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至尊小农民(甄清高)

点击:
仲夏意外获得一部包罗万象的奇书,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文 第一章 懦弱的男孩

希望村景色秀美,处在群山环抱之间,然而由于交通不便,村民的日子过得相当艰难,甚至有的家庭连温饱都无法解决。

就在三年前,在县里打工的仲秉国回来了,在他的动员下,全村的男人都跟着他走出了穷山沟。

原来,仲秉国带着他们来到了煤矿,村民们为了婆娘孩子的生活能够好过一点,也就纷纷做起了矿工。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两年前,煤矿发生了坍塌,全村两百余人无一生还,身为工头的仲秉国也没?#34892;?#20813;于难。

这本来只是一场意外,但村里的妇人们却将责任推到了仲秉国的头?#24076;?#19981;过仲秉国已死,他的儿子仲夏自然就成了替罪羊,一时间,仲夏在众妇?#35828;?#36785;骂声中艰难度日。

“爸,你在那头过得还好吗?儿子想你了。”一间土坯房中,仲夏对着仲秉国的遗像道。

这几年仲夏过得极为狼狈,众妇人欺负他自不必说,甚至一些小孩子都对着他丢土块,但他觉得毕竟是父亲带着大?#39029;?#21435;的,他心里也感觉欠了大伙的,因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着火啦!”

突然,门外响起了呼喊声,仲夏顺着窗户向外看去,顿时一惊,原来正是自家的柴垛着了火。

这可是过冬是要用的,眼看要被付之一炬,仲夏顿时双眼通红,不用想他也知道,这是人为的。

仲夏急忙冲出屋子,拿起院中的锄头冲到了柴垛边用力拍打着,然而大火却越烧越旺。

仲秋只有十六岁,身体还没有长成,再?#30001;?#36825;几年过得提心吊胆,整个人瘦的如同人形骷髅,因此不一会已累得全身颤?#35835;恕?br />
此时附近围满了人,却没有一人伸一把手,不但如此,她们脸上还带着幸灾?#21482;?#30340;表情。

转眼间,一垛柴火烧成了?#36965;?#20210;夏满脸乌黑,无力的躺在?#35828;?#19978;。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仲夏嘶吼一声,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哼,为什么?你的父亲害死了那么多人,我们这只是拿回一点利息而已。”一个妇?#35828;饋?br />
这名妇人名叫马金花,今年三十五岁,虽然脾气?#34892;?#19981;好,但长得却不赖,属于丰满型的,身材相当有料。

她的女儿王晓梅更漂亮,而且时常替仲夏出头,不过自从王晓梅上高中住校后,仲夏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其实这个马金花挺可怜的,丈夫死于矿难,仅靠几亩薄田供女儿上学,眼看女儿明年就要上大学了,可是学费依?#24187;?#26377;着落,这也是她时常找仲夏麻烦的原因之一。

“还有!?#36234;?#22825;起,你给我滚出希望村,要是你敢赖着不走,今晚我们就烧了你的房子!”马金花喝道。

几年?#27492;?#25152;担心之事还是发生了,仲夏惨然一笑,拖?#25062;?#37325;的脚步走入屋子。

不一会,仲夏又从屋里行了出来,只见他背着一个行李卷,手中拎着一个小锅,锅里装着几只破碗,一步一?#33050;?#21521;了院外。

“你们这叫侵犯人权,是犯法的行为。”突然,人群后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24076;?#25105;当是谁呢,原来是小李大夫啊,你竟然替杀人犯的儿子说话,莫非你俩有一腿?”马金花刻薄的道。

这小李大夫名叫李芳芳,二十四五岁,生的面色?#23562;?#36523;材火爆,是一个难得的大美女。

她本是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不知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人,?#29615;?#37197;到这个穷山沟的医务所来了。

“你……你胡说!”李芳芳被气的全身发抖,但受过高等教育的她,想骂?#22919;?#33039;话都不知道从哪骂起。

“李医生,谢谢你,?#19968;?#26159;离开这里吧。”仲夏对李芳芳鞠了一躬道。

“哼!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李芳芳冷着脸道。

李芳芳心中一直看不起这个懦弱的男人,今天她为仲夏说话,也只不过是出于公道而已。

仲夏走出村子,一时之间不知道何去何从,他毕竟才十六岁,最终他无奈之下,只好向埋葬父亲的地方走去。

仲夏的父亲埋在离村三里远的一处乱坟岗中,这还是他跪在村里一位老者门前求了三天才求来的,要不然他父亲连埋骨之地都找不到。

“爸,儿子来陪你了,?#38498;?#20320;再也不会?#25293;?#20102;。”仲夏说着眼泪掉下来了。

他嚎啕大哭,似乎想将这几年受的委屈通通哭出来。

仲夏哭着哭着竟然趴在父亲坟前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已经是午夜了。

看着四周无数荒坟,他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想起小时候父亲给他讲的鬼故事,他更害怕了。

突然,远处一座荒坟前一亮,正好被仲夏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了,他吓得全身剧?#20063;?#25238;,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发光处。

“刷!”

荒坟前又是一亮,这一次仲夏看清了,那里似乎只是一只萤火虫。

“呼!”

仲夏松了一口气,暗骂自己胆小如鼠,连一只萤火虫都害怕。

仲夏突然想起了一个童话故事,据说在秋天看到萤火虫的人会交好运,不过你要成功逮到它才可以。

仲夏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竟然?#37027;?#36208;了过去,他害怕将萤火虫惊跑了,因此脚步放得极轻。

直到行到荒坟前,地上的萤火虫依?#24187;?#26377;发现他,他慢慢蹲下身子,紧接着双手飞速向下扣去。

“哈哈,逮到了!”

仲夏一声欢呼,不过突然间他感觉手心一痛,他赶忙抬起手掌查看,只见手心处已被划破了,而且一道白光顺着伤口处钻到了他的身体?#23567;?br />
“啊!”

仲夏痛呼一声,抱着脑袋满地翻滚,在其撞到一座墓碑?#24076;?#36825;才?#27807;自?#20102;过去。

正文 第二章 万象密典

直到天色大亮,仲夏才醒了过来,他疑惑的看着四周,缓了好半天才想起昨晚之事。

突然,他感觉脑中竟?#33618;?#21517;其妙的多出了一本名叫万象密典的书,上面记载的极为丰富,比如制药、种?#24808;?#26448;以及药材的识别与功效,种田的知识,甚至里面还有一部名叫万象的修真诀!

他赶忙查看起了药剂篇,里面各种配方不一而足,比如?#21487;?#20581;体的,治疗外?#35828;模?#36890;经脉的,增补元气的。

至于修真法诀他并没有急着修炼,毕竟他还不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呢。

仲夏看得直流口水,这要是真的,那岂不是发财了?

这样一来,自己也能为村民们做些事情了,最起码要先给她们修一条直通外面的路,这里山清水秀,若是交通通畅了,说不定市里人都会来这里旅游呢。

他这么做也是在?#26893;?#33258;己心中的愧疚,毕竟村民们的死与父亲脱不开关系。

仲夏本打算祭拜完父亲,就离开这个伤心地,可是得到万象密典后,他改变了主意,一定要让村民们都富起来,到那时自己也走的安心。

其实仲夏这几年也为村民们做了不少事,比如为她们的田地除草浇水等等,不过这些都是暗地里做的,村民们并不知道。

为了检验配方的真伪,仲夏径直奔上了?#21073;?#20182;打算去采些药材,?#32654;?#28860;制一个?#24184;?#27668;汤的药,这个益气汤主要是增补男?#35828;脑?#27668;,说白了就是补肾的。

炼制益气汤的主药是木虚草的根茎,正好这木虚草漫山遍野都是,连牛羊都不吃。

不一会仲夏就采集到了足够的木虚草根茎。

不过这样依然无法炼制,因为?#34892;?#35201;七八味辅药。

仲夏根据万象密典中的描述,漫山遍野的寻找起来,直忙到下午三点,终于被他找齐了。

按照密典的要求,仲夏一步步处理着药草,这又浪费了许多时间,因为秘典上的要求极为苛刻,比如那木虚草只要根须的第三节,向日花只要花蕊的一部分。

仲夏每一步都做得相当仔细,直到一个小时后,这才将所需的药草?#25484;搿?br />
接下来就是炼药了,仲夏取来山泉水倒入锅中,这才引燃了枯柴,看着药草在沸腾的水里面上下起伏,仲夏满脸的希冀之色。

又过了半个小时,锅里的药液逐渐从深绿向着黑色转变着,而且药液也越发的浓稠了。

仲夏将锅端开,将药渣捞出,又特意将木虚草的根茎挑了出来。

这一步相当关键,若想益气汤具?#25954;?#25928;,必须要将熬过的木虚草根茎烧成?#20063;?#20837;药汁内。

做好了这一?#26657;?#20182;看着锅底乌漆墨黑的药汁,不由得皱起了?#32426;罰?#36830;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东西能补肾。

仲夏伸出手指沾了一点,用舌头舔了一下。

“甜的?!”仲夏一阵?#32769;玻?#20182;知道,或许这真的有用也说不定呢。

“呃……”

突然,仲夏感觉腹部丹田处暖融融的,似乎有一股微热的暖流,从腰部生出,流向下方。

“哈哈,?#39029;?#21151;啦!”仲夏又蹦又跳,丝毫没有发现一颗大树后正躲着一个女人。

这时候突然一股尿意袭来,仲夏四处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个大树,就直接跑了过去。

“砰!”

然而他刚转到树后,却正好撞到了一个?#35828;?#36523;上。

仲夏被吓了一跳,甚至尿意都被吓没了,当他看到倒地女子的模样,顿时一脸的歉意。

“李医生,真不好意思,没有撞疼你吧?”

“呸,无耻!”李芳芳看了一眼仲夏裆部,脸上一红道。

今天医务所没什么病人,她落得清?#26657;?#20110;是就拿着画板来到了山?#24076;?#28982;而她刚画到一半,却突然发现不远处腾起了烟雾,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仲夏在那里煮着什么东西,她出于好奇,这才躲到了树后偷看。

她在心里暗?#21592;梢模?#36825;个懦弱的男人一定是故意的,她不由得更加看不起仲夏了。

“呃……”仲夏也满脸通红,慌忙后退了两步。

李芳芳满脸愠怒之色,疾步向山下走去,然而她一个没留神,脚下一滑,顿时跌坐在?#35828;?#19978;。

“啊!”

仲夏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他转头一看,只见李芳芳正坐在地上直吸冷气。

“李医生,你怎么了?”仲夏跑到李芳芳身边关切的道。
黑龙江22选5平台
qq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4场进球玩法 甘肃快3开奖查询 体彩p5今日开奖 足彩14037期14场胜负 湖北快3预测推荐 黑龙江快乐十分放假吗 通比牛牛游戏视频 超级大乐透几点开奖 河南快3走开奖一定牛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查询结果 香港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派彩 免费腾讯nba会员直播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