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御靈真仙

點擊:
大道本無術,御靈以借之!
這是一個末法的時代,也是一個御靈之道繁榮的時代。
從青眼蒼狼,白羽雷鷹,赤鱗火蟒,到鬼眼妖虎,火云猞猁,碧眼金蟾,再到九嬰,相柳,應龍,鯤鵬……
各種神秘莫測的天地之靈,驚天動地的絕世荒靈,邪異奇詭的兇魔妖靈,紛紛呈現。
各方修士,開啟了御靈修仙的全新篇章。

第1章 父親遺志

末法一零零一六年,仲秋時節。

南疆蒼山,一座百仞懸崖上,方乾元一襲青衫,面西而立。

懸崖下,是田陌縱橫,綠樹成林的風景。

里許之外,一群青磚灰瓦的樓舍聳立,在林旁露出了大半。

更遠處,遠山起伏,云霞漫天,一行大雁在天空排成人形,沐浴著夕陽的余暉緩緩移動。

方乾元久久佇立不動,仿佛化身雕像,穩穩地釘在了這崖上,他的臉龐迎著夕陽,染上了如同鍍金的顏色,不知不覺,思緒已然沉浸在回憶之中。

方乾元自幼失怙,原以為天命如此,卻不料,竟是人為所致,禍端就是父親方海在一次尋幽探秘之中無意獲得的飛仙圖錄殘頁。

飛仙圖錄乃是末法元年之前的古修秘寶,據傳其中隱藏著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能夠接引飛升,抵達彼岸,甚至令人證道長生不朽,但在末法元年的戰亂之中,圖錄被一分為九,若不能重新集齊,便是天下精英窮盡畢生之力,也無法將其破解。

方海原本只是御靈宗內,一名普通不過的人階御靈師,根本無法守住這天降的奇遇,不過短短一年便漏了行藏,無辜慘死。

他先被一名強大無比的可怕敵人以剝皮抽筋之法嚴刑逼供,奪走寶物后,又以斬斷四肢,剜掉雙目的方式折磨凌虐,最后奇蠱下毒,生生化成膿血,尸骨無存。

但那仇家沒有想到的是,此舉并未如他所愿那般抹除一切。

方海曾經在發現飛仙圖錄殘頁之地,服食過一枚銀色的無名寶丹,竟然在他走后不久重塑形體,死而復生!

這等奪天地造化的奇詭力量,絕非末法時代所擁有,方海慶幸后怕之余,越發肯定,傳說真實不假。

自那以后,方海便遠走他鄉,隱姓埋名,潛在蒼云宗治下一個世俗小國,繼續關注此寶消息,并伺機復仇。

只是他出身微寒,實力又弱小,這么做不過是癡心妄想而已。

以他的層次,甚至都再沒機會打探到圖錄和仇家的任何消息。

又因為妻女父母盡皆死在仇家手中,憤恨之余,不免哀痛自責,沒過幾年便抑郁成疾,撒手人寰,僅余之前逃亡不便,打算寄養于世俗農家,從而幸運逃過一劫的幼子方乾元。

方乾元被方海偷偷接回,共同生活了七年,從來不知此間曲折,直到方海彌留之際,才把所有秘密吐露出來。

“方大哥,你又在這里看風景,太陽都快下山,別看了,我們回去吧!”

突然,一個叫聲驚醒了方乾元。

方乾元轉頭看去,卻是一個瘦猴似的半大少年從山道走來,站在岔路口上招手高呼。

方乾元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微微點頭:“好。”

隨即提起放在身旁的一堆柴火,挑擔上肩,和少年一起從旁邊的小路順著山丘而下,往那些青磚灰瓦的樓舍走去。

一路上,少年面帶興奮,不停地跟方乾元講述著他在山間的發現,方乾元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頭,不久之后就回到了后院,和聞響而來的老門房交接過后,前往膳堂吃飯。

“方大哥,你回來了。”

“方大哥,快來,就開飯了!”

“方大哥……”

膳堂里面早已坐滿了人,絕大部分都是和方乾元差不多年紀的半大少年,盡皆一襲青衫,雜役裝束。

方乾元在這些雜役少年中間似乎威信頗高,沿途不少人都主動和他打著招呼,方乾元也一一作著回應,面上始終帶著微笑。

飯后,眾人哄散而去,相繼到了澡堂洗濯,然后回院乘涼,玩鬧。

方乾元卻獨自回屋,在黑暗之中盤坐,默默運起行院所授的入門心法。

這入門心法,是御靈訣三十三重境界之前的開竅功法,講究的是在人軀深處內景天地煉就靈元,開辟靈海,只有當這兩步成功的時候,才有可能踏入人階一轉,成為新晉的御靈師。

想要成為御靈師,自然少不得多下苦功,饒是如此,世間仍有千千萬萬的凡人窮盡畢生心血,始終無法邁過這些關口。

不過,方乾元并不感覺做到這些有多困難。

方乾元入山以來,在宗門行院習得功法,打下根基,幾月間不斷參修,嘗試,初時還因缺人引路,頗為不得要領,但很快就水到渠成,還驚動行院長老,成為了受到表彰的天才榜樣。

但蒼云宗乃是名門大派,規矩森嚴,所有世俗招來之人都要留在外院記名多年,一面觀察歷練,一面栽培,等待適齡之后通過入院考核,才能夠正式收入門墻。

方乾元只好留在外院,和其他記名弟子一起生活,成長。

轉眼多年過去,方乾元已經足有十六歲,只待下月末秋考通過,便可以獲得人生中的首個靈物,正式成為御靈師。

不久之后,靈元運轉周天,似乎又變得更加充盈濃郁了,方乾元緩緩收功,但卻依舊盤坐,繼續之前被人打斷的回憶。

他清楚記得,當年父親要自己前來拜師學藝,成為御靈師,就是為了報仇雪恨。

另一目的,卻是為了找回失去的飛仙圖錄殘頁,若有可能,甚至將其全部收集,解開這修真界中流傳多年的驚世之謎。

這也是彌補他當年的遺憾。

“乾元吾兒,為父無能,上未贍養嚴慈,下未保護妻女,如今家破人亡,孤苦無依,困頓世俗多年,還要留你受罪,實乃癡心妄想所致。”

“可是,為父實在不甘心吶!”

“憑什么,我等寒微草根就沒有出頭之日?憑什么,好不容易有個機會,也要被人巧取豪奪?”

“為父好恨!”

“可是如今,為父只能將遺志寄托于你,萬望吾兒,能夠代我了卻心愿!”

“如此為父泉下有知,方才能夠瞑目!”

在方乾元印象中,父親方海一直是個剛強漢子,卻不想,臨終之時,哭得痛徹心扉。

方海是帶著滿心不甘咽下最后一口氣的,死后猶自咬牙切齒,一副悔恨交加的猙獰模樣,這給年幼的方乾元造成了極大的震撼,加上方海死后,自己生活無依,便遵從遺命拜入蒼云宗。

如今多年過去,方乾元心智逐漸成熟,已經有了自己思想和主張,但幼時決定同樣化為執念深深扎根,心底更懷父親曾和自己講述廣闊天地的憧憬,渴望擺脫寒微宿命,見識高處風景。

而這一切,都要以通過宗門考核為先,不成御靈師,萬事休提。

第2章 御靈師

“咚!”“咚!”

隨著悠長的鐘聲敲響,蒼山之中,一直不對世俗開放,顯得有些神秘的內院山門,終于緩緩打開。

方乾元和百余名同樣來自外院的半大少年,在兩名內院執事帶領下來到了此間。

這個時候,已經是七月三十,秋考之日了。

蒼山行院將于今日舉行一場針對他們的入院考核,同時也是通靈大典。

只有在此成功收服靈物,才能成為人階一轉御靈師,進入內院。

站在高達十丈的巨大山門前,方乾元和其他人一般抬頭仰望,面上神色卻是卻一片平和。

得益于父親方海的有意教導,方乾元早已擁有遠超表面身份的見識,自然不會因為這高樓一般的山門打開而大驚小怪。

“山門已開,你們在此等候,很快就會有人前來接引。”

大門打開之后,執事們道了一聲,隨即站在原地等待起來。

突然,人群中響起一陣驚呼。

方乾元向前看去,卻見門后的峽谷中,滾滾煙塵翻騰而起,不久之后,一頭頭灰狼的身影顯現出來。

那些灰狼,竟然都是長達丈許,通體散發著微亮光芒,充滿靈蘊的狼靈。

狼群之中,有十個青色的身影顯得格外出眾,卻是身長達到二丈,比灰狼還要大上許多的巨狼。

它們如同鶴立雞群,奔跑在狼群中間,各自背上坐著一人,六男四女,都是身穿白衣的內院弟子。

“那些……那些是蒼狼和青眼蒼狼!”

“傳聞果然是真的,成為御靈師,可以驅御靈物,指揮自如!”

眾人何曾見過這種百狼奔騰的場面,不由都議論紛紛起來,直到不久之后,狼群來到巨大山門前,眾人才看清,那些青色巨狼,竟然連眼睛都同樣是青色的,周身上下,似乎縈繞著一團不停卷動的清風,毛發飛舞,說不出的飄逸。

這正是蒼山行院招牌靈物之一的青眼蒼狼,而那些略小的灰狼,則是其未進化的同類,普通蒼狼。

“師兄師姐們,參加考核的弟子都已帶到,勞煩你們了。”那兩名執事弟子道。

青眼蒼狼背上的十人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弟子撫了撫身下巨狼的毛發,然后坐直身軀,面帶笑意,朗聲道:“好了,都別看了,快快騎上蒼狼,我等帶你們入谷!”

聽到他的話,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各自懷著忐忑或者興奮的心情,爬上蒼狼背部。

這些果然都是已經被馴服的靈物,整個過程,都是安靜俯身趴下,等著記名弟子們坐穩扶好,才直起身軀。

“你們都記住,等下可要坐穩了,實在害怕的話,就老老實實趴下,抱緊蒼狼的脖子,明白沒有?”

剛才說話的那男弟子見眾人都坐上狼背之后,再次開口道。

兩名帶領他們來此的執事弟子面露笑意,各自結臨字之印,身上靈元涌動,青色的光芒憑空浮現出來。

眾目睽睽之下,光芒竟然在空中扭曲變形,呼吸之間,就形成了和那些內院弟子座下一般的巨狼形象,而后由虛而實,顯化成型。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