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極品小漁民

點擊:
養仙魚,種靈米,陸地之上顯豪雄。連異域,通三界,大海里面稱霸王。得秘法,習武技,笑看九州風云事。攬美女,抓財富,極品人生我為最。

第一章:臺風暴

海港漁村有三寶,魚塘、魚船、漢子好。這件事情在方圓數十里,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海港漁村這里臨近大海,有著天然的環境。所以在這里的住戶幾乎家家都有魚塘,而且每家每戶也都有出海用的漁船。尤其是海港漁村的漢子們,個頂個的都是一把過日子的好手。

如此一來,雖然說都是臨近大海。但是附近的幾個村落,與海港漁村一比,卻是相差甚遠。甚至有人不服氣,也在自家的地中開墾了魚塘。但是說來也怪,同樣的魚苗,在他們的魚塘之中成長的速度,就是沒有海港漁村的快。

如此一來,海港漁村在附近十里八村,便成為了,了不得的風水寶地。雖然這里是一片風水寶地,但是也不見得家家都過得那么如意。

楚痕是個孤兒,后來遇到進城賣魚的黃建明。被其收留之后也算是有了一個家!但是黃家并不富裕。所以楚痕在讀完高中之后就輟學回家了。雖然當時黃大哥和黃大嫂,都讓他繼續去上學。但是楚痕也只是淡然一笑,說自己對學習沒有興趣。

只有楚痕心里清楚,黃大哥家還有一個女兒比自己小不了幾歲。如此一來,要負擔兩個人的學費。對于黃大哥這個家庭來說,確實是非常困難。也正因為如此,楚痕他才選擇了,回家做一個小漁民。

“痕子,今天你們出海嗎,咱們一起搭伴走啊。”

剛剛將一個漁網曬好的楚痕,正準備回屋子的時候,忽然聽見后邊傳出了如此一聲招喚。聽到這個聲音之后,楚痕不由的就是嘴角抽動了一下。因為他聽的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村東頭的二小子。當然那是長輩這樣叫,而楚痕見到他,也得叫一聲二哥。

如果說海港漁村漢子好的話,那么二小子就是海港漁村之中男人的代表。這個家伙今年二十三四歲的年級,但是無論是他魚塘養的魚,還是他外出捕魚代回的收獲。在全村都是首屈一指的第一位!

而且就在昨天,這個家伙剛剛給自己的漁船,換了一個進口的發動機。而楚痕的漁船,還是一個柴油泵帶動的。速度慢不說,就那個動靜,隔著數里遠都聽得清清楚楚。現在聽著二小子說要和自己搭伴出海,實際上分明是炫耀自己的漁船。

“哦,是二哥呀!昨天我碰到鄰村的小鳳了,她讓我給你捎句話,過兩天到你家里去找你玩。”楚痕回過身,看了一下一眼二小子。似笑非笑地對著他說道!

聽到楚痕這話之后,這個二小子的臉色當時就白了。而且眼神之中還帶著一絲躲閃,看得出他是真的怕了。不為別的,只因為他曾經追求過小鳳幾次。結果每一次,都被對方打得鼻青臉腫。當然這其中的原因,就不足為外人道也了。

“我說痕子,哥哥,我雖然大你幾歲,但是咱倆也算是光屁股長大的吧!你小子可別跟我開這個玩笑。就那個母夜叉,我可承受不起。”二小子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不由的向四周打量一眼。似乎生怕,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被對方抓到一般。

“我說二哥,看你這話說的,咱哥倆的關系誰跟誰。你要是真不想見她,我勸你趕緊走吧。要不然再隔一會兒,可就來不及了。”看著二小子那倉皇逃竄的背影,楚痕不由得站在那里哈哈大笑。

“不就是你家養的魚比我的大嗎,不就是你每次下海都比我的收獲多嗎,不就是你家的漁船帶兩層船塢的嗎,不就是你剛換了一個進口的發動機嗎。有什么呀!用不了多久,我換一個三層船塢的。讓你跟我得瑟,丫丫的,下次我嚇死你。”

說完這句話之后,楚痕帶上一些必用的物品,向著海邊就是走去。此時黃建明正在漁船那里收拾。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出海了!

“哥,東西都收拾完了,咱們走吧!”

楚痕將一些必用品向著船里面就是一丟,隨后將綁住漁船的纜繩解開。緊接著脫下自己的鞋襪,并且將褲腿挽起。用力的將漁船推向海中!漁船脫離開腳下的沙石之后,楚痕一個翻身直接來到了船上。

“小痕,要不然今天你別去了。這幾天,你忙前跑后的,實在是累壞了。我看你還是在家歇歇吧!”黃建明看了楚痕一眼,雙眼之中流露出一絲心疼。

“哥,你放心吧,我沒事。看我的身體,吃麻麻香身體倍兒棒。”

楚痕笑嘻嘻的上了船,伸了一個懶腰之后,直接躺了下來。從這里到他們指定打魚的地方,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上船之后,楚痕干脆躺在這里先小瞇一會兒。不然的話,以他大哥的心思,一定又要將他攆下去了。

出海打魚不僅是一把子的力氣活,而且這里面也講究技巧。尤其是在收網的時候,單憑黃大哥一個人,想要將網拉回,真的是很難。但是好在,楚痕家的這個魚船比較小,而且他們的漁網相比而言也比較小。

如此一來這收網的時候,倒是省下了不少力氣。只是網小了,人倒是輕巧了,但是網到的魚自然而然也就是少了。可是沒有辦法啊,若是換大網的話,還得雇人。就憑他家這個小漁船,若是雇人都不夠人工費的。

行駛了許久之后,漁船停了下來,楚痕起身準備將船上的錨拋下去。一但將錨拋下之后,船便會固定在海面上。這樣他們在撒網打魚的時候也安全了許多!

就在楚痕將那沉重的錨攪起來,準備拋到海下的時候。他不經意間向著遠方打量了一眼,要知道出海,他可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對海面上的變化他還是非常清楚的,可是如今他就感覺到,這大海似乎有些不同尋常。

因為他看到遠方,好像有一面鏡子直立在那里。雖然隔得很遠,但是去看得非常真切。尤其是這鏡子,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樣子。雖然離得尚遠,但那種冰冷沉靜的感覺,卻是讓楚痕,第一時間就感覺得真真切切。

“哥,你看那是什么?怎么好像是一面鏡子?”楚痕一只手撫在這只錨上,隨后向著遠方指去。

黃建明向著楚痕手指的方向望去,而就在下一瞬間,黃建明就有一種亡魂皆冒的感覺。

“小痕,趕緊把錨放回原處固定好。隨后拿繩子將船上的木頭捆在救生圈上,在把你自己也捆在救生圈上。記得一定要打死結。而且最少要打十個結以上,動作一定要快!”

在喊出這句話之后,黃建明直接將漁船掉回頭,向著來的方向快速的航行而去。與此同時,他自己也是找來了一根木頭,并且綁住了幾個救生圈。隨后也將自己的身體和救生圈,牢牢的綁在一起。楚痕在聽到黃建明這句話之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照做

“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將這一切都處理妥當之后,楚痕趕緊高聲的,對著黃建明如此喊道。雖然現在他心中已經有所猜測,但卻是不敢斷定。

“臺風暴,那就是臺風暴。你看到的那面鏡子,實際上是被臺風暴卷起的海水。對了小痕,趕緊把你那木頭栓在船上。”

要知道在這茫茫的大海之中,即使在臺風暴的侵襲之下,你僥幸沒有死掉。但是一旦你脫離了漁船,就是救援的人來了,也是無處尋找你的蹤跡。因為在黃建明發現臺風暴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啟動了漁船之中的求救信號。
第二章:網盡天下系統開啟

看著大哥幾乎將油門都加到了底,整個漁船跑起來,似乎都有點發飄的樣子了。但是楚恒回頭去看的時候,去發現那臺風暴已經離自己越來越近了。看著那不斷呼嘯的海水。楚痕覺得似乎連呼吸都是不通暢了。

就在楚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巨大的海浪,直接砸到了漁船的上面。魚船經過海浪的拍擊,開始左右顛簸,這讓人有一種頭暈目眩感覺。

楚痕的頭,被兩個救生圈夾在中間。在經過這一次顛簸之后,這才能保持著清醒。而黃建明幾乎在一瞬間就被這海浪打的昏迷了過去。

第一浪剛剛退下,楚痕趁著這段時間,緊緊的呼吸了幾口氣。然而還沒有等他吸過癮,第二浪又是直接拍打到了漁船之上。這個時候的楚痕才發現,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實際上就是能夠毫無阻礙地呼吸。

隨著“咔嚓”的聲音傳出來之后,楚痕發現是和自己綁在魚船上的那連接點,竟然斷掉了。如此一來,隨著海浪的波動,他便直接飛離出了漁船的范圍。見到這一幕之后,楚痕不由得心中大叫不好。

這要是自己被海浪卷走,哪還有活命的機會。看著自己的離漁船越來越遠,楚痕的心幾乎都已經沉到了谷底。然而他還沒有想完,第三個海浪直接又將他拍在了大海的里面。在大自然的面前人類是多么的渺小。直到這一刻楚痕才深深地意識到,這句話的含義。

就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沒有想到竟然又鉆出了海面。原來是他身上綁著的木頭,和救生圈,在海浪過去之后,又浮了起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無限的感慨。如果不是大哥讓他綁在木頭上和救生圈上,恐怕就在剛才他就已經死了。

看著那無盡的大海和到處的海浪,楚痕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么辦才能夠真正的生還。而且他現在還擔心自己大哥的安危。隨著海浪不斷的咆哮和肆虐,再一次下沉的時候,楚痕感覺到自己手上,好像是抓到了什么。

雖然雙眼無法睜開,但是他依然能夠感受得到,這正是船上的那個漁網。隨后楚痕緊緊的將漁網攥在手中,他相信既然魚網就在這里,那么漁船也絕對不會太遠。只要自己與漁船離得近,那么就有求生的機會。

接下來,每一次他浮出海面的時候,都會盡量的向著四周觀察。他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那漁船究竟在不在自己的附近。皇天不負苦心人,在這一份艱難的觀察之中,他終于看到了魚船。

漁船雖然有了一些破碎,但是卻依然在海浪上漂浮。楚痕看到它就在自己的正前方,而且離自己這里還并不遠。隨后楚痕不由得在心中暗自祈禱:“滿天的神佛啊,諸天的菩薩啊,一定要保佑,千萬別出什么事。到時候保證你們讓我做什么,我都同意?”

“那你愿意加入網盡天下系統嗎?”

“愿意,愿意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楚痕稀里糊涂回答了這一句之后,就明顯的感覺到了不對。剛才好像是有一個人在和自己說話,可是不對呀,在這茫茫大海之中,哪有什么人呢?

就在楚痕心中暗自合計的時候,由于手上的慣力,漁網已經被他丟了出去。就在楚痕這一網投出去的瞬間,他竟然感覺到這一網,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如果不是他現在手中還攥著網線,恐怕還真以為這網已經丟了。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