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風流農夫

點擊:
李小虎一個農二代,從山村里走出來的妖孽少年!
一個偶然的遭遇讓他不僅從丑陋無比變成了帥哥,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遭遇呢?
他開始在商場叱咤風云,無數美女眷顧風流倜儻。
風流的農夫生活又是怎么樣演繹?
且看風流農夫李小虎如何造就自己的帝國。

第一章 夢中奇遇

青山,綠水,百鳥,奇石,飛瀑……這里不是世外桃源,而是遠近聞名的靠山村。一座大山深處的小山村,四面都被大山環繞著。

今年七月的天氣比往年的這個時候熱了不少,清晨天上的太陽就顯現出它火辣辣秉xing,刺地人眼睛都睜不開了。

李小虎剛剛被爸爸李威從床上趕起來,穿上衣服向村外不遠處的小山跑去,說是小山,其實這山也有五百多米高,但是和周圍的山比起來,它算是小的了,跑必須跑。

李威拿著一根棍子在后面追趕著,只要看到李小虎慢了下來,一棍子準的招呼在他的屁股上。爸爸李威對這種活動,美其名曰:沖山。

沖山,不僅鍛煉一個人的耐力,更可以鍛煉一個人的腳力和秉xing。不論天有多寒地有多凍,或者夏有三伏,李威都會逼著李小虎去沖山,四季不斷。李威想的是,李小虎如此丑陋,肯定會被世人欺負,所以才狠下心來逼迫一向不喜學武的李小虎每天練功。

“丑兒,今天沖完山,你就可以去水庫洗澡了。”李威抬頭看了一眼天上毒辣的太陽,邊跑邊說道。

“恩。”李小虎喘了口氣,點點頭道。

丑兒,是李小虎的小名,也印證著李小虎的長相。李小虎剛出生時就顯得與眾不同,可是李威沒想到的是自己這個兒子居然越長大就變得越發丑陋。遂給李小虎取了這么一個小名。

李小虎也知道自己長相丑陋,愿意跟他玩的伙伴們幾乎沒有。這也練就了李小虎堅忍不拔的心xing,只是為了得到伙伴們的認同和接納,李小虎每次都很認真的做著每一件事情,甚至可以說做到了極致。

在學習上,李小虎的長相很不得老師們和同學們的喜歡,可是卻一如既往的好,從來都沒有跌出過第一名。李小虎每次都考的那么好,可是依然沒有得到老師們的認同,每次考完試,老師們總會抱怨道,這個丑娃,怎么又考了第一。同學們用嫉妒的眼神看著他,心想,怎么又是這個丑人得第一。

水庫在山洼里,呈半月形不大,卻容易起山風,特意整理了下衣服,李小虎找來石頭壓在脫下來的衣服上。

走到水邊,蹲下試探了下水溫,感覺涼涼的,李小虎把沾有涼水的手在前胸后背都拍了拍。

沿著水庫堤的斜坡向水深處走去,突然,一陣yin風從李小虎身邊吹過,讓李小虎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見風吹過,又往身上澆了點水讓身體適應涼涼的水。

“哈切,哈切……”

李小虎一連打了好幾個“哈切”后,用手揉了揉鼻子,沒有在意繼續往水深處走去。

沒游一會,李小虎感覺到全身乏力,一點勁都使不上。

“不好!”

李小虎內心一陣驚呼,腦海中閃過一抹jing惕。立即向岸邊游去。

“這不行,身體突然有點不舒服,得立即回去。”李小虎有些有氣無力,在心里說道。

回到家里,躺在自己的床上,李小虎感覺到腦袋昏昏沉沉,一陣困意濃烈的襲來。李小虎陷入了沉睡。

李小虎感到自己的身體飛了起來,飄飄悠悠。這種感覺對李小虎來說還是第一次,啊,居然自己會飛了,很奇怪,這是要飛到哪里去啊?

雖能飛,但不受李小虎自己控制,恍然間被未知的力量帶到了一個江南水鄉腹地,這里繁花似錦,人流如織。

咦,這不是周莊么?李小虎想著,我怎么就來到周莊了……

還沒等想完,這力量又把李小虎帶了一條逶迤清冽的小浜。只見水面上萍紅藻綠,蘆茭茂密。到了這里那未知的力量就消失了,留著李小虎站在水榭之上。

這里不不就是鎮北銀子浜么,力量消失那我怎么回去,我身上可沒錢啦。李小虎哭喪著臉看著這銀子浜,波光粼粼。一個念頭突然在腦海里閃現,人們傳說銀子浜盡頭有水一泓,下通泉源,早年不枯。水下有一古墓,非常堅固。這里埋著沈萬三的靈柩……

突然,水面波濤翻滾,一個老伯站立在水面上,穿著很古怪的衣服,這衣服就像古裝劇里的服裝,不過長得眉慈善目,絡腮胡,一臉富貴,正在那里微笑的看著站在水榭邊的李小虎。

老者看到李小虎一臉哭喪,像被偷了錢似得,不禁從水面上飄到水榭上來,慈祥地問:“李小虎,你哭喪著臉干什么?”

李小虎被突如其來的問話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不由的反問道:“老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這個,天機不可泄露。”老伯神秘的笑了笑,搖搖頭道。

李小虎摸摸筆直更加疑惑了,不過換了話題說:“那我是怎么到這里來了,難道我穿越了?”

“哦,這個我知道,你不是穿越了,是我把你召喚過來的。”老伯慈祥地摸了摸李小虎的腦袋。

“啊,你把我召喚來的?你為什么要召喚我過來?”李小虎抬頭疑惑的看著眼前這位慈祥的老者。

“在輪回中,我們注定有緣。六百三十七年了,我在這暗無天i的水冢里,等了足足有六百三十七年了。今天,我終于找到了一個頗具天資的后人了。李小虎,你可以叫我沈伯。”老伯感嘆世事的變遷如此之快。

“難道沈伯,您是沈萬三?”李小虎看著眼前這個和他在照片上看到的沈萬三有些相似,于是問道。

“不錯,我就是明朝富商沈富。”

“沈萬三?沈富?”

“您真的是沈萬三?”

“不錯,我就是沈萬三!”

李小虎感到頭皮發麻,自己怎么會遇到古人,難道自己穿越了。不過回想下,記得自己是躺在家里的床上,可以肯定的是沒有死。在上床之前,沒見發生什么穿越前的奇遇啊。這讓李小虎放心了,自己沒有重生,也沒有穿越,只是奇遇了。

簡單的幾句交談,李小虎可以肯定眼前的這位慈祥的老伯就是沈萬三,聽了他的話語,確認了他并無惡意。心里也松了口氣,可李小虎依然不敢因此掉以輕心,壯了壯膽子,和慈祥的沈萬三聊著,說:“沈伯,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您,您的墓怎么會在水下呢?”

“沈伯生前得罪了皇帝,被奪了財富,臨到中年還被發配到云南,最后客死異鄉,兒女還是很孝順的,不愿見我死了不能落葉故鄉,于是偷偷把我從云南運回,為了不讓皇帝再次發現,無奈,只能將我葬于水冢中。”

“沈伯,前程往事皆云煙,過去的就讓她過去。”李小虎不露痕跡的安慰著沈萬三,在李小虎的心里也十分的同情他的遭遇,怕他情緒低落于是問道:“沈伯,當年你為洪武皇帝出了那么多錢,幫他造了三分之一的南京都城,修的又好又快,他為什么到最后還要對你動手呢?他應該感謝你才對啊。”

沈萬三沉吟了會兒,臉上露出了微笑,說:“修筑三分之一的都城,我修的又好又快,洪武皇帝當然很感激我,還當著文武百官的面,獎勵了我一百匹上好的絲綢,賜我一塊匾。這是我最高興的事情了。”

說到這,先開始的笑容在沈萬三的臉上凝固了,一臉的悔意,飽經滄桑的聲音從喉部一字一頓的哽咽著:“哎,我真后悔沒有聽九娘話,跑去犒賞三軍,結果遭致了家破人亡。后悔啊!九娘,我對不起你。”

“往事如煙,隨風散。沈伯,你老就不要太過悲傷了。再說了,現在都過去六百多年了,還有什么看不開的呢?凡事往前看嘛,我不今天被你招來了么。”李小虎有些感傷的看著沈萬三的悲愴之情,安慰著他。

沈萬三收回思緒,慈愛的撫摸著李小虎的頭,點點頭道:“恩,你說的對。凡事往前看,差點忘了,我招你來的正事了。”

“哦,那有什么正事你說說,不會是借尸還魂?”李小虎見成功安慰好了沈萬三,開玩笑著說。

“哪有什么借尸還魂,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些東西。我見你往后的道路不是很平坦想指點你一二。”沈萬三正sè道。

“那我就要多謝你了,你該不會把你的聚寶盆給我?”李小虎想到他的聚寶盆傳說就來了興趣,笑著說。

沈萬三聽了李小虎這么說,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搖搖頭,說:“我哪來的什么聚寶盆咯,那只是世人杜撰的。其實發家致富,主要靠自己的經商天賦,外加一些機遇罷了。往后你也會走上這條道路的。”

聽到此話,李小虎有些無奈,如果他真的有聚寶盆,那留到現在,其價值之大,是無法估量的,先不說聚寶盆本身的價值,光是這分歷史沉淀,以及加沈萬三的名義,其價值可以說是無價的。

好歹高中時也看過,李小虎并沒有放棄這種夢里奇遇中應該出現的劇情猜測:“既然你召喚我來,應該會傳授些獨特的技能或者寶物之類的給我?”

第二章 整容了

“我除了可以分辨,陶瓷、絲綢、購置田產有些心得,書法、棋藝也略通一二。除此之外沒有你說的獨特技能,這個是我要給你的戒指。”

說著,伸手從口袋里掏出戒指,遞給了李小虎。

盜墓?顯然這不是李小虎想要的,不光風險高不說,還得jing通風水學,而自己對風水學可以說一竅不通。房地產炒作?一個山里的窮孩子,哪來的那么多的原始資本,明顯不現實。開個培訓班,教孩子們吟詩作對練書法?這貌似不符合現代社會的對賺錢能力的要求。

排除了這么多種可能外,李小虎還是未死心,不然沈萬三也不會千里迢迢把自己招來,試探的問道:“沈伯,你給我這枚戒指有什么用么?”

“李小虎,你指的是?”

“能點石成金嗎?”

“不能!”

“那你把它給我做什么?”

“創業經商!”

“那這個現在能夠立即發揮作用么?”

“不能,不過這個戒指可是會給你帶來好運的哦。”

“什么?有好運那還不錯!”

“不過,如果你運氣好的話,這個戒指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運氣差的話,那就得半年了,看你的資質不錯,應該等不到半年。哈哈…….”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