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鄉村小醫師(劉旭)

點擊:
劉旭是個孤兒,由玉嫂和鄉親們一塊撫養長大。學成歸來的他在村里當起了村醫。情竅初開的少女,含苞待放的御姐,寂寞孤獨的寡婦,盼夫歸來的少婦。總之,各色女人都成了劉旭需要醫治的對象。原以為鄉村生活會很無聊,沒想到也可以如此的活色生香……

第001章 王艷大姐

這會兒,背著雙肩包的劉旭正站在馬路邊上的樹下乘涼。乘涼是其次,他正在等過路車,他的目的地是生他養他的大洪村,學成歸來的他打算在村里開個小診所,替鄉親們看病。

在劉旭三歲的時候,他爸媽就生重病走了,之后他就跟那時候就已經是寡婦的玉嫂一塊過日子。玉嫂身子弱,不會干重活,所以那時候他和玉嫂基本上都沒什么收入,就靠著種菜以及鄉親們的接濟過日子。

說得夸張一點,劉旭就是大家的孩子,嬸嬸嫂嫂之類的口水他都吃過,甚至連女乃水也吃過。

雖說小時候的日子很苦,可劉旭還是很爭氣的。

這不,剛醫科大學畢業的他就打算回來報答鄉親們了。

不過,劉旭專攻婦科。

大洪村又被稱為留守村,因為地理環境問題,本地基本上沒辦法賺錢,所以有力氣或者頭腦好用的村民都在外省或省內挺遠的地方打工,留下來的基本都是小孩、婦女或者是老人,其中很多丈夫為了賺錢都不得不將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扔在家里。

所以呢,年輕力壯的男人在村里是很吃香的,尤其是干重活的時候。

想著已有大半年沒有見到玉嫂,劉旭都想直接走回去。可這大夏天的,要是走上一個小時,估計劉旭就中暑,然后由醫生變成病人了。

等了十多分鐘,看到一輛拖啦機經過的劉旭急忙招手。

劉旭還沒開口,開著拖啦機的女人就道:“喲!這不是旭子嗎?怎么突然跑回來了?”

“想你了唄。”

開著拖啦機的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女人,留著一頭烏黑長發,穿著花色襯衫,灰色長褲。或許是因為這天實在是太熱了,她的袖子和褲管都卷著,姣好的皮膚更是鋪著一層香汗。

不過最讓劉旭留意的還是,這女人的胸特別大,沉甸甸的。

這個女人叫王艷,和劉旭家就隔著三四戶而已,再加上她也就比劉旭大個十歲左右,所以劉旭小的時候,王艷就像大姐姐一樣照顧著劉旭,經常拿地瓜、辣條之類的給劉旭吃,所以劉旭對她的印象非常深刻。

聽劉旭這么一說,王艷就哈哈笑道:“你個娃子,是想大姐我稍你一乘吧?”

沒等劉旭說話,王艷就拍了拍邊上,道:“上來,趕緊著,還得趕回去做飯給孩子吃。”

待劉旭挨著坐下后,王艷就開著拖啦機往大洪村的方向駛去。

王艷出了一身的汗,所以汗味非常的重,但這讓劉旭感到更加的親切,因為他就是聞著鄉親們的汗味長大的。

不過呢,王艷這汗味中還帶著些許體香,加上劉旭是和她緊挨著的,所以喉嚨就有些干,他還借著身高優勢偷偷瞄了眼王艷那微微敞開的領口,一片刺眼的雪白。

“王姐,現在賣菜之類的都是你一個人在干?”

“哎!”重重嘆了口氣,抹了抹下巴處的汗珠的王艷就道,“那個老不死的在深圳打工,工資不高又好賭的,叫他寄點錢回家,那簡直像是會要了他的命。要是我不努力點,我和我女兒豈不是要餓死了?”

“我倒是有聽玉嫂說過你老公的事,那死性子還是一點沒變嗎?”

“等他性子變了,估摸著他已經進棺材了,”又是重重嘆了口氣,王艷道,“旭子啊,要是你早生個幾年,我就跟你好了,也就不用像現在累死累活的,真累!”

“我以后都呆在村里,要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幫忙的,你只要跟我說一聲就行了,”說著,劉旭還撩起袖子讓王艷看他的肱二頭肌,“以前沒力氣,幫不上什么忙,但現在我力氣多得是,王姐你要我跟你去扛大米扛木頭扛豬扛牛的都沒問題。”

“扛個媳婦呢?”

“還沒。”

多瞧了劉旭幾眼,王艷就咯咯直笑道:“你這娃子真是越長越俊了,村里頭那些女娃子都要被你迷死了。你要挑個媳婦呀,隨便一指,那女娃子準蓋個大紅布直往里床上鉆。”

“王姐你愛開玩笑的性子還是沒變啊!”

“日子本就不好過,要是不來點自娛自樂,還不悶死了?”

見劉旭臉上都是汗水,王艷就拿著一旁的毛巾擦了擦劉旭左臉,并道:“趕緊拿著,要是翻車了,我就要被村里人罵死,說大學生歸來,還被我給弄死了。”

“這是王姐你擦過的吧?”

“你介意了是不?在城里待了個幾年就嫌這嫌那的了啊?”

“我不是這意思,”見王艷裝得很認真,經常和王艷開玩笑的劉旭就哈哈大笑道,“王姐一定用這毛巾擦過很多地方,要是我拿來擦,豈不是占了王姐你的便宜?”

“不怕跟你說,我用毛巾擦過奶。”

“真的?”

“你聞聞。”

聞了聞毛巾,劉旭道:“沒聞出來。”

抓過毛巾往領口里一塞,并擦了好幾下后,王艷就將毛巾塞到了劉旭手里,笑道:“這下真擦過了。”

聞了聞毛巾,聞到一股淡淡的體香,劉旭喉嚨就更干了,某處似乎要燒起火的他就裝作很正經地擦著臉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對了,旭子,你不是大學生的嗎?怎么要呆在村里,難道你要像我們一樣挖山種田啊?”

“我不是學醫的嗎?咱們村里那個中醫太老,記性不好,去年我還經常聽到村里人在抱怨。所以啊,我就打算在村里開個小診所,幫鄉親們看個病開個藥什么的。反正就是只收藥錢,報答鄉親們這些年對我和玉嫂的照顧之恩。”

“這個好!”王艷對劉旭豎起了大拇指,“其實前些天我跟嬸子她們還在聊你,說你是村里第一個大學生,是給村里人掙了口氣。可是啊,我們又怕你翅膀硬了就飛了。聽你剛剛說的,王姐心里還真是舒坦,看來我們沒有看錯人。”

“我是大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是大家的兒子,要是我不把根扎在村子里,我還真不是個人了,”頓了頓,劉旭繼續道,“估摸著過些天我要到縣城進些藥,到時候王姐你能開車捎我一乘不?”

第002章

玉嫂

聽到劉旭這話,王艷就笑得合不攏嘴的,還輕輕拍了下劉旭肩膀,道:“我這是拖啦機啊,你叫我開著個拖啦機送你去城里買藥?就算你不被人笑話死,大姐我還要這張臉呢!跟你說,村里現在有班車,每天早上走兩趟,下午走一趟,你直接搭班車去城里。要是你不喜歡啊,大姐就幫你借個摩托車什么的。總之,你要給鄉里人謀福利,大姐舉雙手贊成,也會掏心窩子幫著你。”

“王姐你這么說,我倒是更有信心的了。”

“那準要有信心的啊!”

一路有說有笑的,兩人就進了大洪村。

大洪村村民以耕田、竹林、茶葉為主要的經濟來源,也有些人家會種煙草或者養雞養鴨之類的。村子中間有一條小河,所以村子就坐落在小河兩側,還靠著山,有些住戶就是住在半山腰子上。

以前小的時候,劉旭經常和伙伴們去河里抓魚,或是去田里抓泥鰍挖黃鱔,甚至偶爾還會結伴著去摘果子或者是習慣之類的。

當然,他們所謂的摘其實是偷,不過就算被抓住也沒什么,老農最多就是指責或教育他們幾句,才不會發生什么扭送到派出所之類的情況。

要是老農心地好,或許還會送上一兩個熟透的西瓜讓他們回家的路上解渴。

總之呢,對于和村子有關的記憶,劉旭都非常珍惜,也希望能回到村里將一片片記憶重新拾起。

劉旭和王艷的家都在村頭,進城的路又是在村尾,所以就算進了村子,他們還有一段很長的路。

要是走路的話,從村尾走到村頭估摸著也要半個多小時。

幸好王艷開著拖啦機,要不然劉旭走路回家都得過兩個小時了。

大洪村有水泥路,不過水泥路沒有到劉旭王艷他們家的那片,所以開到水泥路盡頭,挺好拖啦機的王艷就和劉旭一塊往里走去。

看到劉旭,村民就不停和他打招呼。

偶爾呢,劉旭還要停下來跟很熟的村民聊上一會兒,甚至還有嬸嬸給劉旭泡茶,問這問那的。

原本只要走十分鐘的路,劉旭卻走了快半個小時,陪著劉旭的王艷就一路埋怨著,卻是帶著笑意。

走到王艷家門口,劉旭就看到一個四歲的小女孩,打扮得極為可愛。

得知這是王艷的女兒,劉旭就一把抱起,并在她臉上親了好幾下,隨后這個小女孩還在她媽媽示意下嘟起小嘴巴吻了下劉旭的臉。

看著王艷拉著她女兒的手回家后,劉旭就繼續往前走。

每走出一步,劉旭就會更激動,因為他即將見到已經大半年沒有見到的玉嫂了。

劉旭三年變成孤兒后,他就跟了剛當了半年寡婦的張玉生活。之后張玉過了守寡年份,而且她長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很好,所以經常會有媒人上門提親之類的。盡管有好幾戶還算富足的人家,可張玉擔心不是她親生兒子的劉旭會過得不好,所以她一直沒有再婚,比親媽媽還親地撫養著劉旭長大。

可以毫不夸張的說,玉嫂就是劉旭的媽媽。

想著玉嫂這些年的付出,劉旭真是打心里感激她,更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她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

這是劉旭必須做的!

和附近幾乎人家比起來,劉旭的家破舊得多,泥墻上都有好多條大裂縫,屋頂上的瓦片也因為風吹雨打而顯得非常蒼白,甚至鋪著一層的苔蘚。

劉旭接近家后,一群鴨子就嘎嘎叫著撲騰著逃竄開,有一只呆頭鵝還歪著個腦袋看著劉旭,直到劉旭走得更近,它才逃開。

見家門虛掩著,想給玉嫂驚喜的劉旭就悄悄走了進去。

劉旭剛走進去,一條大黃狗就撲向劉旭,前肢就壓在劉旭大腿上直叫喚,尾巴還搖個不停。

都說狗通人性,這話一點都不假,就算劉旭離開大半年了,大黃還是記著劉旭,所以心里十分高興的劉旭就使勁揉了揉大黃的腦袋。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