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漁村小農民

點擊:
一年前家鄉小村出現海嘯,村里大部分男人都死光了,大哥成了植物人,父母因此生病,再加上妹妹考上高中,在城市中打工的楚天被迫回到鄉村……

正文 第一章曙光來臨

“我一定要賺錢。”一處海上,楚天站在一艘木船,用力的搖晃著船槳,他的額頭有汗珠,燥熱的天氣,讓他整個人有些發暈。

三年前,他們村因為一場海嘯,出海所有的男丁全部被大海吞噬,他大哥因為海嘯,被救,卻變成了一個植物人。

一年前,他父母心理壓抑太重,加上農村壓力大,雙雙得病。

今年,他小妹考上全市最好高中。

父母不讓小妹讀書,讓小妹跟著嫂子減輕家庭負擔,那時候楚天剛大學畢業,在外面打工,聽聞第一時間回家。

錢沒有可以賺,病可以醫,唯獨學不能不上。

他們村叫河灣村,是周圍一代著名的捕魚村,整個村子全靠捕魚為生,當然,村子每家都有幾畝農田,這些農田因為靠海,鹽分太重,沒辦法種植一些高產物品。

以前捕魚很賺錢,這幾年因為垃圾和環境原因,很多村子周邊都沒有多少魚,只有更遠的地方才有大魚。

楚天在家的一段時間早出晚歸,海邊的魚貨不多,蝦蟹稀少。

因此他乘著木船,去更深的地方。

在漁村生活的人,每一個都熟悉水性,楚天也不例外,和同村同齡人比,他的水性名列前茅,基本上在水中可以一直游20分鐘左右。

找到一處不錯的位置,楚天跳下海中,斑斕色的海底,不時有幾只小魚游過,這些魚都是雜魚,不值錢,所以楚天看都沒看一眼,在海中尋找。

很快,一處石頭縫邊,楚天發現一只游蕩的東星斑。

東星斑顏色鮮艷如火,它的性格同樣如此,兇猛的刺牙和食人魚一樣,在海中閃爍中冰冷的寒芒。

這條魚至少有三斤!

熟悉海中魚價,楚天腦海中順便浮現眼前這條魚的價格,至少500元!

海鮮的價格是浮動的,每天都不相同,但這條絕對不會低于500塊錢。

吞了一口口水,楚天小心移動,爭取在不驚動它的情況下,將它拿下,可身體剛到身邊,這條魚一個神龍擺尾,牙齒猛地朝楚天咬來,張開的大嘴給楚天很大的壓力,然楚天沒有后退,從肩膀上掏出一個網,作勢撲了上去。

網住,海水中翻滾一團浪花,楚天涌出海面。

他的臉上帶著一抹驚喜,昨天、前天都沒賺到錢,今天就這一條就回本了。

將網綁住,楚天沒準備回去,他想看看今天還有沒別的收獲。

綁好之后,楚天喘息了一口氣,興奮勁過后,一陣刺痛涌入心田,原來剛剛在跟東星斑搏斗之時,手中竟然不小心被戳了幾道口子,此刻口子正留著絲絲鮮血,血剛融入海水,便散開。

皺了皺眉,海水中有血腥氣息不是好事,因為大海中,有不少生物聞到血腥會激動,最著名的便是鯊魚。

然這片海域屬于淺海,鯊魚很少會出現,這個時候天色尚早,咬了咬牙,楚天簡單的用濕布包住,再次潛入水中。

嘩啦

就在楚天跳入海中的剎那,不遠處的海平面掀起一層波浪,若楚天注意,便會知道,那是一條體型碩大的鯊魚。

“等賣了錢,給妹妹買件衣服,恩,給嫂子也買一件。”

鎮上的衣服不貴,楚天尋思100塊一件的衣服不貴,買兩件,然后將剩下的錢給父母抓藥。

有了第一次好運氣,似乎老天也向著他。

在一個灰褐色貝殼內,他竟然摸出了一顆15厘米左右的珍珠!

“發財了!”

楚天驚喜的瞪大眼睛,從小在海邊長大,他知道眼前這顆珍珠,哪怕品相一般,也能賣到萬元以上,因為之前其他幾個村,包括他們村就有人賣出過萬元珍珠。

珍珠顏色雪白,猶如水晶,在藍色的海水中還帶著一絲白光。

“這珍珠比王叔前幾年碰到的還要大,還要好,一定能賣個更高的價格!”

“不行,我現在就要進城!”

再也沒有心思繼續抓魚,楚天一顆心已經在去往縣城的路上。

在水中呆了一會,空氣跟不上,楚天浮出水面,剛轉過頭,一道海浪襲來,一瞥之下,楚天大驚失色,只見入眼不到幾十米的位置,一條鯊魚張開血盆大口,猛地朝他咬了過來。

逃跑、轉身全部徒然。

楚天懵了,絕望的眼神中只剩下兩個字:“完了!”

咔擦

鯊魚一口咬在楚天下意識阻擋鯊魚的手臂上,肉末連通血腥一齊撲向楚天臉頰,痛苦的楚天眼睛一黑,暈了過去。

天旋地轉中,那些被鯊魚咬開的肉末和鮮血沒有散開,而是快速朝楚天手中的珍珠凝聚,鯊魚楞了一下,因為他咬過的地方,竟然在復原。

等鯊魚血腥的大嘴張開,想再次咬動時,它發現竟然咬不到眼前近在咫尺的人類!

鯊魚咆哮了一會,不甘心的在人類旁邊轉悠了一會,這才緩緩離去。

楚天暈倒之后沒有進入沉睡,而是意識清醒,他以為自己已經死去,可睜開眼,昏暗的天空還在,木船依舊在海上漂泊。

“我不是被鯊魚咬死了,怎么會?”

鯊魚咬破的網就在他不遠處,網中的東星斑沒了,時間似乎過去了很久,楚天望著自己完好如初的手臂,這時,一股不屬于他腦海中的信息忽然涌入。

有漁業知識,有符箓知識,有珍珠、有……

楚天先是吃驚,然后茫然,最終驚喜。

他張開手掌,心念一動,掌心一顆15厘米左右的珍珠在昏暗的天空下散發著柔和的光線,心念在一動,珍珠消失。

當楚天嘗試讓珍珠連續十三次的出現消失,他這才相信,自己似乎有超能力了。

“這顆珠子還能防水?”

“那豈不成了避水珠了?”

“那如果我以后出海……”

楚天看著已經變成黑藍色的海面,心中猶豫要不要索性在下去看看,可不遠處幾道叫聲讓他放棄想法。

叫他的是村上的村民,原來父母見他天黑都沒回來,擔心出事,讓村子有船的村民過來尋找。

楚天應聲將船滑向回村的路,和幾個村民打了一個招呼,楚天便回了家。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看到楚天回來父親先是松了口氣,隨后看了一眼楚天空蕩蕩的手,又皺起了眉頭。

“小天,抓不到魚沒關系,反正魚這東西有時候得碰運氣,沒吃飯吧,趕緊吃飯!”

母親給了楚天一雙筷子,屋外的桌子上,擺放著簡單的三菜一湯,妹妹吞了一口口水,不滿道:“爸媽都等你一個小時,你要在不回來,我都可以連夜宵一起吃了。”

嫂子站起來給盛了一碗湯遞到我手上:“別愣住,趕緊吃啊。”

楚天坐在餐桌,桌上三道菜,一道清炒黃瓜,一道大白菜,還有一疊咸菜和一晚豌豆湯,十天有九天沒有吃肉。

強忍住眼淚,楚天咬著牙,下意識道:“父親、母親,嫂子,還有妹妹,我絕對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

正文 第二章靈水妙用

吃過晚飯楚天便回到房間將門緊閉,白天發生的一切,對他來說如夢似幻。

他先研究了一下珍珠的具體用處,發現里面有一種叫做靈水的東西,可以改變物質的生長速度和規律。

楚天吞了一口口水,等到家里所有人睡去,這才打開門。

沒發出聲音,楚天站在院子內。

他家院子不大,但分了三處,中間是場基,用來專門嗮東西用的,左側墻角處有一個水井,水井旁邊栽著一顆桂花樹和一顆柿子樹,以及將圍墻全部圍住的葡萄,桂花樹和柿子樹不大,葡萄苗雖然養了很久,但因為海邊水分太重,導致每年結出來的葡萄又酸又澀,純粹是一個擺設。

這不,楚天喵了一眼樹上一顆紫色的葡萄,放在嘴里吃了一口,差點把楚天牙酸掉。

右側是一個小菜園,小菜園被嫂子還有母親清理出了四排,里面栽了一些青黃不接的黃瓜之類的蔬菜,楚天試著從里面摸出一絲靈水滴在菜園旁邊幾簇被太陽曬的快枯死的小蔥上,然后又滴了幾滴在茄子和青椒上,珍珠內的靈水有限制,所以楚天留了一點滴在葡萄干上。

做完一切,楚天依舊沒睡,因為珍珠內有一個修煉的東西,按照珍珠內的修煉口訣,楚天盤膝坐著,感覺渾身暖洋洋的,練了一會兒,不僅不困,反而越來越精神。

運行了一周天之后楚天雙眸一亮,所有的疲勞竟然全部消失。

撇了一眼墻壁上的鐘,還不到兩點,于是楚天開始研究珍珠的另一項饋贈符箓,符箓說起來很懸乎,但需要用到朱砂、狼毫筆,徽墨等特定的東西,當然這只是最低配置,更高配置需要龍血墨,楚天有些無語,心想這個世界真的有龍么,看到用龍血墨制成的符箓更加無語。

說實話,他此刻對眼前在手掌心隨時可以消失出現的珍珠,依舊產生疑問,感覺不太真實。

呼,深吸了一口氣,楚天再次盤膝運行。

“啊!”

天剛亮,外面傳出嫂子的驚呼。

楚天沖出房間,以為她摔倒受傷,當走出房間來到院子內時,楚天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小菜園內的蔬菜。

昨天被太陽嗮一天,晚上病黏黏的茄子,一個個長得跟葫蘆娃似得,青椒樹上一顆顆青椒綠的跟寶石一樣,至于快嗮焦掉的小蔥,一根根綠的發青,青的發亮,而且個頭長高了好多。

但嫂子不是被蔬菜的變化嚇到的,而是她面前正趴著一只一斤多重大小的青蛙,這青蛙看到楚天沒跑,反而發出呱的一聲。

楚天上前扶起摔倒的嫂子,拍了拍嫂子身上的泥土,嫂子臉一紅,挪開楚天的手,楚天一看,不小心竟然下意識的拍到了嫂子的屁股。

“那個,嫂子我不是有意的。”楚天尷尬的鬧了一個大紅臉。

這種事情要是被父母看到肯定要說死,不過嫂子的身材真的很好,剛摸過去的時候,特別軟潤,像剛出爐的面包,只是可惜了身上樸素的衣服,將她的美給遮住。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