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特種兵王在山村

點擊:
他是華夏特種兵的最強戰兵,也是敵人眼中的終極惡魔,如今解甲歸田、歸隱農林,隱藏在偏僻山村享受平靜生活。奈何是金子總會發光,清純白富美要和他結婚,美艷總裁要找他當情人,火辣警花總想把他占為己有,讓小村長很頭痛。這是一個身懷絕技的小村長,泡最漂亮的美女,喝最烈的酒,轟轟烈烈牛叉一生的故事。

第一章 美女支書

一個月前,世界特種兵界發生大震動,世界最強戰兵之一的龍王,被數名同級別的強者圍攻后下落不明。

龍王是華夏最強特種兵,實力強大無比,僅憑一人便可擊潰一個加強排。

這次任務由于涉及到了其他三大國的利益,被其他三大國的特種部隊圍攻。最終經過三天的戰斗后,三大國的特種部隊全軍覆沒,而龍王也下落不明,有傳言說是死去了。

而在戰斗現場,只留下了一片帶有龍首圖案的楓葉。

……

一個月后。

天廣市,火車站。

一個背著蛇皮袋的青年,穿著一套迷彩服,站在車站門口看著人來人往的天廣火車站。

這樣子的打扮很普通,就像是那些來天廣市打工的民工。

或許是因為青年那較好的容貌,吸引了不少女性的關注,但當看到青年的打扮時,都是搖搖頭離開了。

這青年一看就是沒什么前途的那種人。

“天廣市,十年沒有回來了。”

青年背著蛇皮袋,朝印象當中的公交車站走去,卻沒想到那地方變成了“天廣商場”。

“變化真大,不知道村民還記不記得葉秋這個名字。”青年所幸背著蛇皮袋跑回村子去,“也不知道老頭退伍轉業給我弄了什么工作。”

青年就這樣子,從天廣市的火車站,一路勻速跑出了市中心,跑出了城市邊際線,一路到了深山當中。

若是有人能夠跟著,必然會呆若木雞。

這全程的距離都超過了世界馬拉松大賽賽程的2倍之多。

……

漁山村,位于天廣市境界。

由于四面環山,與市區的交通嚴重閉塞,成了全省最貧困的村子。

此時,通往漁山村的崎嶇山路上,有個漂亮女人坐在路邊的石頭上,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踝,臉色蒼白鼻尖冒汗。

徐秀英痛苦地看著紅腫的腳踝,她來到漁山村當女支書已經3個月了,這條崎嶇的山路也就走過幾次而已,沒想到這次把腳扭到了。

她試著抬了抬腳,卻發現疼得不行,根本沒法走路。

這可怎么辦啊,天都快黑了,可這里離村子還有好幾里地。

徐秀英有點焦慮,她聽村民說,最近幾年山里面來了一條白狼,晚上最好不外出,要是在山里面單獨遇到狼的話,成年男人都會沒命的。

眼見天色漸黑,徐秀英嘗試著自己站起來,卻疼得直掉眼淚。

“有人嗎?”

徐秀英扯著嗓子喊了幾聲,連嗓子都啞了,可自己也沒帶水,心里面氣餒,想打電話吧,這山里又沒信號。

她不由得有些后悔,來漁山村當村支書,可能是個錯誤的選擇。

徐秀英本是江南富商徐家的千金,因為父母總是逼她去跟那些富二代相親,于是就離家出走,來到漁山村當了村支書,準備事業有成后再回去。

誰想到現在被困在半山中了。

明天的報紙上一定會有寫著“妙齡少女葬生深山,到底發生了什么”的新聞吧。

正這么想著,徐秀英忽然聽到了一聲狼嗥聲。

“嗷嗚!”

這一聲狼嗥悠長不息,十分古怪,像是在求饒似的,讓徐秀英聽得毛骨悚然。

徐秀英瑟瑟發抖,像是受驚的小獸,抱著雙臂躲在石頭后面。

等了很久,害怕的野獸沒有出現,徐秀英倒是有些內急了,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也每個廁所啊。

徐秀英想了想,就紅著臉,躲到后面山坡下面去解手。

“呼呼。”

就快要結束的時候,徐秀英忽然聽到了什么聲音從山坡上面傳過來,嚇得她大氣也不敢出。

“不會是那條白狼吧?”

這讓她有些恐懼,心想不會真是那白狼來了吧的時候,忽然從身后的山坡上直接跳下來一個人,站到了她的面前。

“哎呀。”

徐秀英被嚇了一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忙腳亂地打開手機照著那個人,過了好一會兒才敢抬頭去打量,見到是個活生生的人之后,才松了口氣。

有救了!

“那,那誰,我的腳扭了,能不能幫幫我?”

徐秀英盡量用可憐的語氣說道,打量著面前的這個青年,穿著迷彩服,身后背著蛇皮袋,一看就是進城打工的村民回村子了,心中頓時安心下來。

“山里哪來這么漂亮的女人?”

葉秋郁悶地看著面前的女人,女人穿著修身的小西裝,在腰部做成了收腰的款式,讓女人胸前的衣襟緊繃。

剛才他正要下山呢,聽到女人的叫聲還以為是撞鬼了,嚇得他半晌都沒敢出聲。

葉秋的視力異于常人,在暗淡的光線下,也能夠看清這個女人的容貌,頓時被驚艷到了。

這個女人有著清新脫俗的容貌,五官非常精致,堪稱完美,明星看到都會自愧不如。

男人,都是從頭看到尾的動物,先看臉,再看腿。

葉秋一往下看,就愣住了,接著鼻血就流了出來,山里面的女人什么時候變得那么開放了?

“我說你呢,能不能幫幫我?”

徐秀英見到葉秋直勾勾地看著自己,臉上有些惱怒,叫了半晌后對方沒反應,再看了看對方的視線往下一看,自己褲子還沒提起來呢,頓時尖叫了一聲,把手機往葉秋臉上扔過去。

“這么暴力干什么。”

葉秋急忙接住那手機,還是威圖牌子的,價值好幾萬呢。

“咳咳,手機還你!”

葉秋咳嗽了幾聲,把手機還給徐秀英。

徐秀英這時候已經整理好衣服了,狠狠地瞪了一眼葉秋,便接過手機,怒叱道:“臭流氓,剛才都看到什么了?”

徐秀英心里面惱怒,自己冰清玉潔二十多年,沒想到今天底都被人看光了。這事要傳出去,還讓她以后怎么嫁人?

不對不對,她本來就是為了逃婚來山區的。

“天那么黑,其實我什么都沒看到。”

葉秋老老實實說道,實際上還真沒看到,就看到白花花的一片。

“真的?”

徐秀英心里面信了大半,這時候天色已黑,正常人眼睛也沒那么好,自然看不到。

她壓根就沒想到葉秋這犢子,眼睛跟夜貓子似的,有“夜視功能”。

“真的,真的。”葉秋如小雞仔般忙點頭。

“好吧,我信你一回。”徐秀英猶豫了下說道。

“美女,這么晚還在山區里面干什么?”

葉秋問道,心想這么晚還在外面,一看就像不正經的女人,嘿嘿。

“我腳扭了,走不動。”徐秀英苦笑道。

“腳扭了?我看看。”葉秋蹲下去看了看徐秀英的腳踝,紅腫了一大圈,“挺嚴重的。”

徐秀英翻了翻白眼,要不嚴重我還能夠擱在這,大哥有點眼力行不。

“這樣吧,我去給你叫醫生回來。”葉秋站起來拍了拍雙手。

徐秀英一聽,眼睛都瞪圓了。

等等。

啥,干嘛去叫醫生?

劇本不應該你幫我回去嗎,你就不怕把一個大美人留在這里,回來一看,全都喂了野獸?

說好的套路呢?

徐秀英看到葉秋背起蛇皮袋就要走,都快暈了,連忙叫住葉秋:“等等。”

“美女,啥事?有什么困難盡管說。”

葉秋熱情道,還在想這個美女怎么不開口讓他幫忙呢,這不一開口就打蛇棍纏了上去。

“能不能,送送我回家?”

徐秀英憋了口氣,吞吞吐吐說出來,心里面恨不得把這個榆木腦袋開瓢了。

“早說嘛,小事一樁。”

葉秋點點頭,就蹲到了徐秀英面前。

徐秀英見到葉秋蹲在自己面前,就紅著臉爬上了葉秋的背。

“美女,哪個村子的?”

“漁山村。”

“這么巧,我也是漁山村的,正好順路。”

葉秋詫異道,原本還在享受背后的柔軟呢,聽了后愣了愣,村里面什么時候又有這么漂亮的妹子了。

“你肯定是外出打工回來的吧?”

徐秀英說道,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男子氣息,心跳不已,她還是第一次跟男人那么近距離接觸。

“剛退伍回來。”

葉秋如實說道。

“當兵回來啊,那感情好,現在村委會里面缺人,你要來村委會干活吧。你是退伍人員,我打個申請肯定很容易的。”徐秀英眼前一亮,興奮道,好像村里面真的很缺人似的。

“好啊。”葉秋答應道,反正轉業分配好像也是去村委會任職,置于什么職位,他當時沒問清。

“唉,實際上村委會就我一個人。”徐秀英忽然嘆了口氣,“村委會要忙很多事情,什么宣講啊、去市里面開會,村民要干農活都不想干。”

“沒辦法,村民也要討生活。”葉秋說道。

“也對大家都不容易,不過這其實不算什么。”徐秀英忽然有些咬牙切齒道,“最可恨的就是那個村長,幾個月前就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一直沒回來,村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管,他倒好,工資還照領不誤!”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