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至尊狂帝

點擊:
一劍斷天地,一拳滅鬼神,翻手可遮天,覆手滅萬界。
這是強者的世界,熱血沸騰,激情無限。
天界狂帝重生落魄少年,覺醒太陽神體,修最強龍臂,踏遍諸天萬界。

第0001章 狂帝重生

云霧山,云盟蘇家。
“殺!”
蘇訣一聲大吼猛地起身眼中一片血紅,忽感頭部陣陣劇痛,一段原本不屬于他的記憶強行融入他的靈魂!
“原來我重生了!”
蘇訣心中震驚無比,他本是天界狂帝,瓊華圣主,掌握天階最富饒的瓊華圣域。
只因父親被困古帝遺跡,他便連同未婚妻夕顏一同前往欲解救父親炎帝,可沒想到在最終之地卻被未婚妻偷襲最終被卷入古帝禁制。
臨死之際更是被告知自己的父親其實就是被夕顏的母親冰帝所害。
這一切的目的很簡單,那便是為了他的瓊華圣域。
“夕顏,冰帝,妄我父子二人待你們如家人,你們卻下如此狠手,待我重修一世必殺回天界以你母女二人之血祭奠吾父!”
怒火升騰,恨意滔天,此刻的蘇訣婉如九天魔神,殺意無盡!
足足過了小半個時辰,蘇訣才從滔天的恨意中回過神,開始審視自己的身體。
只見自己腹部,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從胸口一直蔓延至小腹。
腦海中也不斷浮現出這具身體前主人的遭遇。
原先的蘇訣本是蘇家的繼承人,其幼年時天賦異稟資質驚人,身為家主的父親蘇戰天更是將最珍貴的朱雀神羽融入了他的體內。
可從那以后他的修為不升反降,不到兩年變成了云盟出名的廢物。
一年前在他兄長大婚之際陷天沼澤忽起暴亂,其父連夜出征,兄長更是舍下了還在洞房中等待的嬌妻跟隨父親而去。
然而這一去竟不在復返,只在半年后家族在陷天沼澤找到了其兄長的尸體。
兄長身死,父親失蹤,一向窺視家主之位的二叔蘇戰雄乘虛而入,收買人心排除異己,在短短的半年中便得到了老爺子的認可成為了家族的代家主。
二叔得勢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強行將他身體中的朱雀神羽取出給了自己的長子蘇浩晨!
這道觸目驚心的傷口便是蘇戰雄的杰作,而原先的蘇訣也在巨大的痛苦中死亡。
恥辱,仇恨,不甘!
即使是到現在蘇訣依舊能感覺到身體中那沖天的怨氣。
“既然我繼承了你的感情與記憶,那么從現在開始你我便是一體,就讓我們踏著這些垃圾的尸骨找回失去的尊嚴。”
血債必當血嘗!
似乎是感受到了蘇訣的決心,靈魂中那濃濃的怨氣化作純正的靈魂之力融入了蘇訣的識海之中。
“嗡。”
兩世靈魂的徹底融合瞬間便讓蘇訣擁有了前世的一向能力——內視!
意識進入識海,蘇訣首先查看的便是自己的靈魂。
靈魂至關重要,承載著他的記憶。
“竟然是九重界珠!”
此時靈魂識海之內一顆白色的珠子正在與靈魂相互交融,好似要融合到靈魂中一般。
而這顆珠子正是他從古帝遺跡的最終之地得到的九重界珠。
九重界珠,古帝至寶!
傳說這寶物并非古帝所煉制而是得自與天界兩大禁地之一的九天禁地,神秘無比。
“界珠正在與自己的靈魂結合,看這樣子還需要好幾天的時間,只有等到完全融合,自己才能真正的擁有這顆珠子。”
擁有九重界珠蘇訣自然開心,但光有寶物還不夠還必須要強悍的體魄。
意識離開識海進入了身體。
“這是……太陽神樹……太好了,想不到這一世我依舊是太陽神體!”蘇訣興奮無比,前世他便是太陽神體,修煉父親為他量身定做的炎帝訣!
太陽神體,以中黃大脈為主干,以十二正經為枝干,以體內無數經脈為細干,再以全身十萬八千個穴位為果實,成就太陽神樹。
太陽神樹共十萬八千顆神果代表著太陽神體十萬八千個神穴。
打通一百零八個穴位便覺醒了千分之一的太陽神體之力,可化不死金烏戰體。
打通一千零八十穴位便是百分之一神體之力,可化烈焰金鵬戰體。
打通一萬零八百個穴位便是十分之一神體之力,可化八荒火龍戰體。
至于完全覺醒……
完全覺醒,便是終極戰體——炎神之體,堪比神靈的戰斗力,就算是前世的蘇訣也沒有達到這個地步。
而這一世,蘇訣有信心絕對能達到終極戰體之境。
當即,蘇訣運轉炎帝訣。
一股精純的力量進入干枯的丹田,隨后整個太陽神樹如沐甘霖,散發除了炙熱的光芒。
“轟!”
第一顆神果,炸開!
蘇訣的力量也在瞬間暴漲起來,狂暴的太陽真火從神穴中竄出進入丹田之中,形成了一簇小小的火苗。
真火之種,人極境第一重!
天界之下所有三千世界的修煉境界劃分都是一樣的。
依次為人極、地煞、天罡、聚星、踏星、破星在之后便是星將、星皇與星帝。
前世的蘇訣便是星帝級但其實蘇訣知道星帝并不是修煉的終點……
“轟轟轟……”
又是一連竄的爆炸聲響起,體內繼第一顆果實成熟炸開之后,緊接著又是第二顆,第三顆!
三顆果實炸開,一股狂暴的力量充斥蘇訣全身。
“人極境第三重,第一次修煉吸收速度果然恐怖。”
有了上一世的經驗,此刻的蘇訣只是笑了笑沒有任何驚訝。
人極境共十二重,每三重一個階段,分別是洗髓、換血、煉臟與轉體。
而現在他是在洗髓境階段的巔峰而已,屬于最低層次。
不過有了太陽神體再加上神秘無比的九重界珠,蘇訣無比自信。
這一世,他不僅要殺回天界手刃冰帝母女,更要重拾輝煌,登臨絕頂。
這一世,他要一統天界八大圣域,成為天界歷史上唯一的圣帝!
這一世,他將突破界限,不在只是狂帝,而是狂神!
“咔擦!”
驚雷落地,天空雷云滾滾,遮天蔽日,仿佛整個天地都在與蘇訣共鳴一般!
………………
修煉一夜,第二天清晨蘇訣剛剛睜開眼,便聽外面有叫喊聲。
“放開我,你們干什么,簡直大逆不道,我可是蘇家少夫人!”
“什么狗屁少夫人,不過是個寡婦罷了,都守寡一年了,早就饑渴難耐了吧,哈哈……”
“一個寡婦,一個廢物,你們不過是蘇家的寄生蟲,想搞你是看得起你!”
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是嫂子!”蘇訣瞬間便反應過來。
自從哥哥戰死,父親失蹤,他便與他嫂子葉心柔相依為命,這一年來多虧了葉心柔的照顧他才不至于食不果腹。
無疑,善良堅貞的葉心柔成了他這一世唯一的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身為一個男人,蘇訣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一念至此,蘇訣破門而出,門外二人被門聲所驚伸向葉心柔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小訣,你醒了。”葉心柔關切道。
蘇訣點點頭,看著眼前柔美的葉心柔心中生起一絲暖意。
“原來是我們的廢物少爺醒了,可喜可賀啊,哈哈……”
“廢物,你出來正好,如今你的朱雀神羽已被取出,不過體內還殘存朱雀之力,物盡其用,將其輸送給我們,免你一頓皮肉之苦!”
兩人說著便大步走向蘇訣。
蘇訣嘴角閃過一絲微不可見的詭異笑容,這二人他都認識,一個叫沐成另一個叫章朗,都是他堂兄蘇云武的狗腿子。
而蘇云武,便是他二叔的次子,一個讓以前的蘇訣恨之入骨的人。
看著惡獰獰的沐成與章朗葉心柔頓時嚇得花容失色立刻護在蘇訣身前,道:“小訣,我幫你擋住他們,你快去祠堂找爺爺!”
“哼,廢物就是廢物,竟然要一個寡婦保護,我呸!”
章朗恥笑一聲伸手便抓向葉心柔。
“啪!”
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只見章朗忽的倒飛而去,還未落地便又被一道人影握住脖頸懸在了空中。
這道身影,正是蘇訣。
“怎么可能!”
沐成呆若木雞的看著不遠處握著章朗脖子的蘇訣。
“啪啪啪……”
下一刻一連竄的耳光聲如同鞭炮般響起。
鮮血從章朗的嘴中流出,此時章朗的嘴巴里滿是牙齒,整張臉已經不成人形。
“這便是出言不遜的下場。”
一把將章朗丟到沐成腳下,蘇訣緩緩向沐成走去。
殺氣不由自主的從蘇訣身體中散開,小小的庭院這一刻變得陰森恐怖起來。
“你……你別過來。”此刻的沐成臉色蒼白,雙手顫抖,他只是個人極境一重的菜鳥,面對突然變的殺氣騰騰的蘇訣,本能的產生了恐懼。
“你二人仗著蘇云武之勢多番辱我,今日我便以血洗之!”
話閉,蘇訣猛地暴起身形如同一頭猛虎,鐵拳帶著風雷之聲轟響沐成。
這一拳沒有任何花哨,也不是任何武技,只是最為質樸的一拳,但卻帶著無與倫比的霸道與濃濃的殺伐之氣。
此拳,無名!
“砰。”
眨眼之間,沐成便被這剛猛一拳擊中,霎時一股火焰爆開的聲音響起,只見沐成胸口的武道服突然炸開,整個人倒飛而出撞在了庭院的大門之上。
“轟隆隆。”
大門轟然倒塌,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焦味。
“噗……”連續吐出數口鮮血,沐成艱難起身,才起到一半又被蘇訣一腳踩下。
蘇訣殘忍一笑,目光掃過沐成胸口被燒焦的皮膚,這正是太陽神體的特性之一,攻擊附帶著強大的火焰之力,可以讓對方的身體焚燒,造成遠超自己力量的傷害。
“你,還有什么遺言么?”蘇訣看著沐成厲聲道。
“遺……遺言……你要殺我!”沐成眼中的痛苦之色瞬間變成了恐懼,對死亡的恐懼。
他不敢相信蘇訣竟然要殺他,可是當他看到蘇訣那殺意十足的眼神時,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全身開始顫抖起來。
這眼神……殺過人,而且還不只一個!
“蘇少,蘇少,求你別殺我,我只是來帶話的,想要對付你的不是我們啊。”沐成一邊哆嗦一邊求饒道。
“帶話?給誰帶話?”蘇訣質問道。
“是,是云武少爺,不,是蘇云武,他讓我給您帶話,讓你去議事廳說是家主找你。”
“蘇戰雄!”蘇訣冷冷一笑,轉頭看向議事廳方向。
“蘇少,您就放了我們吧,我們保證日后絕對不敢在對您和大夫人有一絲不敬。”沐成爬在地上不斷的磕著頭。
蘇訣憋了眼地上的沐成,這兩人都是小人物,殺之無趣。
而且他要做的不只是殺幾個人那么簡單,而是讓所有不服他的人,都跪拜在他面前顫抖!
“滾!”
黑龙江22选5平台