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都市玄門醫王

點擊:
醫科大學大三學生唐漢,從祖傳的黑戒當中獲得上古玄門藥王門的傳承,從此他醫術渡人,玄術渡鬼,武道除魔,引來無數美女青睞,成就都市玄門醫王。

第一章 人渣經理

華夏江南市,李氏秘制宮廷菜館。

菜館在江南市的繁華地段,共有五層樓,一樓是大廳,二樓到四樓是雅間,五樓是經理辦公室和職工宿舍。

菜館的大廚祖上是宮廷御廚,確實有拿手絕活,所以菜館雖然菜價很高,但生意依舊不錯。

唐漢從上學期開始利用課余時間來到這里勤工儉學送外賣,暑期放假后全天來這里打工,想把下學期的學費錢掙出來。

下午菜館的生意不多,唐漢和樂美萱聚在一起聊天,他們都是假期來打工的大學生,樂美萱對于高大帥氣的唐漢極有好感。

樂美萱看到唐漢左手食指上有個黑色的戒指,說道:“你個大老爺們還戴個戒指,怕沒人知道你單身啊?”

唐漢笑道:“這是我爺爺留給我的,是我們唐家的傳家寶,我爺爺告訴我戒指在人在,戒指不在就不能進唐家門了。”

“這么貴重,是金的嗎?”樂美萱一把抓過唐漢的左手,仔細看著那個黑漆漆的戒指。

唐漢道:“不知道什么材質,非金非銀,肯定不值錢,不過是個念想,我看著它就能想起爺爺。”

兩個人正說著,樓上傳來一聲喊,“發薪水了,都到財務室領工錢。”

唐漢趕到財務室,他領過工資后眉頭一皺,對財務張娟說道:“張姐,我工資的數目不對吧?”

張娟是個黑胖女人,因為是老板的親戚才放到這么重要的崗位。

“哪里不對了?”張娟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唐漢說道:“我上個月明明是送了二百三十二單,怎么按二百單給我算的啊?”

“周經理說的,四舍五入了,就按二百算。”張娟說道。

“怎么能這么算賬,提前也沒說啊?再說我大上個月送了二百七十五單,也沒給我按三百單算啊?”

“這些跟我說不上,有什么意見找周經理說去。”張娟帶理不理地說道。

“我這就找他去。”

唐漢怒氣沖沖地拿著工資條直奔經理室,可是來到門前的時候又停下來,他猶豫了。現在大學生打工很難找工作,這里雖然累一點,但收入還是不錯的,相比在其他地方打工要好很多。

如果自己就這么進去興師問罪,周胖子把自己開除了怎么辦?唐漢實在不想再伸手跟家里要錢,心想要不這次就忍了?

菜館的經理叫周發跡,大家都叫他周胖子。這小子經常盤剝員工,唐漢在菜館打工兩個多月,不是被他刁難就是被無故克扣工資。

辦公室里面,周胖子正拉著同樣是假期來打工的大學生石曉蘭的手,看著她飽滿的胸脯一臉的淫笑,“曉蘭啊,過來,周哥給你檢查檢查身體,看看發育的好不好。”

石曉蘭的性格本來就有些懦弱,一時間被周胖子嚇壞了,她用力甩開周胖子的手,結結巴巴地說道:“經理,你不要這樣,不然……不然我真的叫人了。”

周胖子囂張地笑道:“叫人?你叫叫看,在這里你就是叫破喉嚨也沒人敢壞我周胖子的好事。在這個菜館,我就是皇上,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想睡誰就睡誰,誰敢管我?”

看著慢慢逼近的周胖子,石曉蘭緊張道:“你別過來,我告訴你,這可是犯法的,再過來我就報警了。”

“犯法?笑話,在別的地方我不敢說,江南市黑白兩道誰不知道我周胖子。這些年只要是我看上眼兒的女人,哪個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偶爾也有不開竅,哭著喊著報警的,可那又能怎么樣,我還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聽話,把大爺伺候爽了少不了你的好處,報警是最傻X的辦法,只能把你自己的名聲搞臭。”

周胖子很能把握石曉蘭這種女孩子的心理,總是很在乎自己的名聲,這就是為什么很多強奸案子,即使警察找到受害人,受害人都拒絕出證的原因。

從石曉蘭驚慌無助的眼神中,周胖子看出來已經成功地把她嚇住了,他胸撲小羊一般將石曉蘭摟在懷里,說道:

“我知道你為什么出來打工,還不是家里沒錢,老媽還在醫院躺著,如果我把你開除了,不但你老媽沒錢看病,你也得輟學。

想想看,你上個大學容易嗎?如果你把大爺伺候樂呵了,下個月再給你漲一千塊錢。”

不得不說周胖子是個老手,招招都能戳中石曉蘭的要害,此時她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勇氣,緊閉雙眼,淚流滿面,任憑周胖子壓在沙發上。

此時門外的唐漢已經怒火中燒,如果周胖子僅僅是克扣他一點錢勉強還能忍了,可是這孫子居然用這么下流的手段欺負石曉蘭,石曉蘭和樂美萱可是他在菜館最好的兩個朋友。

以前唐漢就聽說過周胖子利用手中的權力玩弄女服務員,曾經有個女服務員讓他強奸后懷孕自殺了,看來傳言是真的。

周胖子壓在石曉蘭身上,臉上現出一絲陰謀得逞的淫笑,他解開腰帶,剛剛要有所動作,突然身后的門開了。

“周經理,我找你有事。”唐漢進門說道。

周胖子嚇得一哆嗦,剛剛得意忘形之下居然忘了把門鎖死。

他趕忙提起滑到膝蓋的褲子,回頭一看,進來的居然是唐漢,這小子就是個刺頭,總跟自己做對。

今天發薪水的時候自己已經給他一點教訓了,誰知道這小子還敢來壞自己的好事,周胖子憋屈的簡直要吐血。

不過已經有人進來,周胖子還是要有所收斂的,畢竟如果這事讓老板知道了他也不好處理。

周胖子不甘心地看了一眼石曉蘭,假惺惺說道:“你先回去干活吧,有時間我再找你談話。”

說完周胖子對唐漢喝道:“進領導辦公室不知道敲門,你們大學生就他么這素質嗎?”

唐漢冷聲道:“我素質差嗎,怎么也比乘人之危欺負女孩子強吧?”

周胖子沒到這個平時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窮學生,竟然公開諷刺起他來了,怒道:“唐漢,忘了你的身份了嗎,忘了你在跟誰說話嗎?別忘了我是經理,你在我手底下吃飯,我分分鐘就能讓你滾蛋!”

“你是經理怎么了,經理就可以不拿員工當人嗎?經理就可以隨意扣我的工資,可以隨便侮辱女學生嗎?她跟你女兒差不多大,你怎么下得去手?”

周胖子干壞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唐漢長久以來積壓在內心的不滿再也抑制不住,瞬間爆發出來。

周胖子肺都要氣炸了,沒想到在他眼里可以隨意欺凌的服務員居然敢公開跟他叫板,真是要翻天了。

“你個小癟三,有膽再說一遍!”

“我就說了,你除了欺負我們服務生還能干什么,你就是個人渣!”已經撕破臉了,唐漢再無所顧忌。

不等唐漢說完,被激怒的周胖子抓起桌上的半瓶紅酒用力朝唐漢的頭上砸去。

嘩地一聲脆響,紅酒瓶在唐漢的頭頂炸開,鮮紅的酒液混著鮮血刷地流了下來。

唐漢抬手捂著傷口,可是鮮血還是止不住地流出來。周胖子這一下砸的極重,唐漢就感覺眼冒金星,意識越來越模糊,向后一倒昏了過去。

唐漢被120急救車送進醫院,沒人注意到他額頭流出的鮮血都吸進了那枚黑色的戒指,隨后傷口開始慢慢愈合。

第二章 藥王傳承

朦朧中,唐漢來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一個老頭兒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青衣白發,仙風道骨。

“你是誰?”唐漢問道。

“老夫藥王門一塵子,你既然得到神之戒,就是與我有緣,今日便傳你藥王門功法,由你來繼承我一塵子的衣缽,得我醫道及術法傳承。

從今以后你就是藥王門弟子,切記當懸壺濟世,廣積陰德。”

說著,一塵子雙手掐訣,一道金光打入唐漢的眉心,隨即緩緩的在唐漢眼前消失。

隨后,龐大的信息量開始充斥著唐漢的腦海,醫道問卜、修行法訣、陣法道術等等一古腦的涌進了唐漢的腦袋之中。

這信息量實在太過于龐大,唐漢只感覺腦袋脹的幾乎要炸開,最終他只覺得意識一陣朦朧,暈倒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漢從昏睡中醒來,腦袋依然一陣疼痛。他睜眼看了看四周,自己是在醫院的病床上,樂美萱守在床頭,趴在那睡著了,床頭的時鐘顯示是凌晨兩點。

唐漢又閉上眼睛,回想剛才的一切,懷疑自己是不是腦袋被打壞了,所以產生了神經錯亂?

唐漢按照傳承所得的玄天功緩緩的調息運氣,只覺得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氣流緩緩的流遍周身百骸,發暈的腦袋立時清醒了不少,他這才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

玄天功第一層,傳承之力為他打下的基礎。唐漢感覺真氣過處身體充滿力量,昨天的疲憊一掃而空,相信現在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他又把神識沉進神之戒,發現里面的空間好大,足有一百個立方,存放了好多靈石,堆得小山一樣。

確認一切之后唐漢欣喜若狂,他起身在樂美萱的安眠穴上按了一下,讓她進入深度睡眠,然后把她抱上床,自己坐在凳子上開始修煉。

按照傳承的記憶,靈石可是好東西,能夠不斷釋放靈氣,對于修煉有莫大的益處。他拿出兩塊靈石握在手心修煉起來,真氣運行速度比剛才快了十倍不止。

不知不覺天色大亮,唐漢神念一動,把微微小了一圈的靈石收回神之戒,結束了修煉。唐漢解開了樂美萱的穴道,樂美萱醒了過來。她滕地一下從床上跳了下來,詫異地對唐漢道:“不是我護理你嗎,怎么我睡到了床上?”

唐漢說道:“看你太累了,就把你抱上床了。”

樂美萱疑惑道:“我睡的有那么死?你抱我我都沒醒?”

唐漢笑道:“誰知道了,也可能是你裝睡,故意讓我抱的吧。”

“胡說,你沒對老娘做什么吧?”

樂美萱很奇怪自己怎么睡這么死,已經很久沒睡的這么香了。

唐漢忙擺手說道:“沒有……沒有……我只是把你抱上床,什么也沒做。”

樂美萱嬌嗔地瞪了唐漢一眼,“你是個傻子嗎,什么都不做?”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