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暗界至尊

點擊:
一朝我為尊,天地任翻覆;
我從暗界來,帶你共長生!
控萬靈、滅妖魔、戰百族、創宗門;
棄天材、用地寶、開先例、成至尊!
試問:誰敢不服?!

第1章 挖到寶了!

落城,一座孤山中,新墳冢下。

“哪個混蛋把棺材板弄這么厚,竟然連死人都不放過!”

官天躺在棺中,忍不住破口大罵。

然而抱怨詛咒并沒有什么卵用,幸好這具身體陪葬了一把飾品刀,否則他真要躺棺中等死了。

彎月刀吹毛斷發,這是他在棺材中唯一自救武器,細細摩挲他便愛不釋手,腦中閃現出許多片段。

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身后是無邊黑暗,不斷祭出彎月刀,他面前的敵人殺之不盡。畫面驟然切換,又見一個模糊背影似乎在說話,可惜他聽不清楚。

畫面一閃而過,無法拼湊。

刀鋒轉動,刀柄上刻有字符,像是某個地方的特殊標志。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用刀挖開一個大洞,數個時辰后,終于豁然開朗。

此處是一個異常龐大的洞府,金光閃閃猶如白天,抬眼望去,上方盡是泥土,四處靜悄悄,落針可聞。

官天見之好奇心大起,摩拳擦掌。

洞府巨大,高四尺余,官天弓腰欲往前行,以為絕境得以逃脫之時,未曾想一腳踩空,身子下墜驚恐吶喊,好在幾個呼吸之后安全著陸。

轉了半天,一無所獲,細致尋找,依舊什么也沒有,官天心中漸生絕望。

然而就在官天心念一動時,四周環境突然變化,轉瞬間,他已出了洞府,手中莫名多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銀色小塊。

小銀片兩旁略微彎曲,外形和拇指指甲蓋相似,窺探之下,官天心中狂喜。

挖到寶了!

翻來覆去查探,也未找到這小銀片有什么特別之處,鼓搗半天,它還是紋絲不動,除了發出微弱光線外,似乎再沒什么卵用。

“看樣子這也不是什么值錢東西嘛,還不如夜明珠呢。”

官天撇嘴心中失望,隨手將小銀片與彎月刀放一起,兩者相撞彎月刀瞬間消失,他卻毫無察覺。

官天背靠大樹努力喘氣,衣衫襤褸猶如乞丐,一張臉漆黑如墨,早已認不出原樣。

此地漫天大霧,不知是什么時辰,三丈之外一片模糊,遠處隱隱有房屋輪廓。

劫后余生之感溢滿胸膛,全靠這對彎月刀助他脫困。

官天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查清這具身體前主人被害之因,光是那加厚棺材與一身傷痕就足已證明這具身體死亡存在貓膩。

離去時,大樹驟然消失,往前走,大霧依然未散,一個人影都沒有。

左右房屋零星分布,怎一個破字了得。

許久之后才見前方過來三人,一瘦高個一大門牙,還有一個方頭,頭發蓬亂,長得五大三粗。

餓得頭暈眼花的官天眼前一亮,急忙跨步上前。

大門牙點頭哈腰正說著什么,惹得那方頭旁若無人哈哈大笑。

瘦高個最先發現他,順手一指,兩眼放光,“老大大人,您看,前面好像有人!”

方頭怒目圓瞪,瞟了官天一眼,隨即大手一揮,抬頭挺胸往前走去,瘦高個緊隨其后,大門牙停止說話,也亦步亦趨跟著。

“幾位兄弟,我想請問......”

見三人,官天趕緊上前詢問,可惜兜兜沒煙,不然還可以套一下近乎。

“你也配與我們老大大人稱兄道弟?你也不瞅瞅你啥樣!”

官天表情還未擺好,冷不防那大門牙突然竄出,挖苦完官天又換了一副跪舔姿態,朝身邊方頭虔誠拜道。

“您說是吧,老大大人?”

方頭從鼻中哼了一聲,掏出牙簽開始剔牙,鼻孔朝天,被人奉承一臉得瑟樣。

“我只是想......”

官天正想再問,瘦高個又突然竄出擋在方頭前方,方頭撥弄額前亂發,猛然一腳踹開瘦高個。

此舉英明神武,瘦高個被揣飛出去,打了好幾個旋兒才摔下地去,揚起滿地灰塵,他抱腿哼哼大氣不敢出,再看官天時已帶著無盡怒氣。

“你有吃的嗎?”方頭表情玩味。

官天無語凝噎,他若有吃的會搞成這副樣子嗎?

他苦笑著未回答,大門牙上前繼續鄙視了他一眼,繼而轉頭諂媚道:“老大大人,他就一乞丐,怎么可能會有吃的。”

“沒有?”

方頭不理大門牙,轉頭問官天,他不解其意便老實點頭,大門牙一見以為方頭默許,邀功心切的他頓時更來勁兒。

“老大大人,我就說嘛,他怎么可能會有吃的,您瞧瞧他那副熊樣,除了眼仁是白的外,全身上下比鍋底還黑。”

一聽此話方頭竟然比官天還激動,一張臉頓時紅得似關公,轉頭便咆哮道:“你給老子閉嘴,你別當老子傻,你這是指桑罵槐!”

大門牙一聽,瞬間縮頭悻悻往后退,與瘦高個站一起,敢怒不敢言。

官天心中歡樂,這方頭本就黑不溜秋,他忍住笑意上前客氣問道:“請問......”

誰知方頭大手一揮,重復之前問話,口水上下翻飛,官天一抹臉上口水,再次肯定點頭,依舊不解其意。

正當他以為這方頭是好人可以溝通時,方頭已轉身退去一邊。

大門牙與瘦高個見此,瞬間明白其意,猙獰發笑間,他們手中已揮舞大棒,正甩腿一臉得瑟慢慢靠近他,嘿嘿有聲。

官天不傻,自然不會站著等他們來揍,于是轉身拔腿便跑。

兩人不管不顧的追趕他,他不停左閃右閃,好幾次運用慣性讓那兩人滿懷相撞,奈何腹中饑餓體力漸漸不支,躲閃不及那木棒幾次三番打在他身上。

官天叫苦連連,被逼死胡同退無可退之際,大喝一聲躍過身邊圍墻逃之夭夭。

靠在墻上聽了許久,確定他們沒追來他才順著墻角滑落,坐在青苔石上大口喘氣。

沒有吃的就揍人,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官天無語觀天,這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世界啊!

好不容易從棺中逃出,又被人追著打,他心中無比憤恨,從來沒有這么倒霉過,伸拳砸向墻面。

“轟隆--”

伴隨著他的慘叫墻面轟然倒塌,緊接著一個凄厲無比的聲音傳來,嚇得官天身子猛然一抖。

難道砸到人了?

這也太背了吧!

官天苦笑連連,踏著倒墻磚頭循聲而去。

第2章 黑熊,死!

“銅錢門靈石無多,連食谷都緊缺嗎?那小子身上竟無一粒食谷!”

方頭凝望遠方,氣勢與方才判若兩人。

“這小子我從未見過,估計是本門新派來的,但是他已無食谷,老大大人,趁此之機,咱們先滅其他人,那小子不足為慮。”

大門牙點頭哈腰,瘦高個見此附和道:“是的,老大大人,六個時辰內無食谷,那小子必死無疑!”

“我們走!”

方頭橫眉怒目,瘦高個與大門牙埋頭不敢多言,三人轉瞬消失。

另外一邊。

官天尋找半天,終在屋脊瓦片掩蓋下尋到聲音來源,連忙解救。

此人年約七歲,身高不足三尺,胸前掛著一塊石頭,腰寬腿粗,背藏紫色糖葫蘆,一只全身泥土的小貓在他身旁打旋,喵喵喵不停。

小孩出廢墟一個呼吸不到一跑就是三丈,官天連他影子都沒看清,目瞪口呆中暗嘆:“好快!”

兩人僵持許久,幾次言語交談,知官天并無惡意,他才放下戒備。

原來這小孩叫唐唐,此處叫迷霧之都,迷霧甚濃,無法找到出路,也算是有進無出了。

官天正絕望之際,唐唐又告訴他,此處迷霧是黑熊造成的,若能成功獵殺黑熊,此霧散去,也可脫困。

“那出去這里又是哪里?”

官天追問,唐唐一臉迷茫,“出去就是修仙者的世界。”

“修仙者?!”

官天一蹦三尺高,原來傳說中的修仙世界是真實存在的,這可比他跟著師傅盜墓有意思得多。

“對啊,你難道不知道嗎?”

不理唐唐反問,官天兩眼放光繼續追問道:“那唐唐你也是修仙者嗎?”

唐唐搖頭,“雖然我不是修仙者,不過我對修仙者的世界還是有所了解的。”

官天又詢問一番,對這個迷霧之都有了大致了解。

原來先前官天見到的方頭就是那頭大黑熊,它已奪舍人類,控制大門牙與瘦高個殺害同門修仙者,他需要做的就是殺掉方頭,然后走出這迷霧之都。

唐唐摸那小貓腦袋,它卻竄到官天懷里,趕都趕不走,見它兩眼顏色各異,官天便為它取名雙瞳,他想,或許這貓能知道出去的路。

官天離去,唐唐亦步亦趨跟隨,官天心想:“唐唐比我更熟悉這里,興許對我有用。”

兩人一貓行了許久,并未找到黑熊身影,偶然轉回去,終于發現方頭三人洞府。

方頭正在里面打坐修煉,靈氣在他周身縈繞,不多時他的身形開始變化,堪堪變化為一頭體積龐大的黑熊。

官天一見心道:“這下壞了!”

一想之下頭冒冷汗,嚇得直哆嗦,連忙后退準備開溜。

離開山洞很遠之后,官天來回焦急踱步,“這可如何是好,修煉中的黑熊是很難對付的!”

唐唐見之卻道:“官天哥哥,其實你不用害怕的,這只是一級黑熊,很弱的,它剛奪舍人不久,修煉還未穩固,黑熊奪舍后,其身難找,卻很容易對付。”

“真的?!”

官天止步,唐唐肯定點頭,猛然想起第一次與方頭相遇情景,官天決定用吃食來個請熊入甕。

去哪里尋到吃食是個問題,他們在迷霧中尋找許久,終于尋到一位靠樹干休息的銅錢門弟子。

官天躲在遠處,雙瞳跑過去,喵喵喵不停,銅錢門弟子被毒樹刺傷,心中氣惱,自然很討厭雙瞳。

一貓一人僵持許久,銅錢門弟子終于忍無可忍,竄起想趕走雙瞳,官天見時機成熟,悄悄潛近,手中木棒一揚,銅錢門弟子連官天臉都沒見到就暈了過去。
黑龙江22选5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