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太古至尊

點擊:
五萬年前,神秘種族入侵三界,神界隕!一萬年前,絕世強者煉化九天星河,窺探神界,仙界亂!神道不復,仙界動亂,神秘少年江楓,在此時從小世界走出,在這亂世,開啟了一場與天下爭鋒的逆天之旅。從此,整個世界,開始暴走……

第1章 誘惑

秦國,南陵城牧府。

“蓉雪,注意你腳下步伐,跟上手中劍速,劍尖再壓三分,威力才能更強。”

“不錯,就是這樣。”

身著淡藍長裙的牧蓉雪,正在后院刻苦練劍,三尺長劍如秋水漣漪,傳來道道破風聲,顯得威勢驚人。

而在她旁邊指點的,并非什么老者,而是一位黑衣少年——江楓。

兩人的年齡相當,皆在十五六歲,然江楓卻如同劍術大師般,將牧蓉雪劍招中的不足全部點出,讓其劍術更為完善。

隨著江楓的指點,牧蓉雪的劍訣趨近完美,劍影閃爍之下,隱約有劍氣綻放。

一套劍法很快練完,牧蓉雪收劍來到江楓身邊,盈盈笑道:“江楓大哥,我這秋水伊人劍算不算煉成了?”

江楓點頭道:“秋水漣漪,伊人為舞,做到劍隨心動,人劍為一,便是完美級,你已找到其中韻味,相信不久便能將秋水伊人劍訣煉至完美級。”

“舉一反三,其他劍訣也能適用,將來你在劍術上的成就定然非凡。”

“還是江楓大哥指點的好,否則以我的資質,怕是再給我三五年,也無法取得這樣的成就。”牧蓉雪笑意更濃,如花綻放,身為牧家大小姐,南陵城最美的女子,這一笑,傾國傾城。

牧蓉雪能煉成武技,雖然和江楓的指點有著直接的關系,但牧蓉雪在劍術上的天賦也是不差,否則,也不可能這么快領悟劍訣精髓。

“雪兒,江楓。”

就在此刻,一名中年男子闊步而來,正是牧蓉雪的父親牧遠山,他臉上閃過一道復雜之色,隱隱間還有種激動之情,不過很快便收斂下去,歸于平靜。

牧遠山,牧家家主。

幾年前,江楓隨他爺爺來到南陵城,便與其相識,牧遠山為人和藹,對他爺兩都很好,甚至經常邀請他到牧家,與牧蓉雪一同修煉,似乎有意撮合他們。

“父親,我的秋水伊人劍訣已經接近完美了,相信不出數日,就能溝通靈氣,突破到淬體七重,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牧蓉雪笑容更甚,向自己父親炫耀。

“好,我的女兒,注定不凡。”牧遠山慈祥的拍了拍牧蓉雪肩頭,手臂竟在微微顫動。

隨后,牧遠山看向江楓,眸光有些復雜,“借助武技感應靈氣,一舉兩得,江楓,你對武技的領悟天賦如此之強,若是能夠……唉……”

后面的話未曾說完,但那一聲嘆息卻充滿別樣的味道。

牧蓉雪的臉色也輕輕變了一下,那濃濃笑容逐漸收斂,消散,似有失落,更有惆悵……

江楓,他領悟天賦極強,整個牧家無人能比,但,上天為他打開了天賦之門,卻忘記打開另一道更為重要的門,那便是修煉之門。

三年前,江楓便修煉到淬體六重,然三年來,卻始終無法凝聚靈力,這對任何一個武者來說,絕對是噩夢。

武道一途,淬體為先,淬體十二重,七重之下皆為凡,唯有吸收靈氣,踏入淬體七重,才算是踏上了武道之路,靈氣,是武者之根本,無法凝聚靈氣,終究,只是一介凡人。

淬體六重又何妨,也不過是強壯一點的凡人罷了。

聽聞牧遠山的話,江楓卻是不為所動,只是淡然一笑。

見江楓如此,牧遠山微不可察的嘆息一聲。

領悟天賦再強,也不過紙上談兵,無法成為真正的武者,又能如何?

所以……

“不說這些,江楓,你也辛苦了,早些回去休息吧。”牧遠山話鋒一轉,輕輕一笑,十分溫和。

“好的牧伯父。”江楓眉宇微皺,卻又瞬間舒緩開來,行禮之下便離開了牧府。

看著江楓的背影漸漸遠去,牧遠山本是溫和的面容漸漸變得冰冷,似有厲芒一閃而逝。

“雪兒,你隨我來。”他拂袖朝內走去。

……

夜幕降臨,黑夜,似乎給人絕望。

江楓走在回家的路上,表情有些暗淡。

他能感受到牧遠山的態度變化,不僅如此,就連牧府那些下人,態度都在變化。

以往,他進出牧府,那些下人都會恭敬的稱呼一聲江楓少爺,然今天,卻無人理會他,甚至那些人的眼神,已經帶著別樣的味道。

“或許,他們是真的在乎我吧。”江楓自我安慰一聲。

“桀桀,小娃娃,你這是在自欺欺人啊。”

忽然,一道怪笑聲傳入江楓腦海,“你是個聰明人,應該明白牧家那些家伙的態度,強者為尊的世界,實力,才是他們最在乎的東西,你不成為武者,始終只是一個廢物,他們……”

“滾!”江楓低吼出聲,臉色極度陰沉。

三年前,他便知道自己體內有這個老魔頭的存在,那時,他感悟到靈氣,正準備邁入淬體七重,但靈氣卻被這老魔頭吞噬,意外讓其覺醒。

沒有他,江楓,或許早已綻放屬于他的榮光。

所以,對這魔頭,江楓恨之至極。

“桀桀,實力對應尊嚴,小娃娃,難道你不想變強,不想君臨天下?”老魔頭倒也不惱,怪笑依舊,充滿誘惑的味道。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想要我修煉魔功,助你恢復,最后以我為介質,被你奪舍。”

江楓不屑冷笑,話語堅決,“老魔頭,就算我終生為凡,也斷然不會吸收一絲靈氣,讓你恢復力量奪舍我,然后以我之手,為禍天下。”

三年前,老魔頭意外蘇醒,便想奪舍江楓,好在他剛剛蘇醒,且江楓感應的靈氣有限,使得他實力不足,沒能奪舍成功。

從那一刻起,江楓禁錮身軀,不吸一絲靈氣,縱使不入武道,也不給老魔頭絲毫恢復的機會,以至于這三年來,老魔頭也只能維持一縷魂魄狀態,根本沒有力量奪舍。

所以,老魔頭也從一開始的瘋狂奪舍,到后來無孔不入的誘惑江楓修煉魔功,因為他知道,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江楓,將平凡一生,他,也無法重獲新生。

“魔功威懾天下,魔道大道之首,正道亦有魔道,魔道亦有正道,魔,亦是道,是魔是正只在修煉者一念之間。”

老魔頭的聲音難得肅然,正色道:“你若修煉魔功,不僅可以君臨天下,稱霸一方,而且,同樣有機會徹底抹殺我,你我勝負,五五之數,難道你連這點膽識都沒有?”

五五之數?

江楓冷笑一聲,他才不信老魔頭的話。

“這并非膽識問題,即使我勝,我也已入魔。”

搖搖頭,江楓正色道:“邪不勝正,不入魔道。好男兒,一身正氣,頂天立地,這是爺爺對我的教導,我不會讓爺爺失望。”

江楓的話語中充滿堅決,也帶著對他爺爺濃濃的在乎。

“狗屁,魔是道,卻并非邪道。”

老魔頭罵咧一聲,很不滿江楓的看法,但他沒有糾結這點,話鋒一轉,繼續說道:“不讓你爺爺失望,難道就忍心讓那丫頭失望,看得出你對那丫頭挺在乎,但牧家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你若平凡,何以為配?”

“況且,那丫頭似乎也有點秘密,你若不入魔道,你們之間的差距,將越來越大。”

江楓依舊搖頭,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用我的領悟天賦,一步步指引她登高途,看她綻放光芒,這也是一種幸福。”

“你覺得現實嗎?你是個聰明人,為何要自欺欺人?”

“從牧府上下今天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他們,在乎的只有實力,而不會在乎你是如何培養那丫頭。”

“你讓她綻放光芒,人家,卻認為你沒有資格陪她君臨天下。”

“喂,小娃娃,臭小子……”

“……”

江楓隔斷了與老魔頭的交流,任由那魔頭如何誘惑,他也不為所動,因為,他的內心早有自己的態度。

只是,他對牧府的態度,恐怕,將是一廂情愿。

第2章 拒之門外

南陵城郊。

一間間平房坐落四周,在一處角落,有一間單獨的簡陋平房,這里,便是江楓的家。

“爺爺。”

江楓推門而入,卻發現屋里根本沒人,目光習慣性的看向一張木桌,上面擺放著兩顆碎小的靈石,他走上前,將其拿起,眼角,微微有些濕潤。

“爺爺,是楓兒對不起您。”江楓喃喃一聲,有些哽咽。

江爺爺一直希望他成為一名武者,一身正氣,頂天立地,做一個大好男兒。

所以,江爺爺每晚都會外出,趁著夜幕進山打獵,冒著極大的風險為江楓賺取修煉資源,可是,江楓似乎注定無法成為一名武者。

不過,即使無法成為武者,江楓也能頂天立地,一身正氣,為他爺爺,他的道,也不為魔。

“蓉雪的劍訣已經趨近完美級,這兩顆碎小靈石就送給她吧,希望明天能助她感應到靈氣,邁入我不再擁有的境界。”

江楓緊握靈石,隨即進入自己的小房間,盤膝而坐,腦海中開始演化,明天如何助牧蓉雪感應到靈氣的方法。

……

驕陽升起,清晨,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江楓冥想了一夜,非但沒有覺得累,呼吸著清晰的空氣,反而覺得神清氣爽,或許是因為,今天他能助牧蓉雪感應靈氣,邁入全新的境界。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