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透视毒医在山村

点击:
失意大学生萧大根,回乡创业养鸡失败,无意中获得万毒天尊传承,从此,时来运转,泡最美的妞!装最炫的逼!吊打各种不服!成就巅峰人生!

第1章万毒传承

清晨,大泽村。

“一只、两只、三只……”

萧大根看着大批散养的乌骨鸡小鸡仔死在草地上,欲哭无泪。

自从他离开大学校园后,霉运便一直跟随着他。

第?#33618;輳?#20182;在外打工,因为总是犯错,最后免不了被老板开除。

第二年,他回到家乡,学同村的首富周扒皮,承包山头,开办养鸡场。

但奇怪的是,他这养鸡场,无论养什么品种的鸡,要不了多久,就会死的死,病的病。

直到现在,他大学毕业已经两年多了,一事无成不说,还让家里父母欠下了大量的外债。

这时,数量统计出来了。

他发现,死掉的乌骨鸡小鸡仔正好有100多只。

这数量虽不多,但要知道,他刚从鸡贩子手里买来的乌骨鸡小鸡仔,总共也就200?#35805;。?br />
“唉,?#33618;?#25289;去埋了……”

他将这些乌骨鸡小鸡仔全装到了一个大竹筐里,然后扛着?#35805;?#38148;头,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

“就这里吧……”

萧大根说完,开?#32426;?#22353;。

几锄头下去,一个小坑便被他挖了出来。

小坑底,一块绿莹莹的人形翡翠雕像,引起了他的注意。

“卧槽!”

萧大根知道翡翠很值钱,生怕毁坏,连忙将那绿莹莹的东西给刨了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不慎被划破了,鲜血直流,但是,兴奋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浑然不觉,心里不住狂喜:“哈哈!发财啦!发财?#30149;?br />
殊不知,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他手上流出来的鲜血,忽然被翡翠雕像吸收了进去。

紧接着,人形雕像的双眼,忽地射出两道淡绿色的光芒,猛然刺进了萧大根的双眼之?#23567;?br />
“哎哟!”

萧大根双眼刺痛,他惊叫了一声,随即便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25163;校?#20182;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长相猥琐,衣着邋遢,一?#25215;?#31505;,似道非道,是佛?#27424;?#30340;?#19968;鎩?br />
“从今天起,你便是我万毒天尊弟子,得我无上毒术传承,将来替我清理门户……”

这?#19968;?#35828;了一通后,萧大根只觉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的记忆片?#25105;?#21450;海量的知识。

万毒仙门、封印、囚禁、万毒诀、毒医术、毒药学、奇经八脉……

萧大根眼角淌血,头疼欲裂,好不容易,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此时,那人形翡翠雕像也变成了粉末,飘洒在?#35828;?#19978;。

“哈哈,这下子哥发达了,从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也不是难事啊!”

当萧大根清醒过来后,他兴奋地手舞足蹈,不可自抑。

他相信,有了万毒天尊的传承,自己不再是普通的小农民,以后的人生,一定会绽放出不一样的烟火!

殊不知,他左一拳,右一掌,双手不断?#28216;瑁品?#36807;处,其身下的杂草竟然全遭殃,纷纷化为?#21307;?br />
“咦,怎么回事?”

萧大根很快发现不对劲,于是拼命搜?#25991;?#28023;中的记忆,细细思索起来。

好一会后,他才喃喃道:“原来是我没控制好万毒真气,才导致杂草化为?#21307;!?br />
念及此,他按照记忆中的运功诀窍,试着控制万毒真气,否则,以后若是与人动手,不知轻重,无意间害人性命,那就不好了。

终于,试了几十次,他才总算控制自如。

“哦耶!成功了!”

这一瞬间,萧大根兴奋地浑身战栗。

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像吃了人参果?#35805;悖?#26080;一不畅快。

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女人声音,从圈在养鸡场周围的铁网外传了进来。

“哟,萧大根,你又在给你死的鸡挖坟?要不要开个追悼会,给这些鸡祭奠一下啊?”

听着嘲讽声,萧大根就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说话的女人是谁。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对面山头,那养鸡场主周扒皮的女儿,周玉银。

说起这周玉银,萧大根就头疼,虽然这小娘们在村里长得有点姿色,但为人尖酸刻薄,私生活不检点。

此外,她仗着自己是村里首富周扒皮之女,还天生一股子优越感,自以为高高在上。

对萧大根,这村里唯一的一位大学生,她也是想骂就骂,平时没少羞辱嘲讽。

以前,萧大根见到她,?#35805;?#20063;是忍气吞声。

可如今,得到了万毒天尊的传承,他还怕这小娘们个鸟?

当即,他淡淡地回怼了一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开个追悼会祭奠一下你。”

混蛋,居然敢拐着弯的骂老娘是鸡!

周玉银顿时?#25104;?#19968;变,当场怒不可遏:“好你个萧大根,你胆肥了啊?你可别忘了,你那臭爹妈,可?#39592;?#25105;们周家好几万块钱没还呢!”

“臭爹妈”这个词,一落入耳中,萧大根?#25104;?#39039;时一沉,忍着气道:“周玉银,你骂我可以,但我奉劝你,别骂我?#33268;瑁?#21542;则,别怪我不客气!”

人皆有逆鳞,他的父母,就是他萧大根的逆鳞,绝不容许别人谩骂诋毁。

“这就叫骂了?”

周玉银口沫横飞,道:“要我说,也怪不得你大学毕业这么久,还一事无成,也?#33618;母?#22899;人看上你,?#31181;?#24618;你没投好胎,爹妈都是臭农民,一辈子没出息……”

“周玉银!”

萧大根目光?#33618;?#40657;瞳之中,折射出寒冷刺骨的光。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手,给这小娘们一个教训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

他发现,自己的双眼,居?#33618;?#22815;……透视!

此时,随着他双目不断凝视,周围的东西,竟然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

他看着身边的一颗树,这颗树的树皮就像是一层泡影?#35805;悖?#26174;得那么的不真实。

而树皮下的东西,却显得异常清晰,就连树干中隐藏着的几只小虫,也被他清晰地捕捉到了。

卧槽!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萧大根?#34892;?#21574;了,这种东西,怎么那么像是传说中的透视能力?

等等!

透视?

萧大根条件反射般,将自己的目光?#26029;?#20102;周玉银。

然而,这一看之下,他禁不住失声大呼道:“尖锐湿疣!”

“你……你怎么知道?”

周玉银这下是真的震惊了,她前几天去医院检查,确实是检查出来了是这性病。

“我怎么知道?”

萧大根不屑地瘪瘪嘴:“难道你忘了,我学的是什么?这种东西,我一看就知道了。”

周玉银这才想起,眼前这?#19968;錚?#21487;是医学硕士,医术比乡里的医生还厉害。

但是,这种事被萧大根看出来了,她就显得很难受了。

她可还没结婚呢,如果让村里人知道自己得了这种病,以后她还怎么抬头做人?

想到这,周玉银服软道:“萧大根,刚才的事,算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别说出去?”

“想要我别说出去?”

萧大根环抱双手,眼中满是笑意,道:“若是你跪地求?#19994;?#35805;,?#19994;?#21487;以考虑考虑。”

说完,他?#25104;下?#26159;期待的神情。

想想也是,一向高高在上的周玉银,平时没少挖苦嘲讽他,只有让她跪在自己脚下哀求,才能平息心中的怨气。

正文 第2章鸡粪特效药

果然,周玉银一听他这话,立刻炸毛道:“萧大根,你说啥?跪地求你?”

“没错!”萧大根傲然道。

“萧大根,老娘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周玉银咬牙道。

“过分?”

萧大根嗤笑一声,道:“周玉银,你想想你平时?#26197;业?#25152;作所为吧。听好了,你要是不跪地求饶,我现在就把你得了这种病事,宣扬给村里人都知道,?#19994;?#35201;看看,你要脸不要脸?”

“你……”周玉银气得差点吐血,?#20174;?#26080;可奈何。

毕竟,这件事是真的是她的把柄,是她的痛脚,是她最不能宣之于?#35828;?#22320;方啊!

最终,她咬了咬牙,看了看四周,发现四周没人,这才跪了下来,然后恨恨地瞪了萧大根一眼道:“现在可以了吧?”

见她真的下跪,萧大根心中大爽。

虽然,萧大根知道,她跪得不是很真心实意,但这也足以让萧大根乐上三天了。

想到这,他装模作样道:“好吧,看在你道?#23500;?#31639;蛮诚?#19994;?#20221;上,你这伤风败俗的破事,我就不说出去了。”

周玉银这才赶紧起身,?#35835;硕?#33258;己膝盖上的泥土,准备离开,省得再丢人现眼。

就在这时,萧大根忽然?#20013;?#36947;:“周玉银,别急着走啊,你染病这么?#29616;兀?#23601;不想我给你治治?”

?#20843;?#20102;,我自己去医?#28023;?#19981;敢?#22836;?#20320;的大驾。”周玉银咬牙道。

“你要去医?#28023;?#20063;不是不可以,不过,去医院去勤了,难免让人怀疑,若是让你碰上熟人,嘿嘿……你懂的。”

看着神情犹豫的周玉银,萧大根笑眯眯道:“我这里有特效药,保你三天之内就痊愈。”

“真……真的?”

周玉银眼睛一亮。

这一刻,她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35805;悖?#30524;中满是期望。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得这病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吧,而?#36965;?#36825;段时间,你那病还越来越?#29616;兀?#29978;至已经开始向着其它地方蔓延了吧。”

萧大根咧嘴一笑,,将自己看到的东西,和自己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周玉银再也没有了疑惑。

虽然萧大根的话里,?#34892;?#23383;眼让她很是难堪,但为了身体健康,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萧大根,你要怎么给我治?”周玉银道。

“当然是给钱才能治啊!”
黑龙江22选5平台
江苏时时彩11选5 百家乐官网 棒球大联盟衣服 福建时时彩怎么玩 河南快3开奖号码今天 三期一肖中特公公式 吉林十一选五下载走势 江苏快3稳赢 宝乐彩中大奖怎么领 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平码中一个号怎么算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规律 中国福彩网下载 河北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