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指成仙

点击:
当了三百多年的小幡鬼卢悦,因为自家双胎姐姐送的一滴精血,准备去轮回转世,孰料,魔门大佬元婴自暴,正值血月当空,轮回道上,卢悦被卷进一股时光乱流当?#23567;?#20877;醒来时,却回到了身死的两年前。
重活一世,卢悦脚踏实地,走向一条不一样的仙路。
标签:世家 修仙 护短 温馨清水

第1章 轮回

莫姬山顶,阴风阵阵。被下了死命令,驱动出来的幡鬼,飘飘荡荡变幻无数恐怖的样子,朝着一众道门修士咬去。

卢悦在几个大幡鬼?#25104;?#30475;到一丝悲愤,心里也不知是叹气好,还是叹气好。她是这面上古法宝鬼面幡里唯一一个,没到结丹修为,却还时不时存有自己意识的小?#19968;鎩?br />
今日幡主丁岐山被道门二十四个元婴,使计围在这莫姬山。不管他最后能不能逃掉,他们这些幡鬼肯定都是炮?#36965;?#32780;且无人相助,从?#25628;?#28040;云散,连轮回转世都不可能。

卢悦小小的魂影夹杂在众多大的魂影中,张牙舞爪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她早受够了一早一晚,被鬼面幡阴火折磨的极刑,?#19978;?#24403;了幡鬼,她想让鬼身自己寻死都做不到。

眼看一个个前仆后继的伙伴,被那美?#25165;?#20462;随手一指,冻结成块。剑尖一点间,碎成冰渣掉到地上,卢悦眼中闪过一丝冰凉还有如释重负的解脱?#23567;?br />
对了对了,只有这样的大能,才?#39336;?#22905;和那面讨人厌的鬼面幡,彻底隔离开来。带着一点笑意,卢悦小小的魂影才到那女修面前,刚升起一股熟悉感,就被冻结成块。

眼见其他的伙伴,都被碎成渣渣。那女修,却始终没有碰她,一直死死地把她护在脚下不远的地方。

嘶……!?#32654;?#21834;!像她这样的幡鬼,除了阴火烧灼,最怕的就是冷,超过一定限度,鬼体不保。

卢悦仰面看着那女修,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么熟悉了。呵……,呵呵!这人居然是她一直想认,却再没机会喊出口的双胎姐姐。最近十几年,她不时的感觉有人在远处呼唤她,原来是她进阶了元婴中期,真的来?#20154;?#20102;。

三百多年了,看她举重若轻与丁岐山斗法。卢悦很想哭。?#19978;?#24403;了幡鬼,是没?#37266;?#27882;的。

“……丁岐?#21073;?#20320;为了这鬼面幡,由道入魔,还敢到我道门连灭两城,真当我们是泥捏得不成?”

“我呸!”丁岐山眼见他心心念念的最强法宝,鬼面幡被这二十四人彻底打破,知道今天再无生理,心生一股戾气来,“余老道,说什么我连灭两城,分明是你们使计。拿那两城之人,把我诓在此处。你们这样,?#25165;?#24403;什么正?#20332;?#22763;?”

鬼面幡一破,阴气消散。莫姬山顶因为那?#25351;?#39640;挂着的红色月亮,卢悦看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好像染了无数血迹,觉得可怖的紧。

“你这魔头,为了升级这面鬼面幡,什么事做不出来。”余老道因为那两城的十万之人,睚眦欲裂。

“哈哈哈……,我就说吗,怎么会那?#27492;场?rdquo;丁岐山发髻散乱,笑得更恐怖,“所谓正道,你们拿那两城之?#35828;?#28846;灰捉我,就不怕将来,那无数冤魂到阎王那告你们?嘿嘿!舍我之后,你们也随我一道入了魔。”

“阿弥陀佛!”一个老和?#34892;?#20102;声佛号,上前一?#21073;?ldquo;老讷为他们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往生经。他们以小我,牺牲大我!助我等捉到你这魔头,免得天下生灵涂炭,自会往极乐世界!”

外围突然现出百多个和尚,一起坐下念经。那老和尚双袖连挥之前,原本一些被碎成渣渣的新入幡鬼,个个飘荡重聚魂体。

“阿弥陀佛!投胎去吧!”

丁岐山呆住,这些人为抓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此物乃上古灵宝,?#30097;?#32423;它有错吗?”丁岐山拿着只剩一根光?#35828;?#39740;面幡,欲哭无泪,“?#28784;?#20877;给我五百万阴魂,它就是妥妥的灵宝。灵宝,灵宝你们知道吗?有了它,我就可以飞升灵界,飞升!你们懂不懂?”

“灵宝再好,它也是个魔物。而且你确定,是飞升灵界,不是魔域?……丁师兄,看看你为了这东西,害死多少人?师尊原本还有几十年的寿元,却被你气得生生吐血,早早去了。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吗?”

东亭宗的明石掌门说的痛悔异常,“当初,我们一起在洒水国与魔门相抗。那时候,你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就因为缴了这杆破败的鬼面幡,你把自?#21495;?#24471;人不人,鬼不鬼,你到底要错到什么地?#21073;?rdquo;

错?他错了吗?丁岐山可不认为自己错了,反正到现在,他们是不可能再让自己活着了,?#34892;?#20107;,不问清楚,死?#27963;?#30446;。

“我有千变面具,转换道门功法,无人能认出。你们又是如何锁定我?一步步设计,把我弄到这里的?”

现场的人,都把目光放到女修处。

“谷令则?令则——是你?你?#19981;?#25105;的对不对?”丁岐山想到什么,面上现出一片狂喜,旋?#20174;?#27809;落下来,“我就知道,你是?#19981;?#25105;的。”

谷令则只觉恶心,“你错了,我从来都没?#19981;?#36807;你。从头到尾,我的心,都只在大道。”

丁岐山面?#32456;?#29406;,“那你又是如何锁定我的?”

“……看到了吗?悦儿,我是姐姐。”谷令则灵力一点,冰块转瞬不在,卢悦小小的身影飘起来,“我知道你受苦了,今天姐姐送你入轮回。以后再也不用受阴火烧灼之苦,重新开启另一段人生!”

一滴精血,从她眉心招出,被她一?#23547;?#22312;卢悦身上。

多少年,一直飘飘荡荡,?#28216;?#36367;足实地的卢悦,终于感觉身上有了那么点重量?#23567;?br />
“姐姐?”

“对,我是你姐姐。”谷令则难掩心中酸涩,这个她从来没喊过一声妹妹的人,受了太多苦,“……娘临终的时候,还在念叨你,她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19968;?#21435;。”

“娘……?”卢悦?#34892;?#38590;受,她有两个娘,谷令则说的,一定是她们共同的娘。

“娘知道你被……,被留在国师府,心痛异常。没到半年,就去了。”

原来那个娘,也早早死了。卢悦心灰意冷,不用说,谷令则就是利用她和她的双胎感应,锁定丁岐山的。

“你帮我报仇了吗?”

谷令则一怔,面对还是只有十三岁的卢悦,说不出话来。

“……呵呵!那人是我爹?爹呢!”

卢悦哪怕是个幡鬼,这几百年对谷家的执念,也是让她不由自主,?#30475;?#28165;醒的时候,从大家的只言片语中,寻找谷家的所有消息。更何况幡主又是与谷令则爱恨交缠的人,所以听到得很多。

“……我知道,你帮他弄了筑基丹,让他寿终正寝。你真是个?#38376;?#20799;,好姐姐!”

卢悦转身,其他阴魂早早都入了轮回,她可不想跟丁岐山一处走。

“阿弥陀佛!小施主心存怨念,转世不易,老衲送你一点佛光,早入轮回吧!”

到?#23376;值?#20102;谷令则的好处,卢悦翘翘嘴角。身体因为佛光入体,暖意瞬间遍步全身,黑黑的通道不时刮过阴风,伴随着鬼哭,好像了无尽头。

正要踏进去的卢悦,突觉一股恐怖气息,从身后袭来。这种气息,在她当幡鬼的时候,曾见识过好几次,不是金丹自爆,就是元婴自爆。

这里的二十多个大能,只有丁岐山有元婴自爆的可能。当下,顾不得想别的,卢悦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希望能跑得远些。

“哈哈哈,鬼面幡是我的,就是死,它也是我的……”

身后的通道,块块碎裂,很快就要追上来了。拼命往前跑的卢悦,第一次希望自己还是那个轻飘飘到极致的幡鬼,那样的话,可以跑得快一点。

让谁也没想到的是,因为通道的崩裂,原本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月光,也照了进来。只是那血红的颜色,怎么看,怎么诡异。卢悦慌不择路下,一头扎进原先没有的黑洞里。

第2章 娘亲

傍晚,劳累一天的方二娘终于回家,端着个瓦罐,第一时间,就进到厢房。

“悦儿,悦儿,今天好受些了吗?”

温暖粗糙的手,覆在额头,卢悦终于?#34892;?#22238;过神来,眼前的女子,梳着圆髻,穿着青色的粗?#23478;?#35059;,正一?#36710;?#24515;地望着她。

“悦儿,乖!娘给你带了鸡?#24656;啵?#21507;点再睡啊!”

卢悦一怔,原来还是这个娘疼她,过来接她轮回。

张张口,嗓子堵的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睛只随着方二娘转。有多少次,在鬼幡之中,回复清明的时候,她都无数次的想起,方二娘在国师府的大殿一头撞死的样子。

方二娘麻利把粥剩好,转身轻轻扶起卢悦,帮她靠好。又把被子掀开点,见到腿上终于没再渗血,?#19978;?#19968;口气,“刘大夫说,没?#35828;?#31563;骨,?#28784;?#19981;再渗血,过个几天,肉长好,就没事了。你一个人在家,可不能乱动,要是碰着了,再出血,肉一时长不到一块儿,可有得罪受。”

卢悦看着左小腿上的缠着的东西,脑子?#34892;?#20081;。

方二娘没听到卢悦的反驳声,见她?#25104;?#21574;呆的,心中疼得紧,“你放心,我已经跟五夫人说过了。她也帮我们跟左统领打了招呼,以后,再不用跟着十三少爷。”

五夫人?那不是她的亲娘吗?卢悦再次?#33633;?#21574;地打量自己现在住的地方。一几一椅一柜,再加上自己的小床,地面上能转三个人就算不错了。这是自己当幡鬼时,最爱回忆的地方。

方二娘见她这般打量,心里抽痛,“乖悦儿,娘喂你。”

?#20081;?#35782;地张开口,一口热粥到得腹中,卢悦虽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无?#26085;?#35270;与方二娘的互动,哪?#36718;?#26159;梦中,她也不愿方二娘因为她,饿着自己一丁点。

“娘,我自己来,您也吃点吧!”卢悦拿过粥碗,连往自己口中倒了两大口。
黑龙江22选5平台
如何辨认网络彩票的官方网站 二分彩开奖地址 期特码生肖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体彩福建31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蒙牛牛奶盒装 福建十一选五讨论群 香港惠泽一波中特 淘宝快3属于什么 七乐彩票骗局 星期六有哪些彩票开奖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欢乐生肖官网 山东群英会时间表 黑龙江十一选五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