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透視毒醫在山村

點擊:
失意大學生蕭大根,回鄉創業養雞失敗,無意中獲得萬毒天尊傳承,從此,時來運轉,泡最美的妞!裝最炫的逼!吊打各種不服!成就巔峰人生!

第1章萬毒傳承

清晨,大澤村。

“一只、兩只、三只……”

蕭大根看著大批散養的烏骨雞小雞仔死在草地上,欲哭無淚。

自從他離開大學校園后,霉運便一直跟隨著他。

第一年,他在外打工,因為總是犯錯,最后免不了被老板開除。

第二年,他回到家鄉,學同村的首富周扒皮,承包山頭,開辦養雞場。

但奇怪的是,他這養雞場,無論養什么品種的雞,要不了多久,就會死的死,病的病。

直到現在,他大學畢業已經兩年多了,一事無成不說,還讓家里父母欠下了大量的外債。

這時,數量統計出來了。

他發現,死掉的烏骨雞小雞仔正好有100多只。

這數量雖不多,但要知道,他剛從雞販子手里買來的烏骨雞小雞仔,總共也就200只啊!

“唉,只能拉去埋了……”

他將這些烏骨雞小雞仔全裝到了一個大竹筐里,然后扛著一把鋤頭,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

“就這里吧……”

蕭大根說完,開始挖坑。

幾鋤頭下去,一個小坑便被他挖了出來。

小坑底,一塊綠瑩瑩的人形翡翠雕像,引起了他的注意。

“臥槽!”

蕭大根知道翡翠很值錢,生怕毀壞,連忙將那綠瑩瑩的東西給刨了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他的手不慎被劃破了,鮮血直流,但是,興奮沖昏了他的頭腦,他渾然不覺,心里不住狂喜:“哈哈!發財啦!發財啦……”

殊不知,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他手上流出來的鮮血,忽然被翡翠雕像吸收了進去。

緊接著,人形雕像的雙眼,忽地射出兩道淡綠色的光芒,猛然刺進了蕭大根的雙眼之中。

“哎喲!”

蕭大根雙眼刺痛,他驚叫了一聲,隨即便華麗麗地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朦朧中,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長相猥瑣,衣著邋遢,一臉邪笑,似道非道,是佛非佛的家伙。

“從今天起,你便是我萬毒天尊弟子,得我無上毒術傳承,將來替我清理門戶……”

這家伙說了一通后,蕭大根只覺腦海中,出現了無數的記憶片段以及海量的知識。

萬毒仙門、封印、囚禁、萬毒訣、毒醫術、毒藥學、奇經八脈……

蕭大根眼角淌血,頭疼欲裂,好不容易,總算是守得云開見月明。

此時,那人形翡翠雕像也變成了粉末,飄灑在了地上。

“哈哈,這下子哥發達了,從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也不是難事啊!”

當蕭大根清醒過來后,他興奮地手舞足蹈,不可自抑。

他相信,有了萬毒天尊的傳承,自己不再是普通的小農民,以后的人生,一定會綻放出不一樣的煙火!

殊不知,他左一拳,右一掌,雙手不斷揮舞,掌風過處,其身下的雜草竟然全遭殃,紛紛化為灰燼。

“咦,怎么回事?”

蕭大根很快發現不對勁,于是拼命搜刮腦海中的記憶,細細思索起來。

好一會后,他才喃喃道:“原來是我沒控制好萬毒真氣,才導致雜草化為灰燼。”

念及此,他按照記憶中的運功訣竅,試著控制萬毒真氣,否則,以后若是與人動手,不知輕重,無意間害人性命,那就不好了。

終于,試了幾十次,他才總算控制自如。

“哦耶!成功了!”

這一瞬間,蕭大根興奮地渾身戰栗。

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都像吃了人參果一般,無一不暢快。

就在這時,一道陰陽怪氣的女人聲音,從圈在養雞場周圍的鐵網外傳了進來。

“喲,蕭大根,你又在給你死的雞挖墳?要不要開個追悼會,給這些雞祭奠一下啊?”

聽著嘲諷聲,蕭大根就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說話的女人是誰。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對面山頭,那養雞場主周扒皮的女兒,周玉銀。

說起這周玉銀,蕭大根就頭疼,雖然這小娘們在村里長得有點姿色,但為人尖酸刻薄,私生活不檢點。

此外,她仗著自己是村里首富周扒皮之女,還天生一股子優越感,自以為高高在上。

對蕭大根,這村里唯一的一位大學生,她也是想罵就罵,平時沒少羞辱嘲諷。

以前,蕭大根見到她,一般也是忍氣吞聲。

可如今,得到了萬毒天尊的傳承,他還怕這小娘們個鳥?

當即,他淡淡地回懟了一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開個追悼會祭奠一下你。”

混蛋,居然敢拐著彎的罵老娘是雞!

周玉銀頓時臉色一變,當場怒不可遏:“好你個蕭大根,你膽肥了啊?你可別忘了,你那臭爹媽,可還欠我們周家好幾萬塊錢沒還呢!”

“臭爹媽”這個詞,一落入耳中,蕭大根臉色頓時一沉,忍著氣道:“周玉銀,你罵我可以,但我奉勸你,別罵我爸媽,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人皆有逆鱗,他的父母,就是他蕭大根的逆鱗,絕不容許別人謾罵詆毀。

“這就叫罵了?”

周玉銀口沫橫飛,道:“要我說,也怪不得你大學畢業這么久,還一事無成,也沒哪個女人看上你,怪只怪你沒投好胎,爹媽都是臭農民,一輩子沒出息……”

“周玉銀!”

蕭大根目光一凝,黑瞳之中,折射出寒冷刺骨的光。

然而,就在他準備動手,給這小娘們一個教訓的時候,他忽然有了一個驚奇的發現。

他發現,自己的雙眼,居然能夠……透視!

此時,隨著他雙目不斷凝視,周圍的東西,竟然漸漸變得透明了起來。

他看著身邊的一顆樹,這顆樹的樹皮就像是一層泡影一般,顯得那么的不真實。

而樹皮下的東西,卻顯得異常清晰,就連樹干中隱藏著的幾只小蟲,也被他清晰地捕捉到了。

臥槽!

這特么是怎么回事?

蕭大根有些呆了,這種東西,怎么那么像是傳說中的透視能力?

等等!

透視?

蕭大根條件反射般,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周玉銀。

然而,這一看之下,他禁不住失聲大呼道:“尖銳濕疣!”

“你……你怎么知道?”

周玉銀這下是真的震驚了,她前幾天去醫院檢查,確實是檢查出來了是這性病。

“我怎么知道?”

蕭大根不屑地癟癟嘴:“難道你忘了,我學的是什么?這種東西,我一看就知道了。”

周玉銀這才想起,眼前這家伙,可是醫學碩士,醫術比鄉里的醫生還厲害。

但是,這種事被蕭大根看出來了,她就顯得很難受了。

她可還沒結婚呢,如果讓村里人知道自己得了這種病,以后她還怎么抬頭做人?

想到這,周玉銀服軟道:“蕭大根,剛才的事,算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別說出去?”

“想要我別說出去?”

蕭大根環抱雙手,眼中滿是笑意,道:“若是你跪地求我的話,我倒可以考慮考慮。”

說完,他臉上滿是期待的神情。

想想也是,一向高高在上的周玉銀,平時沒少挖苦嘲諷他,只有讓她跪在自己腳下哀求,才能平息心中的怨氣。

正文 第2章雞糞特效藥

果然,周玉銀一聽他這話,立刻炸毛道:“蕭大根,你說啥?跪地求你?”

“沒錯!”蕭大根傲然道。

“蕭大根,老娘警告你,你不要太過分!”周玉銀咬牙道。

“過分?”

蕭大根嗤笑一聲,道:“周玉銀,你想想你平時對我的所作所為吧。聽好了,你要是不跪地求饒,我現在就把你得了這種病事,宣揚給村里人都知道,我倒要看看,你要臉不要臉?”

“你……”周玉銀氣得差點吐血,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這件事是真的是她的把柄,是她的痛腳,是她最不能宣之于人的地方啊!

最終,她咬了咬牙,看了看四周,發現四周沒人,這才跪了下來,然后恨恨地瞪了蕭大根一眼道:“現在可以了吧?”

見她真的下跪,蕭大根心中大爽。

雖然,蕭大根知道,她跪得不是很真心實意,但這也足以讓蕭大根樂上三天了。

想到這,他裝模作樣道:“好吧,看在你道歉還算蠻誠懇的份上,你這傷風敗俗的破事,我就不說出去了。”

周玉銀這才趕緊起身,抖了抖自己膝蓋上的泥土,準備離開,省得再丟人現眼。

就在這時,蕭大根忽然又笑道:“周玉銀,別急著走啊,你染病這么嚴重,就不想我給你治治?”

“算了,我自己去醫院,不敢勞煩你的大駕。”周玉銀咬牙道。

“你要去醫院,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去醫院去勤了,難免讓人懷疑,若是讓你碰上熟人,嘿嘿……你懂的。”

看著神情猶豫的周玉銀,蕭大根笑瞇瞇道:“我這里有特效藥,保你三天之內就痊愈。”

“真……真的?”

周玉銀眼睛一亮。

這一刻,她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眼中滿是期望。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你得這病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星期吧,而且,這段時間,你那病還越來越嚴重,甚至已經開始向著其它地方蔓延了吧。”

蕭大根咧嘴一笑,,將自己看到的東西,和自己的猜測給說了出來。

聽到這,周玉銀再也沒有了疑惑。

雖然蕭大根的話里,有些字眼讓她很是難堪,但為了身體健康,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蕭大根,你要怎么給我治?”周玉銀道。

“當然是給錢才能治啊!”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