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暗界至尊

点击:
一朝我为尊,天地任翻覆;
我从暗界来,带你共长生!
控万灵、灭妖魔、战百族、创宗门;
弃天材、用地宝、开先例、成至尊!
试问:谁敢不服?!

第1章 挖到宝了!

落城,一座孤山中,新坟冢下。

“哪个混蛋把棺材板弄这么厚,竟然连死人都不放过!”

官天躺在?#23383;校?#24525;不住破口大骂。

然而抱?#26874;?#21650;并没有什么卵用,幸好这具身体陪葬了一把饰品刀,否则他真要躺?#23383;械人?#20102;。

弯月刀吹毛断发,这是他在棺材中唯一自?#20219;?#22120;,细细摩挲他便爱不释手,脑中闪现出许多片段。

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身后是无边黑暗,不断?#33713;?#24367;月刀,他面?#26263;?#25932;人杀之不尽。画面骤然切换,又见一个模糊背影似乎在说话,可惜他听不清楚。

画面一闪而过,无法?#21019;鍘?br />
刀锋转动,刀柄上刻有字符,像是某个地方的特殊标?#23613;?br />
费了?#25490;?#20108;虎之力总算用刀挖开一个大洞,数个?#32972;?#21518;,终于豁然开朗。

此处是一个异常庞大的洞府,金光闪闪犹如白天,抬眼望去,上方尽是泥土,四处静悄?#27169;?#33853;针可闻。

官天见之好奇心大起,摩拳擦掌。

洞府巨大,高?#26576;?#20313;,官天弓腰欲往前行,以为绝?#36710;?#20197;逃脱之时,未曾想一脚踩空,身子下坠惊恐呐喊,好在几个呼吸之后?#36393;?#30528;陆。

转了半天,一无所获,细?#21365;罷遥?#20381;旧什么也没有,官天心中渐生绝望。

然而就在官天?#21738;?#19968;动时,四周环境突然变化,转瞬间,他已出了洞府,手中莫名多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银色小块。

小银片?#33050;月?#24494;弯曲,外形和拇指指甲盖相似,窥探之下,官天心中狂喜。

挖到宝了!

翻来覆去查?#21073;?#20063;?#20945;?#21040;这小银片有什么特别之处,鼓捣半天,它还是纹丝不动,除了发出微弱光线外,似乎再没什么卵用。

“看样子这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嘛,?#20849;?#22914;夜明珠呢。”

官天撇嘴心中失望,随手将小银片与弯月刀放一起,两者相撞弯月刀瞬间消失,他却毫无察觉。

官天背?#30475;?#26641;努力喘气,衣衫褴褛犹如乞丐,一张脸漆黑如墨,早已认不出原样。

?#35828;?#28459;天大雾,不知是什么?#32972;剑?#19977;丈之外一片模糊,?#27934;?#38544;隐有房屋轮廓。

劫后余生之感溢满胸?#29275;?#20840;靠这对弯月刀助他脱困。

官天在心中暗暗发?#27169;?#19968;定要查清这具身体前主人被害之因,光是那加厚棺材与一身伤痕就足已证明这具身体死亡存在猫腻。

离去时,大树骤然消失,往前走,大雾依然未散,一个人影都没?#23567;?br />
左右房屋零星分布,怎一个破?#33267;说謾?br />
许久之后才见前方过来三人,一瘦高个一大门牙,还有一个方头,头发蓬?#36965;?#38271;得五大三粗。

饿得头晕眼花的官天眼前一亮,急忙跨步上前。

大门牙点头哈腰正说着什么,惹得那方?#25918;?#33509;无人哈哈大笑。

瘦高个最先发现他,顺手一指,两眼放光,“老大大人,您看,前面好像有人!”

方?#25918;?#30446;圆瞪,瞟了官天一眼,随?#21019;?#25163;一挥,抬头挺胸往前走去,瘦高个紧随其后,大门牙停止说话,也亦步亦趋跟着。

“几位?#20540;埽?#25105;想请问......”

见三人,官天赶紧上?#25226;?#38382;,可惜?#20992;?#27809;烟,不然还可以套一下近乎。

“你?#25165;?#19982;我们老大大人称兄道弟?你也不瞅瞅你啥样!”

官天表情还未摆好,冷不防那大门牙突然窜出,挖苦完官天又换了一副跪舔姿态,朝身边方头虔诚拜道。

“您说是吧,老大大人?”

方头从鼻中哼了一声,掏出牙签开始剔牙,鼻孔朝天,被人奉承一?#36710;?#29791;样。

“我只是想......”

官天正想再问,瘦高个又突然窜出挡在方头前?#21073;?#26041;头拨弄额前乱发,猛然一脚踹开瘦高个。

此举英明神武,瘦高个被揣飞出去,打了好几个旋儿才摔下地去,扬起满地?#39029;荊?#20182;抱腿哼哼大气不敢出,再看官天时已带着无尽怒气。

“你有吃的吗?”方头表情玩味。

官天无语凝噎,他若有吃的会搞成这副样子吗?

他苦笑着未回答,大门牙上前继续鄙视了他一眼,继而转头谄媚道:“老大大人,他就一乞丐,怎么可能会有吃的。”

“没有?”

方头不理大门牙,转头问官天,他不解其意便老实点头,大门牙一见以为方头默许,邀功心切的他顿时更来劲儿。

“老大大人,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会有吃的,您瞧瞧他那副熊样,除?#25628;?#20161;是白的外,全身上下比锅底还黑。”

一听此话方头竟然比官天还激动,一张脸顿时红得似关公,转头便咆哮道:“你给老子闭嘴,你别当老子傻,你这是指桑骂槐!”

大门牙一听,瞬间缩头悻悻往后退,与瘦高个站一起,敢怒不敢言。

官天心中欢乐,这方头本就黑不溜秋,他忍住笑意上前客气问道:“请问......”

谁知方头大手一挥,重复之前问话,口水上下翻飞,官天一抹?#25104;?#21475;水,再次肯定点头,依旧不解其意。

正当他以为这方头是好人可?#24616;?#36890;时,方头已转身退去一边。

大门牙与瘦高个见此,瞬间明白其意,狰狞发笑间,他们手中已?#28216;?#22823;棒,正甩腿一?#36710;?#29791;慢慢靠近他,嘿嘿有声。

官天不傻,自然不会站着?#20154;?#20204;来揍,于是转身拔腿便跑。

两人不管不?#35828;?#36861;赶他,他不停左闪?#30097;粒?#22909;几次运用惯性让那两人满怀相撞,奈何腹中饥饿体力渐渐不支,躲闪不及?#24708;?#26834;几次三番打在他身上。

官天叫苦连连,被逼死胡同退无可退之际,大喝一声?#31455;?#36523;边围墙逃之夭夭。

靠在墙上听了许久,确定他们没追来他才顺着墙角滑落,坐在青苔石上大口喘气。

没有吃的就揍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官天无语观天,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好不容易从?#23383;?#36867;出,又被人追着打,他心中无比愤恨,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伸拳砸向墙面。

“轰隆--”

伴随着他的惨?#26143;?#38754;轰然?#39038;?#32039;接着一个凄厉无比的声音传来,吓得官天身?#29992;?#28982;一抖。

难道砸到人了?

这也太背了吧!

官天苦笑连连,踏着倒墙砖?#36153;?#22768;而去。

第2章 黑熊,死!

“铜钱门灵石无多,连食谷都紧缺吗?那小子身上竟无一粒食谷!”

方头凝望远?#21073;?#27668;势与方?#25490;?#33509;两人。

“这小子我从未见过,估计是本门新派来的,但是他已无食谷,老大大人,?#20040;?#20043;机,咱们先灭其他人,那小子不足为虑。”

大门牙点头哈腰,瘦高个见此附和道:“是的,老大大人,六个?#32972;?#20869;无食谷,那小子必死无疑!”

“我们走!”

方头横眉怒目,瘦高个与大门牙埋头不敢多言,三人转瞬消失。

另外一边。

官天寻找半天,终在屋脊瓦片掩盖下?#26263;?#22768;音来源,连忙解救。

此人年?#35745;?#23681;,身高不足三尺,胸前挂着一块石头,腰宽?#21364;鄭?#32972;藏紫色糖葫芦,一只全身泥土的小猫在他身旁打旋,喵喵喵不停。

小孩出废墟一个呼吸不到一跑就是三丈,官天连他影子都没看清,目瞪口呆中暗叹:“好快!”

两人僵?#20013;?#20037;,几次言语交谈,知官天并无恶意,他才放下戒备。

原来这小孩叫唐唐,此处叫迷雾之都,迷雾甚浓,无法找到出路,也算是有进无出了。

官天正绝望之际,唐唐又告诉他,此处迷雾是黑熊造成的,若能成功猎杀黑熊,此雾散去,也可脱困。

“那出去这里又是哪里?”

官天追问,唐唐一脸迷茫,“出去就是修仙者的世界。”

“修仙者?!”

官天一蹦三尺高,原来传说中的修仙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这可?#20154;?#36319;着师傅盗墓有意思得多。

“对啊,你难道不知道吗?”

不理唐?#21697;?#38382;,官天两眼放光继续追问道:“那唐唐你也是修仙者吗?”

唐唐摇头,“虽然我不是修仙者,不过我对修仙者的世界还是有所了解的。”

官天又询问一番,对这个迷雾之都有了大致了解。

原来先前官天见到的方头就是那头大黑熊,它已夺舍人类,控制大门牙与瘦高个杀害同门修仙者,他需要做的就是杀掉方头,然后走出这迷雾之都。

唐唐摸那小猫脑袋,它?#21019;?#21040;官天怀里,赶都赶不走,见它两眼颜色各异,官天便为它取名双瞳,他想,或许这猫能知道出去的路。

官天离去,唐唐亦步亦趋跟随,官天心想:“唐唐比我更熟悉这里,兴许对我有用。”

两人一猫行了许久,并?#20945;?#21040;黑熊身影,偶然转回去,终于发现方头三人洞府。

方头正在里面打坐修炼,灵气在他周身萦绕,不多时他的身形开始变化,堪堪变化为一头体积庞大的黑熊。

官天一见心道:“这下坏了!”

一想之下头冒冷汗,吓得直哆嗦,连忙后退?#24613;?#24320;溜。

离开山洞很远之后,官天来回焦急踱?#21073;?#36825;可如?#38382;?#22909;,修炼中的黑熊是很难对付的!”

唐唐见之却道:“官天哥哥,其实你不用害怕的,这只是一级黑熊,很弱的,它刚夺舍人不久,修炼还未稳固,黑熊夺舍后,其身难?#36965;?#21364;很容易对付。”

“真的?!”

官天?#20849;剑?#21776;唐肯定点头,猛然想起第一次与方头相遇情景,官天决定用吃食来个请熊入瓮。

去哪里?#26263;?#21507;食是个问题,他们在迷雾中寻找许久,终于?#26263;?#19968;位靠树干休息的铜钱门弟子。

官天躲在?#27934;Γ?#21452;瞳跑过去,喵喵喵不停,铜钱门弟子被毒树?#36538;耍?#24515;中气恼,自然很讨厌双瞳。

一猫一人僵?#20013;?#20037;,铜钱门弟?#21448;?#20110;忍无可忍,窜起想赶走双瞳,官天见时机成熟,悄悄潜近,手中木棒一扬,铜钱门弟子连官天脸都没见到就晕了过去。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