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紈绔農民

點擊:
異界紈绔高手重生成小農民,醒來第一件事,就讓他的小嫂子感受到了他那火熱溫度...
此后,一發不可收拾,為了證明自己活著,他開始了農場、商場、官場、武道場以及床上、沙發、廚房、田野、車里...溫暖美女的美妙奮斗人生。
“女人如同手中沙,握的緊,流得快,而我就是那挖井人。”——林云格言。

第1章證明方法

“林云!你快點給老娘醒過來!老娘還沒批準你死,你怎么可以死?”

“小云,你快醒來好不好?我以后不罵你了,行嗎?”

“小云,我知道你是在跟我開玩笑,故意裝睡嚇唬我的對不對?別調皮了好嗎?快點掙開眼睛好不好?”

楊柳鎮中醫院病房里,孟玲淚如雨下瘋狂的搖著躺在病床上已經確定死亡的林云,幾乎快要臨近崩潰的邊緣。

孟玲是林云堂哥林剛強的媳婦,得知林云出事趕到醫院卻驚聞噩耗,一時間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也是人之常情。

林云,龍國嶺北省臨江市楊柳鎮龍場村人!

父親林大龍,五年前在工地從二十米高的施工架上掉落,僥幸不死,卻落了個癱瘓!

母親楊鳳梅,兩年前死于意外車禍!

哥哥林東,比林云大六歲,已經結婚成家,與林云的嫂子在省城打工,一年都未必會回家一次。

楊鳳梅去世后,照顧林大龍的責任就落在當時才十七歲的林云身上,當時的林云還是個高中生,成績優異,但是為了照顧林大龍他卻不得不輟學回家。

林云之所以出現在醫院,是因為今年旱災莊稼收成不好,再加上當初林大龍出事之時又借了很多錢欠著,如今連大米都買不起,就要揭不開鍋了!

林云知道村子里一些村民經常會到后山采集藥材賣給藥材商,就想著碰碰運氣到后山尋找藥材,他運氣不錯,沒多久就在一處懸崖峭壁上發現了一株靈芝,由于迫切需要錢,他就決定鋌而走險爬上懸崖峭壁采摘靈芝。

所謂福兮禍所依,他剛剛爬到一半就被一條碗口粗的大蛇襲擊掉下了懸崖,重傷昏迷,被人發現送到醫院時搶救無效身亡!

“逝者已逝!就讓他好好安息吧!”

病房里還有一個中年醫生與兩個女護士,看到孟玲此刻這般模樣都心生憐憫。

孟玲或許是哭累了,鬧累了,又或許接受了林云已經死去的事實,聽到中年醫生的話忽然不哭了,不鬧了,兩眼無神的站起身來,失魂落魄的坐到床頭旁的椅子上。

中年醫生看了孟玲一眼,嘆了嘆氣對著兩個女護士吩咐道:“幫死者整理下衣物先送到停尸間,等到他家屬平靜了再來領回去!”

兩個女護士點點頭,走到病床邊幫林云整理起衣物來。

“鬼啊!”

這時,兩個女護士忽然尖叫起來,一臉恐懼的向后退去,可能是驚嚇過度,才退了兩步全身無力“噗通”坐在了地板上,顫抖著身子不斷用雙腿蹬著地板向后緩慢的移動著。

孟玲與中年醫生看了兩個女護士一眼,一臉疑惑的把目光移到病床上,正好看到林云兩手撐著坐起身來。

“鬼啊!”

孟玲與中年醫生也沒有例外,前者嚇得站起身來一臉驚恐的顫抖著身子向后退去,直接倒在身后病床上,后者跟兩個女護士一般,全身無力的坐在了地板上!

“鬼?”

林云皺了皺眉,打量著眼前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他記得正在與三個渡劫期搶奪五彩石,怎么會忽然間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還有這四個普通人是什么人?

難道這里不是皓月大陸?

想到這個可能,林云在孟玲四人身上掃過,淡淡的問道:“喂!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們又是什么人?”

孟玲四人由于驚嚇過度,根本就沒有聽清林云問什么,只是不停的點著頭,也無怪他們如此,之前林云已經確定了死亡,而且還死亡了半個多小時,要不是為了照顧孟玲的情緒,早就送到停尸間去了!

可是現在,林云忽然間像個沒事人坐了起來,不管是誰處在他們的位置上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林云揉了揉兩邊的太陽穴,明白以孟玲四人此時的狀態是問不出什么來,旋即下了病床看向孟玲,眼里閃過一絲驚艷,這個女人雖然不是處了,但身材極好,該大的地方大,該細的地方細,臉蛋也漂亮,皮膚更是白皙如水,標準的美人兒,比起他認識的那些圣女、公主也差不了多少!

“小云!我知道錯了!以前不該打你,也不該罵你,求你放過我好嗎?”

孟玲見林云看著自己內心更加恐懼了,美麗的臉蛋上不停的冒出冷汗來,生怕此刻林云會報復她。

林云微微錯愕了一下,此時他終于發現有些不大對勁了,低下頭打量了下身上的穿著,再接著摸摸自己的頭發,穿著變了,飄逸的長發也沒了,這具弱到掉渣的身體也不是自己的了,更重要的是,渡劫期的修為也沒了!

皺著眉頭,林云腦海中浮現出搶奪五彩石之時的畫面來,他搶到了五彩石,卻被一個忽然出現的蒙面人偷襲重傷昏迷,就在蒙面人要對他下殺手之時,五彩石忽然間散發出刺眼的五彩光芒抽離出他的元神包裹著進入了虛空,畫面到了這里就斷了!

不過現在,林云用腳底板都能想到,自己是占據了別人的身體復活了!

雖然現在的處境有些悲催,但至少還活著!

林云并非庸人自擾的人,很快就接受了現實,對著孟玲勾勾手指道:“美女!起來!哥向你證明一下,哥還活著!”

“真的嗎?”

孟玲有些不大相信,不過想到林云醒來之后并沒有對自己做什么,雖然還是有些緊張、害怕,但還是壯起膽子顫顫巍巍的下了病床站到了林云面前,弱弱問道:“你要怎么證明?”

林云沒有回話,眼里閃過一絲邪笑,忽然攔過孟玲的頭低頭就吻了上去,好嫩的小嘴,好甜蜜的感覺?

忽然被林云強吻,孟玲身子瞬間僵住,大腦空白,只感覺到一條充滿熱度的舌頭在自己嘴里攪動著。

林云品嘗了一會才心滿意足撤離,看著呆愣中的孟玲問道:“你感受到我的溫度了嗎?”

“感受到了!”

孟玲木納的點點頭,也就在這時,她才感覺到胸前的飽滿好像被什么按住,下意識低頭一看正好見到林云的大手不知道何時按在了上面,紅著臉問道:“你的手......”

“這只是個意外!”

林云捏了兩下才收回手來,一本正經的解釋道:“剛才親你我肯定會緊張,而人一緊張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想要抓點什么東西,所以,我的手不小心才按到那里!”

“那你為什么還要捏了兩下?”

孟玲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只是這時忽然想到了什么,俏臉瞬間變得一陣青一陣白的,竟然一把將林云推倒在病床上直接變身女騎士騎了上去,又撕又撓又咬,場面十分血腥瘋狂!

此時,中年醫生與兩個女護士尷尬的站起身來,他們要是還看不出林云沒有死的話那就是智商有問題了,雖然不知道林云為什么忽然活了過來,但眼前這種場景已經不合適他們繼續呆下去,識趣的離開了病房。

“美女!淡定點!”

林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孟玲的雙手翻身將其壓在身下,一臉委屈的說道:“我剛只不過是向你證明我還有溫度,還活著,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

“你混蛋?我可是你嫂子?可是你剛剛都對我做了啥?”孟玲又羞又怒瞪著林云。

呃!老天爺!你他媽||的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這玩笑可是一點都不好笑!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林云縱然還想多壓著美人享受一會,但此刻也只能起身退到一邊去。

孟玲站起身來整理著凌亂的衣服,想著剛剛林云對她的所作所為,她竟然還有種莫名的興奮,孟玲啊孟玲!你這是犯賤嗎?今天發生的一切要是傳了出去你以后還有臉見人嗎?

越想越羞,越想越氣,孟玲咬牙切齒的瞪著林云,都是怪這個臭小子,要不然自己哪會這么尷尬?

林云看到孟玲的目光,忽然腦袋一陣暈眩,腦海之中竟然多出了一些信息來,而這些信息之中正好有關于孟玲的,頓時間一個頭兩個大。

不過好歹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林云眼珠子轉了轉,兩眼一翻直接倒在旁邊的病床上,“昏迷”了過去,同時還口吐著白沫。

“小云!你怎么了?”

見狀,孟玲一臉焦急的彎下身搖了下林云,見沒有絲毫反應連忙離開病房去叫醫生。

一分鐘不到,孟玲就帶著之前的那個中年醫生和一個護士急急忙忙的返回了病房。

醫生先伸手試了下林云的鼻息,發現極其微弱,緊跟著再用聽診器聽了下心跳,頓時臉色忽然大變,“病人心跳即將停止,立即準備電擊!”

電擊!

林云差點郁悶得吐血,裝個暈還搞出這么多麻煩了,要是被那玩意電一下,不會直接把我弄熄火了吧?

就在醫生手中的玩意即將落到他身上的時候,迷迷糊糊掙開眼睛呢喃道:“發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什么都不記得了?好像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醫生反應還是很快的,聽到林云的話連忙收回了手,一臉疑惑,不是心跳都快停止了嗎?怎么忽然醒來了?不過想到林云死了都還能活過來,也就見怪不怪了!

“你好好休息一下,千萬不要再做什么激烈的運動!”中年醫生誤以為林云與孟玲之前干了啥羞羞的事情,于是好心的囑咐了幾句帶著護士離開了病房。

孟玲臉色羞紅得像熟透了的紅蘋果,有心想要罵上林云幾句,但想到中年醫生囑咐的話也只能忍了下去,可繼續呆在這里必定十分尷尬,于是她干脆轉身直接離開了病房。

第2章小云你夠了

次日。

林云與孟玲吃過早餐,找醫生來檢查了一下身體沒有什么問題便辦理了出院手續!

林云兩人離開醫院就趕往車站坐車,由于昨天的尷尬,兩人一路上都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還好楊柳鎮距離龍場村村并不算遠,半個小時左右班車就到村口停下,結束了兩人之間尷尬的氣氛!

村口有一棵三個成年人才可以圍嚴實的核桃樹,此時,核桃樹下停著一輛白色的越野車,一群村民圍在周圍議論紛紛。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