了。

蕭征進去之后,楊晴的手不經意的撥動了一下房門便輕輕的關起。

蕭征并沒有感覺什么不對,干笑的打量著房間,回頭問道:“學姐,你在哪上班?暑假一直呆在這?”

“是呀,反正回家也沒事。”楊晴說著蹦到床上,胸口波浪如潮,差點沒擠爆粉紅的T裇。

而且從蕭征的方位正好可以看到她那嫩白的深溝壑,溝壑兩邊的粉嫩一顫一顫的,極為惹眼。

裝作沒看到指著皮箱,笑道:“就這個嗎?那我現在就搬下去吧。”

“等一下啦!”沒等蕭征起步,楊晴又從床上爬起來,也沒扯下衣服掩蓋露出的肚皮,不懷好意的盯著蕭征問道,“怎么,我有這么可怕?你先喝點水,我上個廁所。”

“這……”蕭征還想說什么,楊晴已經轉身走進了衛生間。

無奈,只得安分的坐了下來。打量著屋子,對于楊晴為何還停留在著顯然還是沒太明白。

要知道,實習一般都是暑假之前就開始,那時候都已經去各個醫院報到,這會兒哪里還會回到這個破爛地方?也就只有那些找不到醫院的依舊四處游蕩,但他們也不會在學校附近停留了。

想不通,蕭征甩了甩思緒的拿起杯子,卻發現已經倒好了一杯茶水。當下又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衛生間,頗為猥瑣的把嘴巴湊上去小心品嘗起來。

這就是傳說中的間接接吻?貌似,沒聞到女人的香氣。

一邊喝著茶,一邊聽著衛生間傳來的嘩啦水生,蕭征不由幻想起楊晴蹲在衛生間的模樣。不知不覺,下腹一片火熱,一股怒火積壓其中,隨時都有可能迸發而出。

“學弟,我要……”很不合時宜的,楊晴忽然出現在衛生間門口帶著幾分撒嬌的嗲叫著。

本來就已經邪火亂竄的蕭征一聽到這等嬌柔的聲音,身子不自主的豁然站起,兩眼泛紅的死死盯著她。

卻見她已經換了衣服,只有一張浴巾裹著身子。左手抓著浴巾壓在飽滿的胸口,右手不停撩動下方,如同裙子隨風而動一般,先露出了里邊若隱若現的幽暗。

盡管她的臉色有些羞紅,但配上她那媚笑,反而讓她更顯得嫵媚,簡直是專門讓男人疼惜的種!

看到這一幕,蕭征哪里還不明白,難怪剛才喝的那杯水這么甜,原來是放了藥!

老二不聽使喚的膨脹,隱隱有些要爆炸開的感覺,可蕭征還是保持了幾分理智的往后退開,顫聲道:“學姐,你……你要干什么?”

這話讓蕭征自己都無奈,真是明知故問,到了這份上還不明白?

“嗯……”楊晴撒嬌的扭著蠻腰走出來,左手一松開,浴巾嘩啦掉落,光裸的身子顯露無遺。

乍一看,蕭征兩眼瞪得老大,恨不得把眼珠子塞到她的雙腿之間——竟然是無毛的!

不過,也正在此時,一個陰涼的念頭忽然閃過蕭征的腦海,算是把他從欲海中拉了回來。驚駭的再次往后退了半步,有些不確定的盯著她走來:“你……你是同性戀?”

終于想起剛才有什么奇怪的了,之前可是有傳言說楊晴大美女是個同性戀!

楊晴的腳步微微一滯,旋即掛上了迷人的笑容,“是啊,不過我不想做同性戀了。來嘛學弟,證明一下,我真的不是同性戀!”

“我靠!”得到答案,蕭征的腦子瞬間空白一片。被美女推倒也就算了,還是被一個同性戀的美女推倒,這讓不讓人活了!

“對不起學姐,我沒興趣!”也不知道哪來的理智,蕭征忽然冷下臉,顧不得讓楊晴撲上來,快步的沖向了門口。

楊晴并沒有追上去,在后邊好心的提醒著:“那可是很厲害的藥,你要是不解決,死了別怪我。”

說話間,楊晴的眸子泛著幾分期待與羞澀,似乎料定了蕭征會轉過身來。應該說,是個正常男人都會轉過身來。

偏偏蕭征就不正常,不然的話也不會呆在女人堆一年都沒有交女朋友——強烈的自卑心理作怪呢!

“對不起學姐,我什么也沒看見!”說著,蕭征來開門快速的往樓下竄,渾身上下卻像是火燒一般,腦子也火辣辣的差點沒失去思考能力。

“你……蕭征,你個混蛋,你不是男人!”

身后傳來楊晴的謾罵,但蕭征并沒有心思理會,雙手緊捂著脹痛的褲襠,慌慌張張的低著頭就跑。

媽呀,等會要是在大街上失去理智,隨便抓個路人過來那啥啥啥的,那豈不是更加危險?該死的,到底下的是什么藥,不會下了很多份吧,怎么感覺身子越來越輕飄飄的……

啪!

眼看著就要失去理智,蕭征忽然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強行的讓自己恢復思考能力。

不顧路人驚訝的目光,咬著牙的快速沖向護理學院,如果不是胸口懸掛著的一塊玉佩散發著一絲絲的陰涼,剛才他就已經失去了理智的撲向人群。

現在蕭征也管不了回到宿舍之后怎么辦,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走到宿舍。萬一進入護理學院之后看到形色的女人,身子不受控制的沖上去,那也只能認命了……

第二章 女人窩的可怕

蕭征也不知道自己具體是怎么回到宿舍的,只知道現在身體很難受,難受得快要爆炸了!上方冷水嘩啦澆灌下來,可是體內的火焰并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更加旺盛。

也幸好他進來的時候很理智的把衛生間的門給鎖死了,不然這會兒肯定光著身子沖出去,隨便找一頭母豬都能上。

“啊……”

大聲的哀嚎,兩只手在膨脹的老二上狠捏,可它就是不受控制的散發出一團團的火熱,迫使得他的腦子越來越不清醒。

在冷水的澆灌下,蕭征并沒有發現胸口玉佩散發出的涼意越來越濃,從正中央散發到左胸口心臟。如果不是這股涼意,他早就死了。

急火攻心,楊晴的這份藥可是厲害得緊,本來就是鐵了心的要讓蕭征服軟,沒想到他竟然敢走,這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