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活在諸天

點擊:
詭異的小樹,奇異的世界,無盡的危險,生存還是毀滅,這問題太難,是掙扎求生,還是隨波逐流自生自滅,到底該何去何從……

第一章 詭異小樹

痛,全身上下無處不痛;冷,冷到身體發出無法抑制的顫抖;頭部昏沉,好像宿醉,張亮掙扎著想要站起,可是全身無力,連這個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完成,嘗試了幾次才得以成功。

頭昏腦脹,完全理不清頭緒,張亮發現自己在一個巨大的原始森林里,之所以說巨大,因為張亮身邊的樹木都大的超乎想象,陽光都被遮擋,不見天日。

張亮覺得自己在做夢,有點搞不清狀況,他記得自己明明是在家的,酒早就戒了,不可能是喝醉。

看周圍的環境,無疑是原始森林,自己可是在城市里生活的,一眨眼怎么跑到原始森林里了,難道是惡作劇?

可轉瞬張亮就排除了惡作劇的可能,這要是惡作劇的話成本也太高了,自己不過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張亮的頭更痛了,痛得全身都沒力氣,越發的難受,感覺就像喝了兩斤二鍋頭,頭昏腦脹,完全提不起精神。

張亮無奈,只得一屁股坐下,想要恢復點力氣,趁早離開這片森林,誰知道這么大的森林里有些什么東西,隨便一棵樹都有七八個人合抱粗細,簡直大的不像話,好像只有侏羅紀公園的恐龍才配得上它們巨大的樹身。

張亮甚至還看到更加巨大的樹木,完全超出想象,簡直不可思議,大興安嶺應該沒這么大的樹吧,難道是亞馬遜。

張亮感到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瞳孔不住收縮,一股涼氣從腳底升起,一頭巨大的暴猿仰天長嘯,發出震天怒吼。

這里的樹木已經足夠高大了,可這巨猿還要更高,比這樹木還要高,全身肌肉發達,粗壯的手臂像一根巨柱,胸腹之間八塊腹肌分明,全身被銀色毛發覆蓋,威武如同戰神。

仿佛是回應一般,遠處又傳來幾聲獸吼,張亮感覺這是要瘋了的節奏,還能看到一頭巨大的猛虎在林間飛躍,巨鷹橫空,暴熊怒吼,而它們的目標,似乎是巨猿。

巨猿毫不退縮,在原地不斷發出怒吼,像是在回應,可在張亮看來更像是挑釁,巨獸們變得更加暴躁,以更快的速度奔向巨猿。

張亮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是這世界變得太快,還是自己太無知,這簡直不是自己該呆的地方,暴猿已經和新來的巨獸碰面,戰斗震天動地,巨石橫飛,老樹斷折,似兩位魔神在戰斗,幾不似人間。

張亮感覺太古怪了,頭越發的痛了,幾乎無法思考,可疑問還是不斷從腦海中升起,無法斷絕,幾欲瘋狂。

為什么自己會在這?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巨獸?這里到底是不是地球?是地球的話這里又是哪里……

張亮沒有答案,頭痛卻已無法阻擋,幾乎令張亮昏厥,張亮只覺得有什么東西要從自己的腦海中蹦出,要將自己到腦袋分成兩半。

冷汗不住從張亮頭上流下,全身青筋暴起,頭部突突直跳,頭部的劇痛讓他無暇思考,周圍吼聲震天,巨獸們的打斗越發的激烈。

暴猿一拳將張著血盆大口想要撲擊它的巨大猛虎打飛,卻被巨鷹趁機偷襲,利爪在其背上抓出幾道狹長的傷口,暴猿揮舞著其巨大的手臂還擊,卻被巨鷹敏捷躲過,趁機又在暴猿身上抓出幾道巨大的傷口,讓暴猿一時怒吼連連。

“砰”張亮覺得自己的頭像西瓜一樣爆開,劇痛終于離自己而去,自己終于解脫了,可是他發現自己還能思考,還活的好好的,甚至腦海中還出現了一株小樹,張亮一時以為自己在做夢,出現了幻覺。

小樹不高,不超過一米,卻在張亮的腦海虛空中扎根,張亮看去只覺得小樹高聳入云,看不到頂,這奇怪的感覺讓張亮越發覺得小樹詭異。

小樹樹枝上都是青翠欲滴的樹葉,樹身卻布滿老皮,在樹身上勾勒出縱橫交錯的痕跡,便如大地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這使小樹充滿了歷史的滄桑感。

張亮卻汗毛直豎,這詭異的小樹出現在外面,張亮要夸一聲好,可是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張亮表示不能接受,有種看恐怖片的詭異感。

暴猿與巨獸已然進入生死搏殺,暴猿全身鮮血淋漓,雄健的身軀滿是傷口,鮮血不住往外流淌,它的對手也同樣不好過,甚至比他慘的多。

巨鷹已不復之前矯健的英姿,在之前的戰斗中它被暴猿狂暴的一擊即中,還能在空中飛翔已然表示它不愧為獸王了,可它現在也很危險,在空中飛行都極為困難,在暴猿的攻擊下苦苦支撐。

好在他還有幾位幫手,讓它不至于那么被動,巨虎和暴熊在旁邊不斷伺機攻擊,暴猿身上多數傷口便來自它們,可他們同樣是強弩之末,被暴猿攻擊的苦不堪言。

猛虎的尾巴被打斷,身上也傷口眾多,暴熊同樣不好過,左臂幾乎斷裂,完全提不起來,可是三頭巨獸卻堅決不退,張亮看著很是疑惑。

這樣瘋狂的戰斗比好萊塢大片不知勁爆的多少遍,讓張亮目眩神迷,簡直不能自已,看了半天,張亮有了驚人的發現,暴猿似乎被打的很慘,不時怒吼連連,可是目光清澈,沒有絲毫慌亂,充滿了智慧的光澤,這簡直不可思議,這暴猿像是擁有了智慧,張亮有種不妙的感覺,有點替圍毆暴猿的獸王們擔心。

暴猿雖全身傷口,鮮血直流,可張亮留心觀察時發現,傷口雖多,可都不在要害,反觀其他獸王大多被打的很慘,幾乎沒有還手之力,令人疑惑的是,沒有一頭獸王退走,這很是怪異。

巨鷹從天空直撲而下,速度極快,如同一道閃電,簡直不可阻擋,尖銳的鷹爪瞄準暴猿那巨大的眼睛,要給暴猿以重創,暴熊仰天怒吼,直撲而上,巨大的熊掌猛地擊向暴猿的胸前,猛虎獠牙外露,悄無聲息的從暴猿左側發起攻擊,毫無萬獸之王的霸氣,被暴猿打殘,它吸取教訓,猶如一頭狼王,瞄準了暴猿的喉嚨,要一擊必殺。

暴猿似乎毫無生還的可能,要被幾頭獸王聯手擊殺在此,張亮一直覺得暴猿不簡單,應該不至于被這么簡單擊殺,可現在也有些失去信心,暴猿似乎就要死了,毫無反抗之力,之前看到的似乎是錯覺。

張亮目不轉睛,雖說暴猿難以幸免,可張亮還是想看到結果,可局勢變化之快令張亮目瞪口呆。

暴猿將直撲而下的巨鷹一把抓住,猶如抓住一只小雞,雙手發力,竟然將巨鷹撕成了兩片,恐怖滔天,怪力驚世。

張亮腦中的小樹這時突然有了動作,張亮只感到一股巨大的能量注入身體,全身劇痛使張亮清醒了一點,軀體軀體卻在不斷被強化,連身高都在發生變化,可痛苦也無比劇烈,全身骨骼肌肉都在被改變,都在被強化。

而被暴猿隨手丟下的巨鷹尸體卻不斷干癟,轉眼就消失不見,同時注入張亮體內的能量越發的巨大,這使張亮的痛苦越發劇烈,身體更加痛苦,幾欲昏厥。

雖殺了巨鷹,可暴熊和猛虎的攻擊卻轉瞬即到,暴猿也極其驚人,面對暴熊的巨掌,不閃不避,直接一掌還了過去,直接將以力量著稱的暴熊擊退,另一只巨掌橫掃,將撲擊而上的猛虎擊飛,暴猿之強大簡直無敵。

之前一直示弱,為的就是此刻,恐怖的不是暴猿的力量,暴猿的智慧更令人驚訝。

暴猿簡單而直接,直撲而上,將猛虎壓在身下,猛擊猛虎的頭部,武松在世也不過如此了,而暴猿卻遠比武松強大,幾下就將猛虎打的腦漿迸裂,沒了聲息。

暴熊攝于這兇猿的兇威,一時之間竟是不敢上前。

小樹卻發出波動,猛虎便如那巨鷹一樣,不斷干癟,轉瞬消失,同時一股更加巨大的能量注入張亮的身體,軀體被更加強大的力量強化,兩股力量之下,痛苦更加劇烈,張亮一時如墜地獄。

暴熊也為這變化所驚,竟轉身而逃。

暴猿仰天長嘯,雖鮮血淋漓,但卻霸氣無雙,強大到恐怖。

第二章 人蹤

張亮痛的死去活來,想要昏倒,可是卻有種奇異的力量使張亮保持清醒,簡直是一種酷刑。

也不知過了多久,痛苦終于停止,仿佛沒有止盡的強化終于結束,張亮感到一種莫名的驚喜,難以言表,發自內心。

為自身的進化而歡呼,原本一米七幾的身高長到接近一米九,全身上下肌肉發達,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又不過分膨脹,顯得身體修長,周身充滿了力與美。

張亮感覺自己強大的不可思議,巨大的古樹被他隨手折斷,輕輕一躍都超過十米,簡直不是人類。

更不可思議的是小樹,輕松就將自己強化到如此強大,這種神通簡直超乎想象,這古怪的小樹也不知為何出現在自己的身上?對自己有何圖謀?

可是這些都難以得到答案,以小樹如此強大的力量,想要滅了自己不過是分分鐘的事,現在想這些不過杞人憂天,完全無濟于事,并不能改變什么。

再說自己這二兩肉也沒啥可圖謀的,既然小樹對自己有極大的好處,可以幫助自己在這詭異的地方生存,也就沒必要想太多,別人恐怕還求之不得,希望有這樣一株小樹吧。

現在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幾乎無敵,只要不自己作死,在這古怪的地方生存還是極其簡單的。

而張亮也開始探險,想要弄清自己身在何方,趁早找到回家的路,他被強化后的身體極其強大,速度極快,完全感覺不到累,像是不知疲倦的機器。

而張亮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竟然到了海邊,大海無邊無際,蔚藍色的大海讓張亮的心情不由大好。

可沒多久,張亮就感到苦惱,他發現自己是在一座巨大的海島上,周圍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這讓張亮幾乎絕望。

到底是誰跟自己開的這個玩笑,把自己從家里帶到了這詭異的海島,張亮心中千頭萬緒,意念繁雜,理不清,想不透。

卻也無奈,只能轉身在島上繼續尋找,希望可以發現一些線索,目前自己知道的還是太少了,完全沒有頭緒,或許在島上能有其他發現。

大半年后

無名海島

火燒得劈啪作響,不時有火星從火堆中飛出,卻又很快熄滅,火上架著一條海魚,被火烤得滋滋作響,香氣直冒。

張亮卻有些煩躁,他已經在這不知名海島生活了不知多久,久到自己都快忘了文明社會的生活,每天與野獸搏殺,簡直步入了原始社會。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